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01章離開這裡吧

第101章離開這裡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好了,現在可以說了吧?章冉,為什麼要殺你?」我問薛明媚。

薛明媚握住我的手,說:「監獄裡,你看到的,已經夠黑暗了,而你沒有看到的,更加黑暗。我一直勸你早點離開,為什麼你不願意離開。」

我嘆氣說:「我能去哪呢,你不知道我以前在外面工作,流離浪蕩的,一個月兩千塊錢,房子租不起,吃也吃不好,被人看不起,女朋友還跟人跑了,提起來都心酸。」

「我哪怕是一個月一千塊,我是你也不要在這裡。」

「呵呵,你說的是,特別是經歷過這件事,被呂蕾栽贓這件事,我感到監獄裡的可怕,可怕的人,可怕的陰謀,不止是同僚們可怕,連我以為沒什麼力量已經被鎖著的女犯們,都那麼可怕。」

「女犯們遠遠沒有監獄的人可怕。你看過越獄嗎?」

我好奇問:「怎麼,你也看過越獄?」

「越獄那個蘇克雷說,監獄的那些人比他們更流氓,只不過他們多了一個合法的身份。」

「呵呵,我不知道別的監獄會不會好點,但我們這個監獄,的確有很多弊病和黑暗。」

「所以我勸你快點離開。」薛明媚勸告我。

「行了,我該走的時候會走的,但我現在還不想走,我有些事,你也不會明白。」

「你被她們控制了嗎?」薛明媚趕緊問。

「沒人控制我。」

「如果沒控制你,你為什麼能在這裡這麼久,你和她們一樣,也拿犯人的錢,是嗎?」

「你想到哪去呢,我是那種人嗎!實話說,她們要逼著我要,我沒拿過。」

「那她們就應該要除掉你了。」薛明媚說,看來她很懂這個監獄裡面的遊戲規則。

「好了別為我那麼擔心了,說你的事吧。」

「我還是從呂蕾開始說起吧。」

「說吧,從她為什麼要害你要殺你開始說。是不是和章冉和駱春芳都有關係?」

「呂蕾為什麼進來坐牢,你知道嗎?」

我說:「知道啊,故意傷人嘛。」

「她為什麼傷人,犯罪履歷是不是寫著她因事糾紛故意傷人?這因事糾紛,並不是她們說的因為嫉妒羨慕,而是,她在排球隊的換衣間衛生間里吸毒被那個隊友發現。」

我問:「所以她為了前程要殺那個隊友?」

「也算吧,那個隊友至始至終不敢說是因為看到了她吸毒才引起的爭執,呂蕾警告她說如果說出去,就殺她弟弟。」

「這些事你是怎麼知道的呢?」我急忙問。

薛明媚說:「監獄裡的管教不會對我們犯人的身份感興趣,而我們犯人,每天那麼閑,對什麼都感興趣,呂蕾她自己跟別人提起過,女人嘛,都是藏不住秘密的。」

「哦,然後呢?」

「然後,然後她為什麼要和駱春芳一塊為什麼要殺我了。」薛明媚咬牙切齒。

「對,她為什麼那麼聽駱春芳的話,駱春芳叫她殺你她就殺。甚至連自己所謂的自由,被處分,甚至命都不顧了。」

「呂蕾從來沒戒掉毒癮,而且毒癮很嚴重。」

我吃驚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毒癮很嚴重,從來沒戒掉?難道說

,她在監獄裡,還能吸?」

「駱春芳也是吸的,她知道呂蕾也是,駱春芳能弄到,她把呂蕾拉到她手下,替她賣命,替她做打手。」

「駱春芳也是吸毒的?她怎麼弄到?」

「怎麼弄到,如果監獄裡沒有一些敗類,她會弄到嗎?」

「好吧,我承認是有些敗類,但有沒有像你說的那麼嚴重,駱春芳怎麼能弄進監獄的?」

「至於怎麼弄進監獄,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我見過章冉,給過駱春芳。那次在勞動場,我和丁靈她們上衛生間,去了後,我拉肚子,丁靈她們就到後邊等我,因為衛生間後邊有個小窗,有陽光照下來,她兩去曬太陽。當我解決完了要離開的時候,駱春芳和呂蕾,還有管教章冉就進來了,她們檢查了幾個位,沒發現人,而我在最裡面的位置,她們沒檢查,因為我們都是必須三人一起行動,當檢查到後面時,就理所當然的覺得最裡面的位置也沒人。當她們檢查完了覺得衛生間沒人的時候,我聽到她們的聲音,我偷偷的看過去,就看到章冉偷偷塞給了駱春芳一小包很小很小的白色粉末的東西。我馬上想到是那些,結果我看到,駱春芳和呂蕾就在那裡整這些,我就肯定了是毒品。讓我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是章冉拿這些東西給的她們。之後她們就離開了衛生間。在之後,我走到後邊,叫上丁靈她們,出去勞動場後,駱春芳看到我們幾個從衛生間出來,就傻眼了,她就判定,我剛才就是在衛生間裡面,估計可能我已經知道了她們的事,但是她並不肯定。」

我聽得覺得都不是真的了,章冉,一個沉默寡言不說話的平凡份子,如何願意給她們帶這些玩意?她不知道這是要掉頭的大罪嗎?

「你也不相信是吧,我當時看著我都不相信。之前我和駱春芳只是說因為拉幫結派鬥毆,而到了那一次開始,我不得不處處提防她,我覺得她會害死我和丁靈她們,而且是不惜一切代價,可我不能和丁靈她們說,她們不經嚇,一說她們會怕的到處說出去。但那時候,駱春芳也只是猜測我聽到了看到了她們做這事,並不肯定,所以她沒有狠下心來。真正要害我的一件導huo索的事情是,我知道了她們之間的一個見不得人的事情。」

「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我忙問。

「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