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11章 具體的案情

第111章 具體的案情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薛明媚死了!薛明媚死了?

我趕緊的衝過去,推開她們:「怎麼了,薛明媚,薛明媚,怎麼了!她死了?她死了!」

衝進去了後,圍著薛明媚的病床前,是監區長,康指導等人。

我慌得牙齒磕碰在一起,這種感覺,在我父親做手術推進去之前的時候有過。

當自己疼愛的身邊人離開自己的那種疼痛。

我走到了她們旁邊,沒打招呼,推開了指導員和監區長。

卻見薛明媚睜著眼睛看著我。

沒死?

沒死啊。

我的心落下,沒死就好。

我站直了起來,看著指導員和監區長急忙解釋:「監區長指導員對不起!我以為,我以為,病人死了。那我,那我罪過就大了。」

我緊張的解釋。

指導員憤憤的看著我,「你跟我出來!」

「是!」

我急忙跟著她出去。

既然沒死人,帶那麼多人來幹嘛?難不成也來殺人滅口嗎,這不可能啊,指導員她們沒有要弄死薛明媚的必要。

我跟著指導員到了角落,她把手背在身後,問我:「究竟怎麼回事!」

「請問指導員,在問什麼事?」我說。

「昨晚的事情!你報警抓了姚圖圖,警方說姚圖圖涉嫌殺人,涉嫌殺薛明媚!怎麼回事!」她怒問。

看來警察很好,辦事效率很高效,而且很認真,這說明,平時很多人嘴中警察不好是大錯特錯的,是個別警察壞了他們的名聲,就像我們獄警,個別管教,如姚圖圖,章冉,壞了我們的名聲。

我撓撓頭,說:「薛明媚跟我說駱春芳要殺她,駱春芳還說就算出來外面不死,也要找人殺了薛明媚,薛明媚和我這麼說,我怕啊,我怕自己被連累,就叫了幾個朋友來幫忙保護,結果誰想是姚圖圖帶人來殺人啊。」

「你朋友?你朋友特警的朋友?你究竟什麼人?」指導員早就懷疑我的身份,覺得我高深莫測。

「我。指導員,康姐。」

「姐什麼姐!」她看起來甚是生氣。

我也不知道哪兒錯了,難道真的如同我猜測的,姚圖圖如果被抓,必定有人因此擔負責任,那是我動了她們的乳酪?

「指導員,那幾個真的就是我朋友,我就叫他們來幫忙保護一下,萬一啊,一旦有個萬一我也有點安全嘛,誰知道薛明媚說的是真的,而且他們還帶刀,哎呀那個刀啊,閃閃發寒光,那麼長啊!這麼長!看到我都嚇死了,如果我沒叫那幾個朋友,我現在就死了!」我形容著說。

「你為什麼不跟我彙報!」

「彙報?指導員這事是我疏忽了,對不起指導員!」

「你疏忽?你是故意這麼做的吧!」她問我。

「我不懂你什麼意思指導員。」

她說不下去,欲說還休,然後說:「徐男昨天給我電話,我讓她和你回去監獄,你為什麼不回去!」

我已經和徐男透好了口風,假裝不懂的說:「不是你讓我和徐男守著嗎?」

「胡扯!你們別太自作聰明!你對薛明媚有意思,想留著陪她,跟徐男串通好了是吧?」

「不是啊指導員,我真的只聽到徐男說,說讓姐妹們走,是你說的你讓她和我留下來照顧薛明媚的啊

!」我再次重申。

「別玩火玩過頭了張帆。」

「指導員,我錯了,請責罰!」我自我請罪。

她氣氣的說道:「你知道這件事如果鬧出去,有什麼後果嗎!」

「是我無知,指導員,以後這樣的事情我都會跟你請指示。」請你指示就完蛋了請你指示,你們他媽的把事情壓下去,然後到時候駱春芳和獄警們聯合起來整死我和薛明媚。

「姚圖圖她們如果真做了犯法的事,那是罪有應得,但是如果因為這件事,監獄裡的其他領導被處分,你自己走著瞧!」她憤憤的走了。

我在她身後艹了她一根中指:最好把你給處分開除出去。

看著她的大屁股和豐腴的身材,唉,可惜了,要是她以後被弄出去,老子也不能在她身上發泄shou欲了。

不過我覺得我這個想法是多餘的,就康雪那麼狡猾的狐狸,而且連監獄的很多比她地位高的領導都怕她,她怎麼可能會被弄出去,她要是被整,也會找墊背,不然找她背景,這事我看除了當事人幾個,監獄的領導們最多掛個什麼警告之類的處分。

我跟著她屁股後面,回到了病房中。

看來,監區長指導員來的就是為了問清楚這事,當然,也怕薛明媚死了,呂蕾剛上弔死,司法機關已經盯著監獄了,不知道監獄搞了多少公關才把這事壓下去,如果薛明媚再死,那可鬧大了。

但看來,薛明媚瞞著監獄,不信任監獄方,把這事兒聯合著我捅到警察局那邊,看來讓監獄方大為惱火,我為薛明媚擔心了起來,媽的,以後要是指導員她們整薛明媚,還有什麼日子好過,而且連我也被整。

不過再怎麼整,也好過被駱春芳殺死。

這時候那個高醫生進來了,高醫生非常的敬業:「哎哎哎幹嘛呢,讓病人好好休息!」

監區長擺起了架子:「怎麼,你是醫生啊。」

高醫生看著監區長這副架子,也沖沖的說:「我是病人的主治醫生,姓高。」

「醫生就醫生,我們監獄問問犯人一些事怎麼了?她是犯人!」

「她是我病人!」高醫生也生氣了,「這裡是醫院,如果你要審問犯人,麻煩你到監獄了再審問!」

監區長氣氣的看了高醫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