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32章 富二代的囂張跋扈

第132章 富二代的囂張跋扈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老子不就是假扮的男朋友,就算不是假扮,就算我是真的男朋友,大家至於這樣子嘛。

坐下來後,又有不停的人敬酒,當然,善意的也沒什麼。

問題是有一些就偏偏故意的,叫別人上,哄別人上,還特別大杯的啤酒或者白酒,這不可謂不用心險惡。

一個男的進來了,有人喊道:「哎喲,錢老闆到了!」

眾人望去,錢老闆?

好多人圍上去,請坐歡迎打招呼。

錢老闆惦著肥肥的肚子,西裝革履,襯衫塞進皮帶里,襯衫肚子都突出來了,肥肥圓圓,白白胖胖。他身後帶著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

「喲,你們都已經來了啊!哈哈,坐坐,都坐。」

眾人的目光和注意力分走了不少。

錢老闆跟他們的班主任聊了起來。

我沒什麼興趣,低著頭吃我的飯。

有幾個人喊服務員上酒,白的啤的都上了。

有個女的嘆道:「唉,今晚還說去唱歌,我看是去不成了。」

謝丹陽和身旁的幾個女孩聊著。

突然,一個清脆的鑰匙扔在桌上的聲音,啪。

我們抬起頭,錢老闆來了,扔了一個鑰匙在桌上,是的,豪車鑰匙,看應該是保時捷,他對著我們一桌子人道:「我過來了好久不見啊!」

「喲錢總啊!」

熱鬧了起來。

寒暄完了之後,他舉起酒杯敬謝丹陽:「來,丹陽,能不能敬你一杯!」

「好啊。」謝丹陽倒了一杯啤酒。

和他喝了,他眼睛一直看著謝丹陽的胸口。

謝丹陽脫了外套,上圍甚是突出。

「丹陽,咱們也有好些年沒見了,越來越漂亮了啊!」他誇謝丹陽。

「謝謝。」

「喲,丹陽,你這,身邊這帥哥,是男朋友?」他問。

「是啊,張帆,我男朋友。」謝丹陽介紹道。

他伸手過來:「帥哥您好您好,我叫錢進,您好您好。」

我也伸手過去:「我叫張帆。」

感覺這傢伙也不怎麼懷好意。

他掏出名片,說:「他們都認識我,名片就不發了,你不認識我,我們第一次見,該交個朋友,再說你是丹陽男朋友,我給丹陽這個面子。」

一張金色的卡,有點重,是金屬卡,上面寫著:「錢進工業機械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錢進。」

「您好錢總,我沒有名片,請多多擔待。」我客氣道。

「收好收好,啊,以後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給個電話,能幫盡量幫你啊。」

我挺不喜歡他這種口氣。

但是還是點點頭露了個笑臉。

坐回去後,錢進問謝丹陽道:「丹陽,這麼多年沒見,人是漂亮了,但沒想到的是,去年她們還說你沒男朋友,怎麼今年就找了男朋友?」

「我和張帆,是緣分。」謝丹陽看看我。

我也說:「對,緣分。呵呵。」

「緣分,丹陽,你男朋友幹嘛的?」他捏著保時捷鑰匙故意撞在桌面上。

「他呀,跟我一樣,單位的小員工。」

錢進聽了撓撓頭,更加不舒服的樣子,招呼身邊人道:「小方,敬那,張張什麼一杯。」

好好。」那個小方端著杯子過來,又問,「敬誰?」

「就丹陽男朋友,都那麼久沒見過謝丹陽了,這點事都不懂啊。哎哎哎你幹嘛,怎麼能拿啤酒,這能叫敬人嗎?拿白酒!」他指使著他的手下。

我輕輕閉上了眼睛,又來,扎啤杯的白酒。

我看看謝丹陽,臉紅撲撲的,是更漂亮了,但是眼神也有點迷離了,本就喝了不少,加上被那個高大的男的敬了一大杯扎啤杯二鍋頭,李白都頂不住。

我是不能讓她幫我喝的了。

我端起了啤酒杯說:「小方哥,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好,只能用啤酒陪你,希望你見諒。」

「什麼啤酒,人家用白酒!」錢進命令我一樣的說。

我對他笑笑說:「我喝不了白酒。」

錢進又道:「那你這樣做還有什麼意思呢?我們同學敬你酒,你是丹陽的男朋友,不能這麼面子不給是吧?」

我看他實在欺人太甚,心裡有點火,可我爆出來沒什麼意思,只會千夫所指。

我收起笑容說:「不好意思,我喝不了白酒。」

「行行行,小方,改啤酒,啤酒一人三杯!三杯啊!」

小方倒了啤酒,我也倒了。

謝丹陽拉住我的手說:「我來給你喝。」

我說:「不用。」

我和小方喝了一人三杯扎啤。

錢進笑笑說:「哎呀酒量不錯,到我了啊。」

謝丹陽有些氣,怪責道:「錢進!他剛和小方喝了,你這不是趁人之危嗎?」

「哎喲講得那麼難聽,什麼趁人之危?丹陽你這麼說你就不把我錢進當朋友不當我們是你同學了,我們敬你男朋友喝酒,還說我們趁人之危?這是什麼道理?」

有個男的也跟著附和。

我喝了三大杯扎啤,也不想喝了,說:「我喝不了了,我出去休息一下。等會兒敬你。」

錢進馬上倒了一大杯啤酒,攔住我:「你和小方喝了,不跟我喝,是不給我錢進這個面子了?」

什麼破面子。

我說:「我喝不了。」

他盯著我,說:「喝不了?你和他喝的了和我喝不了?」

「是。」

有女同學看到我們不對勁,急忙過來說:「錢老闆,我陪你喝吧,丹陽男朋友開始喝酒的時候也說他喝不了酒了,別這樣,同學會嘛。」

「多嘴!」錢進罵道。

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