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098章 心如刀絞

第098章 心如刀絞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以前發生的事情,屈大姐的死,db監區的相繼混亂,指導員讓我不能和調查的上頭領導說,我也沒那麼傻,我知道說了也真的沒什麼用。

可這些事情,不說出去吧,監獄的這些潛規則暗規則還是如此黑暗。平世以禮,亂世以法。發生了違規的事情,按規定該上報就要上報,監獄這麼干,豈不是在貽害女犯嗎。

不過就算報上去,這個事可大了,牽扯到監獄長啊監獄主任啊什麼的一大堆人,這幫人膽子大到說,就算賀蘭婷是紀檢派來的都不怕,難道她們還怕司法的嗎。

我自己也沒弄懂賀蘭婷什麼背景,是真是假,更別說是我跟雷處長報告了這些事,雷處長能把這些人全都繩之以法嗎。

進監獄的時間越長,越覺得這些人如同深不可測的深海,我可不想在什麼方面都看不懂的情況下胡亂舉報,在不恰當的時機說不恰當的話,只會給自己帶來禍患。

六韜中,太公說:老虎抓捕獵物前,都是伺機而動小心翼翼,絕不暴露自己,一旦等到時機成熟,千鈞一髮突然咬住獵物死不鬆口。

說的就是這種情況,要是想要拿住這幫人,如賀蘭婷所說,沒有足夠的證據,絕不能輕易妄動。

只是,我依舊心裡難安,駱春芳誘逼呂蕾自殺栽贓我這事情難道就這麼容易帶過了嗎?以駱春芳的狡猾和手段,她就這麼有可能的坐著束手待斃?

從誘逼呂蕾寫下我名字自殺開始,她就通過各種手段達到除掉我的目的,例如給監獄上頭管理方管理局和s法廳打電話,而呂蕾的家屬到監獄門口鬧事,記者來採訪,一切都是如同安排好的,假設不是監獄大門高牆攔著,估計死者家屬和記者們早就殺進監獄來了。

好在s法廳的雷處長不是一般人物,雷厲風行讓警察出動將這些鬧事家屬全部帶走。

以鐵腕鎮住鬧事的家屬們,這事兒,雷處長儘管沒有明確的說正在對駱春芳進行調查,但我想,以他的手段,是想要不張揚的儘快調查呂蕾自殺栽贓我的這件事始末。

我要如何幫他呢?很難啊,駱春芳的手段和招數,還有她對付我的辦法和背景,我自己看著都覺得匪夷所思,她如何能讓呂蕾心甘情願咬破手指用血在禁閉室寫下我名字自盡的?她沒有電話,卻又如何能越過監獄這一層給s法廳舉報的?

當時駱春芳,呂蕾,都是關在禁閉室,她們能怎麼溝通?如果沒有人作為幫手,她又怎麼能讓呂蕾自殺的?我是堅信是駱春芳誘騙或者逼迫的方式讓呂蕾栽贓我自殺,但是沒有證據,可我想,一定有人幫了駱春芳。

是誰呢?

答案也許只有一個,那就是,如果沒有b監區獄警的幫忙,駱春芳不可能做得到。

我冒出一頭冷汗,獄警還有被駱春芳收買或者逼迫的心甘情願為她做事的?

可這些,全是源於我的猜想,我想,也許一起被關的薛明媚,可能會知道一些內幕。

報警的警鈴突然鬧起來,不好,又有事了。

還是b監區的事。

我本是b監區的管教之一,所以b監區有情況,我也只能衝進去b監區。

「什麼情況,什麼事?」我進去後,看到防暴中隊的人已經來了。

監區辦公室通向監室過道里擠滿了人。

不一會兒,獄警們從裡面用擔架抬出來一個女犯人。

遠遠看去,脖子處經過了簡單包紮,鮮紅的血滲透了包紮處,甚至是臉上,都沾滿了鮮血。

女犯人割喉自盡?

因為呂蕾自盡涉及到我的事,我

對這些事非常敏感。

待她們把女犯人抬過來經過我旁邊時,我主動的幫忙抬擔架:「我是男的,我來幫忙。」

「趕快,救護車!救護車!」

畢竟都是訓練有素,而且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見,監獄裡自殺的,打架的,受傷的,疾病的,一旦突發情況,獄警和防暴中隊都是第一時間出面處理。

抬出了外面後,弄上了救護車。

指導員和監區長等人也來了,指揮著我們:「你們幾個,跟上救護車!去市監獄醫院!」

「是,監區長!」

「你愣著幹什麼,上去啊!」徐男推搡我上了救護車。

我被推上來後,徐男也上來了。

四個抬擔架的管教和監獄救護人員上了救護車,救護車上跟來急救醫生和兩護士,馬上用氧氣接上犯人,然後諮詢監獄救護人員。

監獄救護人員說:「是被割喉。」

我大吃一驚,割喉!

救護車鳴著警笛開往市醫院。

「這,這怎麼回事?」我問徐男。

徐男滿手的鮮血,問我有紙巾嗎?

我拿出紙巾給徐男。

她擦著,問我說:「你知道她是誰嗎?」

我搖著頭,但她這麼一說,我心裡一驚,是和我認識的,熟悉的?

「誰!」我馬上問。

是駱春芳?難道。

我心裡湧起不好預感。

「你知道我為什麼推你上車嗎?她是薛明媚。」

我一下子癱軟,喉嚨像是被東西噎著哽住,「你。說是薛明?」

我沒說完,到了擔架前薛明媚身旁看著她,滿臉的鮮血,醫生進行了檢查後,醫護人員正在除去她臉上的血漬,這張白皙的臉,漂亮的臉,明媚的臉,正是薛明媚。

「薛明媚,薛明媚!」我叫著。

醫生推開我:「你幹什麼!」

「醫生,她她她怎麼樣了?會不會死!」

「你別大聲嚷嚷!」醫生斥責我。

「醫醫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