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23章 可怕的人性

第123章 可怕的人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看到雷處長,我先是一愣,繼而忙迎接過來。

「小夥子,在想什麼那麼入神啊?」雷處長走進來,笑著先開了口。

「首長好,首長大駕光臨,我有失遠迎,望首長恕罪。」我急忙迎接雷處長上座。

「你有什麼罪咯?」他呵呵笑了一下。

我讓他坐在我辦公位置,然後給他倒茶,敬煙。

他接了一支煙,笑笑說:「謝謝。」

「不客氣首長。」

「我來找你有兩個原因,一個呢,就是來感謝你的。」

「感謝我?」我想到了這個案子。

「你為了剷除邪惡勢力犯罪分子,一直默默無聞的忘我捨身投入其中,這個案子如果不是你,還不能破。值得表揚哈。」雷處長讚揚我說。

我的心裡暖暖的,激動的說:「首長您過獎了,我也沒啥功勞,這都是,這都是領導們領導有方。」

「哪個領導你?」雷處長直言問。

「那個,哦,是我們的指導員康雪。」我騙他說。

「哈哈,小夥子,有功不拘,是個君子。你說的你們指導員康雪,她是如何領導你的?」他直直的看著我眼睛。

「哦,她,她一直知道這些人幹壞事什麼的,但是也不確定,就暗裡叮囑我好好查。」我小聲了一些。

畢竟是騙人的話,謊言,看著他那雙凌厲的眼睛,我有些底氣不足。

「小夥子,說謊可不是一件好事。」他說。

我舔了舔嘴唇,然後岔開了這個話說:「首長,請問我可以問您,找我的第二原因是什麼呢。」

「來問問你關於這個案子的一些細節。」

他把紅河煙六塊錢的紅河煙拿出來放在桌上,然後拿了一根抽,也丟給了我一根。

我接過來,但沒敢點煙,雷處長道:「抽嘛別怕。」

我這才點了煙。

他道:「這個駱春芳,我就一直在查她了,呂蕾上吊自殺,寫你的名字栽贓你,這事情很蹊蹺,如果不是你破了這案子,可能我們還要繼續拖著查下去。小夥子,你破了案,大功一件,不用推脫。我知道這件事跟別人沒關係,你也不要怕。」

他知道不是康雪指導我去乾的?

「你就跟我談談這個案子的細節,細細說一下。」

我心想,應該是賀蘭婷把這事鬧到上面有關部門的大領導,至於是哪些領導哪個機關,我就不知道了,總之政法和司法來了,都是管理監獄的,如雷處長,他也不是公安的人,不管案子,他負責的是監獄管理和監獄管理人員這一塊,這麼問我,那就是他也想知道監獄裡的管理職員們的情況。

我想到康雪的那些話,什麼不該說,什麼該說。

我現在無法知道雷處長是不是賀蘭婷的人,如果是,我可以全都說了,把這個監獄的一些情況都說了,但如果不是,而是只是來問清楚,然後象徵性的處理一下監獄的事,或者轉身就跟指導員這幫人合作,我豈不是完了。

而且看起來,雷處長也是屬於不想把事情鬧大的那種,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撇撇嘴,我很討厭尸位素餐的人,雖然我不確定雷處長是不是,雖然我知道他看起來是個廉潔的官,但很多官,都很廉潔,可越是到了越高而且快下去的年齡,就越不想惹麻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說好聽點叫無為而治,說難聽就是尸位素餐。

設立這些監督的部門和職位,本身就是為了監督整治行政人員不法行為和份子,而這些所謂無為而治的官員,只想平平淡淡退休告老。

我看著雷處長,又告訴自己說,或許他不是那樣人吧。

但在我無法得知他的身份背景政治方向還有心理想法之前,我也只能把不該說的該說的都要保留,駱春芳這些沒背景的可以大說特說,而章冉姚圖圖還有涉及到監獄管理人員,我也只能諱莫如深。

至於屈大姐被逼死啊這些,我自己也都沒任何證據,我又能怎麼講,

更不可能去談指導員這幫人在監獄裡斂財的犯罪事情了。

「說,別猶豫,有什麼都可以說。」雷處長道。

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當然,我說是康雪暗中發覺然後為了不打草驚蛇給我下指令去調查此案,還說我沒想到過姚圖圖和章冉也是一起幫著駱春芳的,特意說是不是被駱春芳給栽贓拖下水了?

雷處長聽完後,手指夾著煙,敲了敲桌子,盯著我語重心長的說:「小夥子還是有所保留啊,對我不夠坦誠。不過我也理解。這個事呢,上頭很快會和調查機關研究處理結果,小夥子,好好努力,不要辜負黨和組織對你的信任。」

這話講得我涼颼颼的,媽的,那我是不是要把我所知道的全都抖落出去算了?

他卻站了起來要離開了:「好了我也該走了,小夥子,再見了。」

我送到了門口,僵硬著臉強笑了一下送走了雷處長。

「別送出來,你忙你的。」

「是,是,首長再見。」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角,我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心裡很不是滋味,我想,雷處長一定是帶著愉快的心情來問我這些問題,可他沒想到我會有所保留,而且還謊言騙他說是康雪指導員在暗中推我去調查此案,也許他根本就知道此案沒有誰在給我下指令,也許他還覺得他把我當自己人,而我卻懷疑著他把他當外人,有所隱瞞。

如果在古代,他是皇帝的話,那可是欺君,這是重罪。欺騙君主的罪行在我國古代,對官員虛報瞞報信息問題是高度重視的。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