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00章 幹嘛要殺你

第100章 幹嘛要殺你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醫生臨走時還吩咐,只能吃流食,

我不知道什麼是流食,就問:「流食是什麼?」

「粥類。」

「是,謝謝醫生。」

醫生出去了。

我重新坐回薛明媚身旁,握住了她顯得有些冰涼的手。

看著她脆弱的樣子,我有些心疼,摸了摸她的的臉龐,臉龐也是冰涼的。

「疼嗎?」我問。

她的眼淚早就止住,還有些許淚痕,我幫她擦掉。

她點點頭,然後又輕輕搖搖頭。

我說:「你還是不要動不要說話的好。」

「你怎麼,來的?」薛明媚輕輕開口說了第一句話,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

「哦,她們把你抬出來的時候,我是男的嘛,就過去幫忙抬擔架,當時你滿臉是血,我也不知道不認出是你來,後來到了救護車前,徐男把我推上了車。她告訴我是你被駱春芳割喉了。」我說到割喉兩字,看到她的脖子纏著,極度的不舒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薛明媚輕輕的笑了一下,甚美。

我說:「你還能笑得出來。」

「活著真好。」她輕輕說。

「說的就跟你死過似的。」我說。

「現在,這樣,就跟死過了一樣。」

「唉,這倒也是,你還是好好養傷吧,養好了再說話,再和我吵架。對了,你想吃什麼?哦,你也只能喝粥了,要不我下去給你拿粥?」

她看看我,看看天花板,嘆氣說:「好久沒喝過啤酒了。」

我無語。

「你能不能正經點,說啊餓不餓?」隔了一會兒,我問她。

「不想吃。」

「啤酒?等你好了,有機會我請你喝,喝吐你。」

她輕輕笑了一下,握了握我的手:「想不到在我死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陪在我身旁,我居然走到這一步。」

「你還沒死好吧。」

「如果死的話,也只是你陪在我身旁。」她又想哭。

我嘆氣說:「假如你不是在監獄,在外面要死的話,你親戚啊朋友啊,男朋友啊,老公們啊,排成一列一列的,從病房裡排到樓下,比市長的面子還大。」

她輕輕笑了:「會嗎?」

人在這個時刻,都是非常脆弱。

人在生病或者要死的時候都脆弱,不管平時是多麼的強悍,多麼的無堅不摧。

「你不餓嗎?」我問。

她問我說:「你一個人陪著來嗎?」

「不是,還有監獄的醫生,還有其他我們監區的三個管教。」

「章冉來嗎?」她提到章冉,眼神閃爍出害怕的光,表情也微微變了。

章冉是我們b監區一個其貌不揚的說話很少長得挺丑又矮的一個女管教,黑黑的,平時話特別的少,那個女孩很怪,我平時和她打招呼,她只是低著頭,似乎無時無刻不是想著心事。

「她救了你?不是說是小周嗎。」不對,既然是章冉救薛明媚,為何薛明媚眼中儘是恐懼。

「她,她要殺我。」薛明媚握緊我的手。

「你說什麼?」我大吃一驚。

我正要問下去,門被推開了,徐男和那兩個管教回來了:「張帆,打包給你吃的。你先吃飯吧。」

我急忙把手抽回來,故意咳了一聲,說:「薛明媚,你好好休息,別說話,醫生說

你不能說話,醫生說要吃流食,我等下商量一下去給你打。」

徐男走過來說:「還商量什麼,你去打不就是了?」

我站起來,看著徐男,說:「你講的是不是人話啊,我在這裡讓你去吃飯,你吃回來了我還沒吃你就趕著我去幹活?」

「好了好了和你開玩笑的,你先吃飯,我去吧。」徐男說。

「我們出去外面吧,在這影響病人不好,醫生說她要好好休息,怕傷口縫針裂開。」

我把她們推出去外面,她們問:「怎麼樣了?做手術了是吧?」

我示範給她們看:「從這裡,割到這裡,脖子都快割斷了,還好沒割到氣管,縫針了,把脖子跟頭連了起來,不死算命大。」

兩個小姑娘抓緊自己的脖子。

徐男說:「鬼扯,那樣還活著。」

我說:「你他媽的去打飯去,少在這打岔。」

「你敢使喚老子!」

我指著徐男說:「媽的你還喝了啤酒是不是!我聞到了!也不給我帶。」

「那東西帶進來這裡不好,要不我們看著,你自己出去喝兩瓶?」徐男還有點良心。

「一個人喝,沒勁。麻煩男哥你趕緊去打飯吧,病人餓死了可是我們的責任。」

徐男下去打飯了。

我心想,我該怎麼支開這幾個管教,然後去和薛明媚聊聊呢。她說的章冉要殺她,這真是一個讓我不能相信的事情,說駱春芳殺她我還相信,章冉為什麼要殺她?她們都說是駱春芳割她喉嚨的,為何薛明媚說是章冉?

要把她們支開,我才能和薛明媚聊。

我隨便扒拉了幾口菜,然後扔掉了飯,說:「好吃是好吃,果然比大鍋飯好吃多了,就是分量少了點。」

「給你打來你還嫌棄!」徐男回來了。

「那麼快啊。」

我從她手中接過飯盒。

「你要喂她嗎?」徐男遞給我飯盒。

「醫生說,我是搞心理輔導的,和病人也熟悉,讓我照顧她,比較好,也有助於她的恢復,還有情緒的穩定。不然啊,她一旦激動起來,你們知道的,脖子已經只連著一根喉管和一塊皮了,激動起來血會從縫針處飛出來。」

兩個女管教又難受的摸自己的脖子,我自己也不舒服的摸了摸,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