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03章 驚心動魄的那一幕

第103章 驚心動魄的那一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之前我不知道,後來我知道了。駱春芳的毒品貨源,竟然是駱春芳聯繫賣家,而幫忙跑腿的是呂蕾的哥,親哥幫忙。駱春芳一直有貨源,可是她需要和賣貨的人的聯繫,就通過章冉,讓章冉帶進來的手機和外面賣貨的聯繫,可這時候還需要跑腿買貨送貨的,於是,她就商量呂蕾,呂蕾和她哥哥都是癮君子,駱春芳答應給他們好處,呂蕾也就通過這部手機聯繫上了她哥哥,讓她哥哥去買貨,拿到小賣部給小賣部送貨的小哥帶進來給章冉,章冉給了駱春芳,駱春芳部分自己吸,大部分賣。駱春芳騙呂蕾說,那個叫張帆的男管教,已經和薛明媚勾搭上,以後不敢再做這種事,也就是說沒有貨吸了,呂蕾毒癮很大,聽到這些更是恨你和我。駱春芳又說,這事情查出來,連呂蕾的哥哥一起也被查,呂蕾家裡兩兄妹,母親早年癱瘓在家,呂蕾進來了,哥哥不務正業,但至少還能在家照顧母親,如果呂蕾哥哥被弄進監獄,這個家子就全完了。駱春芳又威逼呂蕾自殺,她對呂蕾說,『那個叫張帆的男管教如果不整出去,那以後我們全完。現在是薛明媚和張帆知道我們做這事,但她們還沒有證據而已,如果有證據我們全都死。呂蕾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把我們一起販毒吸毒的事兒上報,大家一起死!』」

我說:「呂蕾這樣都被逼著上吊?」

「沒了毒品,她想到這個就萬念俱灰,而且駱春芳狠毒,她十分害怕駱春芳把這些事捅出去,也相信如果讓你和我這麼對付她們,遲早有一天這些事被查,她的哥哥會被我們整死。犯毒癮後,寫了你名字,自殺了。」

我沉默了。

低著頭,想著駱春芳的狠毒,險惡。

最毒婦人心,這話形容女人是不恰當的,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是壞人,但用來形容駱春芳,世上最難聽惡毒的話都難以形容。

我問:「好吧,正如她們所說,萬一有證據她們就完了,我們現在也沒證據,就算我去跟雷處長說,又有什麼用呢?」

薛明媚說:「你知道我怎麼知道駱春芳讓呂蕾哥哥進貨,小賣部小哥和章冉帶貨,駱春芳賣貨的事情嗎?」

「我不知道,你難道是聽了她們對話?」

「在禁閉室她們要栽贓你,我聽到。可是她們賣粉的事情,是我通過她們拿的手機知道的。」

「手機?」我疑惑。

薛明媚伸手到自己胸口裡,把手伸進了囚服領子里的胸中。

女犯們是沒有胸zhao那玩意的,生怕拿來做對自己和對別人傷害的事,所以女犯們的胸衣,就一塊不結實的布料。

她從胸中掏出一部黑色的手機。

「手機,這個,這個難道是她們用的手機?」

薛明媚眼裡噙著淚,咬咬牙說:「就是這個手機,已經破解了監獄的屏蔽信號。就是為了搶它,才讓章冉和駱春芳起了殺心。」

「怎麼一回事?」我拿著手機上下翻看。

手機是國外產的,看起來就跟山寨機一樣的,不是很大,也是觸摸屏。

薛明媚伸手擦掉自己眼角滲出的眼淚,我伸手拿過紙巾幫她擦掉了:「話說那個章冉也他媽的是夠狠的,她怎麼也會心甘情願的受駱春芳擺布。」

「龜兔賽跑,烏龜要追上兔子最快的方式就是借力,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除去競爭對手,烏龜沒有這個能量,但是烏龜知道狼是兔子的天敵,烏龜知道狼有除去兔子的能量。烏龜想要狼聽它的話,那麼就投其所好,可以想辦法給它肉,讓它幫忙除去兔子。沒有一個人是沒有**的,找出她的**就有了突破口,找出一個人的**,就是她的弱點,投其所好,拉攏後再一起拉上賊船,這時候就是要跑也跑不了了。就比如你張帆,如果我是監獄那些人,那些專門做壞事的人,把你一起拉進伙,你也拿了錢,拿了幾百也是錢,幾萬也是錢,你上了這條賊船,就下不來了。你真的沒有被她們拉上賊船?」薛明媚又再次問。

「都說了沒有,你怎麼就不相信我?」我說。

「不是我不信,是我擔心,我害怕,你知道監獄裡那麼多人都是為一個錢字,家破人亡,如果讓我選擇,就是給我多少錢我也不要在這裡耗費我的青春。」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誤會你了,我真的沒有。」

「還會哄我了啊?」薛明媚輕輕說。

「沒辦法,你這麼擔心疼我,我怎麼不能待你好。」我說。

「少來,不知道你還待多少女人好。」她開心的眯起來了眼睛,看來啊,多厲害多有本事的人,還真的都有弱點,女孩子共同的弱點都是喜歡聽好聽的甜蜜的話,哪怕是假的,她們都開心,至少在她們眼中看來,覺得你至少去做了,哪怕明知是假的,也要說服自己是真的。

「剛才你說的龜兔賽跑的事情,我以前在學校看過一本書,清朝的官場的書,裡面很多當官除掉自己競爭對手就用這招,找到能幹掉競爭對手的人,拉攏靠近,最後一起聯手幹掉對手。這個駱春芳也真是個人物,如果不進來,在外面還能禍害多少人呢。這手機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之處,是不是她們的秘密,都在裡面?」

「對。」

「你怎麼得到的?」我忙問。

「在禁閉室里,我看到章冉來找了駱春芳,給駱春芳開了門後,我很害怕她們會對我不利。我想,如果呂蕾和駱春芳衝進來,我就是拿著刀子也不是她們的對手,我就想著如果被她們逼殺,我要怎麼逃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