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10章 她出事了?

第110章 她出事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急忙去搶,那廝搶了過去,坐在旁邊看,當他看清楚後,他又說:「不可能婷婷,你合夥起來騙我是不是!」

「騙你,我為什麼要騙你?你看清楚了那名字。」

他看清楚了,然後憤怒的對我咆哮:「小子你還要騙我嗎!」

「哥哥,你有沒有聽說過,無能的丈夫在外面受到挫折回家就對老實的老婆撒氣,你和你女朋友吵架,別連累我的,你有什麼事你沖你女朋友去啊。」我急忙說。

他不相信的看著賀蘭婷:「婷婷,是假的是嗎?你們聯合起來騙我。」

我說:「對對對,是假的。」

賀蘭婷一點也不怕死,說:「什麼假的,你看清楚嘛,是多少月份的,是和你分手了之後,我找的他。」

我走到賀蘭婷面前:「你們情侶之間什麼恩怨我不管,我只要向你彙報完一件大事我就走。」

賀蘭婷這才著急:「什麼大事?」

「天大的事情。」

「到裡面去說。」

她扯著我進了書房,然後反鎖上了門。

外面那廝竟然沒了聲音,生氣的走了?

我說:「唉,他也挺可憐的,你要不要那麼激怒他。」

「是他先對我不住的!他是活該!」

「就算這樣你不能把我拉下水啊,你知道監獄裡多少個犯人情殺進去的嗎?」

「情殺?我倒是希望他有那個種,放心吧他不會。」賀蘭婷肯定的說。

「好吧,說正事,說完我就走了。」

我掏出手機,把關於駱春芳薛明媚的這個案子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全都跟賀蘭婷說了。

沒想到她卻沒什麼反應,說:「知道了。」

我急忙說:「你看起來這麼這樣?」

「什麼這樣?」

「那麼波瀾不驚榮辱不驚的?」

「這不過是一件小事,駱春芳,姚圖圖,章冉,都會被抓,但是你說的想要扳倒監獄裡那些人,難。」

「行行行,那就先扳倒駱春芳這些啊,你會不會騙我的?」

「我騙你?你以為我和她們一起的嗎?」賀蘭婷反問我。

「那,這個手機,你會不會跟那個雷處長一起合作,剷除這幾個販毒的。」

「不用你來教我。」她冷冷說。

「哎你不能這樣啊,我也是擔心啊,這是薛明媚豁出命弄來的手機,我要是昨晚不叫人,也豁出命了。」

「我要怎麼說你才對我放心,怎麼相信我?既然你不信,那你拿走手機,交給你相信的人。」她把手機塞回來給我。

我急忙塞回去給她:「不是不是,表姐,我跟你開玩笑的。交給你我放心,那我走了啊,你一定要幫忙啊,不然我會死的啊。」

「走吧。」

我開了門,那廝原來沒走,竟然趴在門上聽我們對話,我對賀蘭婷說:「表姐我先走了啊!表姐再見!」

「表姐?你是他表弟?」那廝問我。

「是是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你慢慢吵,我先走你們隨意。」我急忙出了門。

賀蘭婷,漂亮啊。

但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薛明媚也漂亮,但薛明媚如果在外面,怎麼喜歡我呢?

賀蘭婷比薛明媚還漂亮,身份地位那麼高,條件那麼好,喜歡我?那不可能,我騙騙小洋洋小朱那樣的還行,騙賀蘭婷到手,實在太難。

但是女人會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據說是誰動了她們,尤其是搞大過肚子後,她的心就有了這個男人的一個位置。

馬來西亞《光明日報》曾報道,馬來西亞一名17歲華裔少女聲稱,遭一名在蘭瑙警局當志願警wei局執法員強jian,她過後發現自己被奸成孕,決定輟學甚至離家出走,與20歲強jian犯同居。對於這樣的異常讓人不解的行為,很多人表示驚訝和好奇。覺得這個少女很可憐,但又覺得沒腦子。可事實上真的這樣嗎?還是有看不見的推力在背後操縱?

這個問題我上大學的時候,一個藝術家老師專門講過。女人,在被強jian的,心理過程一般是分為四個部分的——驚慌、抵抗、抵抗無效並屈服、認同並享受。所以你會看到電影《蘋果》當中冰冰被強jian的最後逐漸的有些爽了,所以你會看到《色j》當中,湯唯和敵人在做,還是發自內心的配合。張愛玲說,進入一個女人內心最快捷的道路,就是她的y道。所以不少的女性,本能上是認可暴力的被征服感了。

一個法國的女科學家,為了驗證被強jian是否會有快gan,每天穿著比基尼在沙灘上撩撥男人,並做記錄,最後第三天的時候真的被強jian了,認可了心理屈從的事實。我一直認為,強jian的快gan,真的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的一種。

何謂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又被稱之為斯德哥爾摩效應,或者稱為人質情結,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這個情感造成被害人對加害人產生好感、依賴心、甚至協助加害於他人。

1973年8月23日,兩名有前科的罪犯jane日kolsson與clarkolofsson,在意圖搶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最大的一家銀行失敗後,挾持了四位銀行職員,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後,因歹徒放棄而結束。然而這起事件發生後幾個月,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仍然對綁架他們的人顯露出憐憫的情感,他們拒絕在法院指控這些綁匪,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