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24章 混淆判斷力

第124章 混淆判斷力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回到自己辦公室,我怎麼就那麼愚蠢啊我!

讓康雪這個sao婦就這麼輕輕一勾,魂都飛了腦子也沒了,讓她幾句好話一萬塊錢,連我都出賣了我都不懂。

我他媽的真的是愚蠢,蠢不可及。

我撓著自己的脖子,渾身都不自在。

我站起來,站在窗口,看著外面的四方天地,我啊,還是太稚嫩了,可我那時候也已經有想過這其中會不會有詐,可當時確實也沒想到有那麼多,那麼嚴重,而我現在所不知道的是後邊還會有什麼處理結果,更不知道雷處長那一方如何看我的。

就算通過此事,康雪靠近我一些,但她依然是防備著我的,我是不可能假如她斂財的陣營當中,這麼說來我和康雪還是親密的敵人,相互利用,沒有其他的路可走,我不可能真當她是一個陣地的戰友,而她始終也是會防著我。

康雪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是非常之高,懂得用金錢和美色來勾我,混淆我的判斷力,我當時也只是以為這事把她推成幕後主使也就大家一起有功勞那麼簡單,誰曾想有那麼多的後果。

相對於康雪,我自認不如,以後在她面前,我還是要努力的再謹慎一些小心一些才是。

事不宜遲,趕緊去找徐男,讓她放我進去找柳智慧拿出我的書,這事兒拖下去,萬一柳智慧監室被查,說是我向女犯提供私帶物品,我他媽的要完蛋。

我趕緊去b監區找了徐男。

徐男也在忙著,自打那個通知禁令下來後,大家都在忙,忙著搜,搜,不停的搜,徐男正在做著監室檢查的工作記錄,我過去偷偷在她耳邊輕輕說:「男哥,你還記得,我給犯人帶過東西嗎。」

「什麼時候!什麼東西?」徐男問。

「那次啊,就是那次你帶著我進去,我拿著書去給犯人。」

徐男臉色一變:「你帶書?什麼時候!我帶你進去的嗎?」

「是啊,就是那個閣樓的柳智慧,我帶了幾本書給她,要是查出來,她說是我送給她看的,那我不要被抓起來處分啊!」

徐男一聽是柳智慧,說道:「是她的話就不用操心了,我還以為你帶了什麼東西給哪個女犯。嚇死我,他媽的以後你也別來找我幫你干這些事,都是違禁的事,你想死也別拉我下水!」

「好了好了我以後哪敢了,男哥,為什麼說是柳智慧就不用操心了?」我問。

「上面特別交代,不許搜查她的監室,任何人沒有她的吩咐,不能私自到她那裡。」

「這麼厲害。可我還是有點不放心啊。」我說。

「你不放心能怎麼樣?你現在去啊,我也不讓你進去,你放心吧放心吧,連監獄長都動她不得,還怕我們去搜查嗎?再說了你就那幾本書,死不了你。」

「不是啊,你看那送外賣的小哥,不就是藏著粉在物品里鞋帶進來的嘛?萬一到時候搜出些例如刀片啊什麼的,我有十個嘴巴也說不清楚啊!」

「你去麻煩別人去,我才不去了,你放心吧,柳智慧那人,不會做這種事。」

「你幹嘛那麼相信她,你和她很熟嗎?」我問。

「比你熟。滾開別煩我!」

「好吧。」

我要轉身離開時,她又拉了我回去,輕輕問道:「聽人說,你有後

台?」

「我?我有後台?我什麼後台我?」我倒是也想知道她們怎麼看我的了。

「她們說,你這次破的這個案子,是上邊的後台委託你辦理的,那你的後台是?政法?司法?那個雷處長?」

「我靠男哥你怎麼也如此八卦。」

「不是我說的啊,是有人這麼說的。怎麼你現在有後台,不罩著我了,還撇清。」

我說:「我沒有後台,也罩不住你,我現在如暴風雨下的汪洋扁舟,不小心可能就翻船,我還罩住你,淹死你!」

「原來沒有啊。滾滾滾。」

「我還沒發現,你這人也夠勢利眼的啊。」

「滾滾滾別煩我。」她繼續忙她的事。

這柳智慧,才真正的叫後台,監獄長下令不許搜查她監室,她到底什麼來頭,連監獄長都懼怕她?

下班的時候,去獄政科拿我的ipad,李洋洋送我的ipad。

獄政科的人,那個破科長,百般刁難我,問我什麼時候帶進來的,有沒有做記錄,要我去門衛拿記錄,我說忘了有沒有做記錄,忘了就不用拿了。

我氣不打一處來,他媽的大家好歹同事一場,至於那麼壓著我嗎。

可和她發火沒用,我只能乖乖去門衛處翻找帶著ipad進來的登記記錄,可我到底有沒有做記錄?我不知道。而且是什麼時候準確時間帶來的,我更不記得了。

這不是要玩死人嗎!

氣呼呼出了獄政科,不小心就和一個女子撞在了一起。

她向後趔趄了兩步,我急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喲,原來是胸姐謝丹陽啊,我說怎麼那麼巨大那麼有抗震力。

我笑著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說什麼呢你。」謝丹陽假裝生氣道。

我笑著靠近她:「丹陽姐,好久不見,越來越大了。」

她伸手過來就往我抓,我條件反射的躲開:「哇你出招也太狠了,伸手就直接往要害啊。」

「對付流氓,沒有什麼狠不狠的。」

「嘿嘿,我知道你好久不見,想我了是不是,寶貝乖,哥哥有機會就找你。」我笑嘻嘻說。

我沒想到她竟然也會臉紅,她罵道:「死不要臉了你!」

「嘻嘻你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