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29章 又來這一招

第129章 又來這一招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在去b監區辦公室後,得知了一個消息,馬隊長被偵察科搞去調查了。

據說是和駱春芳的案子有關,上邊說她帶不好下邊的人,要給她處分。

我聽後就冷笑了,康雪這幫精明人,在自己管轄範圍一旦出事,基本都會攬功推過,功勞我來,黑過你們背,這次她們把馬玲一個人推出去,讓她一個人背了黑鍋,她們這幫人也就安枕無憂了。

還不知道馬隊長要受什麼樣的懲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結果,總之,還沒出結果我們心裡都知道,這都是被推出去背黑鍋了。

監獄裡出事,而且捅到了上邊,不整一兩個出來扛罪,那如何對上下有個交代,若是被人查到有罪不辦的口實,他日這些負責辦事的領導還不要倒霉了。

不過我們也知道,這都不過走一個過場,所謂的降職啊什麼的處分都好,很快馬隊長又官復原職。所謂的處分懲罰,都做給人看的。

這幫人,精得很。

上邊的關於選拔女演員的正式通知也下來了,也發送到了各個監區負責人手中。

從今天起開始報名審核,一個月後正式錄用然後報上去。

我看著通知上的要求:要求必須是成績達標的女犯,這條可以把薛明媚咔嚓了,薛明媚啊薛明媚,誰讓你不好好表現來著,我就是要幫你都不敢啊。

要求必須是面容嬌好三十八歲以下,身高一米六三以上,體重一百二十斤之內。

這條又咔嚓了不少人,像丁靈,估計不夠一米六三,但就是一米六這樣的也可以通融通融,只是四十歲以上的,估計就真的沒辦法了。

不過沒關係,就算有這麼兩個要求標準,我們監區里最少也能找出近幾百個達標的,而那些達標的女犯,只要有點錢,誰不想出來做個大眾女演員每天吃好樂好,最關鍵的是能滿足了她們的虛榮心,能上電視啊,在電視上留下自己的青春倩影啊。我估計少少也有兩三百人搶我們監區十五個名額,可謂搶破頭。

如徐男所說,我必須要找人幫忙,而且這種不討好的工作,最好使槍手,不要給自己帶來怨恨。

不過我也不急,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會有人急的。

今天我休息,一大早就出去了,要去找賀蘭婷,還要去看望薛明媚,還要找李洋洋,然後還要陪謝丹陽去同學會。

事情真他媽的多。

因為監獄裡只有女的,所以我的人脈似乎就固定在了一大群女的上面,我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以後她們都嫁人了的話,還認我這個所謂的朋友嗎?

也許我們之間不過就是個互相利用的關係罷了,我又何必去想那麼遠呢。

給賀蘭婷打了電話,還是約我去她家了,叫我快點,她還有事。

我到了她家小區樓下,還是照例隨便買點水果上去了,實話說,她對我也挺好的,儘管那脾氣實在很沖很兇,就憑著她救我父親一命這一點,我真是做牛做馬無以回報。

我也搞不懂她為何對我那麼好,說她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吧也說不過去,我什麼也沒有能圖我什麼呢。

提著水果在小區門口按了她房門號,她開了門,上去後,門是開著了。

進去後,小博美就沖了過來。

我抱了起來看了一下:「還挺乾淨啊,是不是你家老太婆帶你出去寵物店一條龍了啊?」

「誰是老太婆?」她從房間出來,提著包打

著圍巾戴著黑色大框邊眼鏡,看樣子是要出去啊。

我笑說:「開玩笑的,不要介意。」

「監獄裡有什麼新情況?」

我向她彙報了監獄選拔女演員的事,然後還說指導員說市場價是一個人八萬。

「那就做啊。」她說。

「可是,老太婆。」

「你叫我嗎!」她凶著臉。

「我掌嘴,表姐啊,可是我算了一下,雖然有幫手毛遂自薦幫我忙,我分錢給她們,也上下打點,我估計十五個名額我還能分到四五十萬的,這錢太多了,我有點不敢啊,這錢可以讓我去蹲好多年的。」我想到以後要是出事,我的確很怕。

「我有讓你拿了嗎?」她問我。

「哦,原來你不讓我拿啊。」媽的四五十萬,原來我沒份,那我去折騰個什麼勁啊。

「很失望?」她問。

「呵呵,還好。」我強裝笑臉,老子不想去幹了。

「很失望?」她又問。

「是有點了,不過也還好,那錢本就不該拿。」

「那錢該拿。」她說。

「為什麼該拿?」我問。

「讓監獄和劇組出個說法,說是報名和培訓費就行了,剛才你說是一人八萬,是吧?然後讓監獄跟負責人提一人十分之一,其他的,負責人自己看著辦。」

我高興道:「真的啊!那就是合法的了!按人頭一人交給監獄八千,那還有七萬二,分了辦事的,上下打點,那我到手也有三十萬上下,合法了!」

「我沒說給你你高興什麼!」

我把水果放在了桌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既然你不給我,你還讓我干這個幹什麼?」

「二八,你二我八。」

我在心裡飛快盤算,二八,如果是三十萬,我也能拿六萬,也還不錯,反正我不用幹嘛:「唉,好吧。可是表姐,我們這樣子會不會很缺德啊,那些女犯平日都很苦了,我們還要這麼擺她們一道。」

「我不會虧待任何人。」

「什麼意思?」我忙問。

她也坐了下來,坐在沙發的另一側,拿出一張文件紙:「我已經和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