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26章 女上司的漂亮表妹

第126章 女上司的漂亮表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張帆,對吧?你在監獄裡幹什麼的?我表姐是女子監獄啊,為什麼有你這個男人啊。」她好奇問。

我就說:「因為她們需要一個心理輔導師,我剛好是這個專業畢業的,應聘就剛好過了。」

「心理輔導師?是不是學佛洛伊德的?那你會星座命理是吧!你看白羊座和什麼星座的配啊?」她興奮起來。

我日,佛洛伊德什麼時候跟星座命理扯上了。

「佛洛伊德不是研究星座的。」我說。

「那是什麼?看相,面相還是手相呀?」

「是是是,還會解夢,比周公厲害,而且他連八卦和易經,還有中醫也略懂一二。」沒文化真可怕。

她更加興奮了:「你亂講吧,他是外國的,怎麼會中醫啊。哎,我昨晚剛好做了一個夢,我先跟你說我的這個夢,然後你再幫我看看相呀!」

就這麼個金玉其外的時尚大美女,怎麼連佛洛伊德搞什麼的也不知道呢?不過我真的很佩服這些女孩,相信星座,相信看相,相信解夢,相信屬相配對,用心理學來說,這就是巴納姆效應,巴納姆效應是心理學家伯特倫·福勒通過試驗證明的一種心理學現象,它主要表現為:每個人都會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特別適合他。即使這種描述十分空洞,他仍然認為反映了自己的人格面貌,哪怕自己根本不是這種人。而要避免巴納姆效應,就應該客觀真實地認識自己,相信自己。現在很多人迷信於算卦,屬相配對,星座等。其中的原理都來自於這神奇的巴納姆效應。

「我昨晚,那個夢好丟人的,我夢見了我和一個很高大帥氣的醫生在醫院裡做那種事。可我不喜歡醫生,我喜歡大學嚴肅而且挺拔的教授那種類型,是不是很奇怪。」

我假裝很懂一樣,說:「根據佛洛伊德的研究觀點來說,夢都是願望的滿足,夢就是日常人類生活的睡眠中的潛意識,夢是一個人與自己內心的真實對話。在夢境中的性對象,都有著隱喻含義,基本和錢財有關,夢到和老師做,說明可能要補考或者交學費,夢到和上司,可能是工作上業務減少而降薪的原因。夢到醫生,則有可能是要生病去看醫生而破財。」

我瞎扯著,心裡在想,丫就是fa春了。

她皺起了眉頭:「破財?我有什麼病,我沒病啊。」

「夢只是夢,不一定會發生,你別怕。」

「你看看我生命線,很長的。」她伸著長長的手臂過來。

「人也難保會有生病的時候啊。天冷,要多注意身體,過馬路要看車,不然如你表姐這個朋友飛來橫禍啊。你的事業線是長。」我捏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看看她的胸,說,「你的事業線深不深我就不知道了。」

她馬上抽回手:「你是不是瞎掰的啊你!」

「我怎麼瞎掰了,那你說我瞎掰,為什麼會有心理學這麼課程?」我問她。

「我怎麼知道,你學這個就是為了騙人騙小女孩的是不是?」她起了提防之心。

我笑了說:「是,我現在就是在想著把你騙到手,騙到床去。」

「你做夢!」

「不信算了,我還會占卜,想不想玩?」我說。

「塔羅牌嗎?」她的眼睛一下就發光了。

「塔羅牌,那太幼兒科了。教你一個古老的占卜,能讓你知道你以後嫁給什麼身份的男人幾率大一點,這個占卜的預知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夏拉問:「真的嗎?那我們快開始吧,要怎麼做?」

「要嚴肅點,這個占卜只能一個月做一次,不然就不靈了。」

「嗯好。」她板起面孔。

「在西方古代,有一個很古老的占卜方法,古代是用燈油,到了現代,可以用蠟燭來占卜,家裡有蠟燭和火柴嗎?」

「蠟燭有,可是好像沒有火柴,你有打火機嗎?」夏拉是深陷其中啊。

「有火柴預測得更准。」我說。

「我去哪兒找火柴?」她嘟嘟道。

「算了用火機也可以,麻煩你找一張很大的紙,最好是白紙,或者是報紙也行。還有那種比較大字的寫字筆。」

一會兒後,三根蠟燭找來,報紙找來,筆也來了。

我將報紙鋪好在桌上,在一個碗的碗底塗上一層花生油,反扣在報紙上,然後將一個大碟子放在碗底上,能夠轉動。我讓她在報紙畫上如飛鏢盤般一道一道的,就是從中心點延伸出去一條一條線畫出去,在每個長三角形格子里寫上她十二個職業。

她寫上了,大學教授,大學老師,大學博導。

我制止說道:「你不能這麼寫,大學老師就是大學老師,和教授什麼博導啊都是一樣的,只要寫職業就好,還有,不能厚此薄彼,農民啊,司機啊,也要寫上去,不然就不靈了。」

「可我不喜歡。」她說。

「你想靈嗎?」我問。

「那萬一測到司機怎麼辦?」

我說:「你嫁給司機司機還委屈了。你又有什麼委屈的,那是多好一份職業!」

她看了看,在兩個比較小的格子寫下去司機和農民。然後其他的寫飛行員,總裁,醫生什麼的。」

她看了看,問我:「還有一格子,不知道寫什麼了。」

我點上了三個蠟燭放在盤子,擺成三角形:「你就寫獄警啊管教啊什麼的都行。」

「我不要!」她拒絕道。

「唉,反正幾率不是很大,你就寫個警察也可以嘛。你還嫌棄了跟了警察?」

「警察有什麼好的?」她一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