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05章 喪心病狂的敵人

第105章 喪心病狂的敵人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他們已經喪心病狂,而且找來監獄醫院並不難。看來,這裡是不能呆的了,可是薛明媚不是一般的病人,她是囚犯,是出來治病的囚犯,我不能把她拉走,到時我們還沒弄死駱春芳她們,就先被警察圍起來抓走,還要多一個越獄逃獄的罪名,而我就是幫凶。

薛明媚這樣的情況,也不能逃。

思前想後,我說:「只能找人幫忙了。」

我馬上拿出手機,還好我經常給王達打電話,記得住他手機號碼,不行,別用這個電話打。

我說:「你等我一下,我打電話叫朋友來幫忙,過了今晚,我明天找雷處長去。」

我出了走道外,找個小護士,死皮賴臉和她要了手機。

「您好。」王達接了電話。

「賤人是我!」

「什麼事啊。是不是滾出來了,要喝酒啊。」他問我。

「我有急事要你幫忙。情況是這樣子,我一個監獄的朋友女性朋友,很漂亮,得罪了另外一個女的,那個女的有點黑社會身份,現在我那個女性朋友在市監獄醫院因病就醫,她那得罪的對頭說今晚找人弄死我朋友。」

「什麼!女性朋友!你他媽的漂亮的女性朋友!女朋友就女朋友,還漂亮的女性朋友!你禽獸不如,你連女犯人你都動,你不是人!我他媽叫你介紹給我,你自己吃獨食,吃吃吃吃死你,我沒空。」

「王達別這樣,這個事情是真的,人家要過來砍她了。」

「三角戀?你是不是同時腳踏兩條船,要翻船了?」他胡亂猜著。

「哎喲不是啊,求你了大哥,我沒空和你開玩笑,你知道我這女性朋友怎麼進醫院的嗎,就是被對方割喉的,對方放出話來就算出了監獄到醫院,今晚也要找人弄死我這女朋友。」

「哦哦哦承認了是女朋友了是吧!艹,你還敢騙我,既然信不過我,我沒空幫忙!」

「王大炮我求你了,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對方隨時來人,我都有可能被弄死。」我開口道。

「尼瑪,死就死吧,剛好吞了你那十二萬。」

「媽的老子不是和你開玩笑!」我發火了。

「好了好了,我去我去,對方多少個人?你估計。」

「這。」我頓住了,「這真不好說,也許兩三個,也許二三十個,兩三百個也不一定。」

「哎喲我擦,你這讓我去送死啊,有你這麼做人的兄弟嗎!」

「我艹你怕死就別來了,早知道你這種朋友貪生怕死的了,可以共同享受不能共同受難!」我激他。

「好了好了,我去我去,我認識一個專門替人看場受保護費的哥們,叫上二三十個兄弟沒問題。不過那種人,信不過啊。」他自言自語。

「信不過那怎麼辦?」我說。

「我先打個電話,你在市醫院,哪個醫院?」

「市監獄醫院。」

「這你手機嗎。」

「一個護士的,我手機沒拿出來。」

「很快回復你。」他掛了電話。

我還手機給了護士。

我轉手回走的時候,過道那頭一個黑色的身影,穿著監獄的制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你他媽的不好好看著犯人,跑出來泡妞!」

是徐男。

哎喲我艹,都讓什麼章冉什麼姚圖圖害的,讓我看到穿監獄制服的都恐懼了。

「艹!你要麼讓我看,要麼你好好看,你既然你要看你還跑出來泡護士,要是犯人逃了,你想害死我嗎!」徐男過來就開罵。

「好了好了,我是借護士手機打電話而已,你那麼緊張做什麼啊。」

「我怎麼不緊張,萬一犯人跑了,你知道我們兩會怎麼死嗎!」

「怎麼可能跑得了,你看她都奄奄一息命懸一線了。」

「怎麼不行?他媽的我們監獄以前出了一起事故,那個女犯安排好的越獄事故,故意弄斷自己的手,骨頭都斷裂了,送來了醫院,馬上就有人裝成醫生,帶著犯人逃了,還好後來被抓了。不過管教就慘了,犯人跑的時候,一個管教在睡覺,一個去跟男朋友睡覺。」

「放心吧薛明媚不是那種人。」

「人的心你要看得透,就不會藏在肚子里了!」

「好了好了別他媽的羅嗦了,你現在怎麼跟老太婆一樣,謝丹陽真他媽就該甩了你。」

她馬上跟著一腳踢過來。

我無所謂了,走回到病房裡。

徐男進來問候了一下薛明媚,然後我跟徐男說:「今晚駱春芳可能安排人進來殺薛明媚。」

我以為她會害怕,她卻說:「正常,她本來就想要她死。來就來,我們是獄警,別怕,保護犯人也是我們的工作職責。」

「保護?如果對方來二三十人拿著刀?我們保護得了嗎?我們是在等死。」

「是哦,那怎麼辦?」徐男聽我這麼一說,也怕了起來。

「我剛才給朋友打電話,叫他叫幾十人來幫忙。」

「媽的早知道我就不該和你留在這裡了!」徐男道。

「呵呵果然是板蕩識忠臣,疾風知勁草,你這人就沒義氣!」

「老子跟你開玩笑的。」她說。

「你要是害怕,你現在可以回去監獄,我也不會怪你。」其實我希望她是留下來的,多一個人也好,而且徐男也有點功夫,體格強壯,也學過擒拿術,對付兩三個沒點功底的一般男的沒什麼問題。

「你講的廢話,老子不是那樣的人。我去找點可以防身的,如果真有人來,防身。」她出去了。

我就到過道那裡,找到小護士,擔心的問她:「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