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37章 好自為之

第137章 好自為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指導員帶著我去了一家西餐廳,我很少去西餐廳,因為我窮,沒錢。

記得帶了前女友去吃過一次,她吃了後動不動就說那裡好吃,纏著我去,去一次三四百,對於當時的我一個兼職的窮學生來說,這個數字我實在受不住。

坐下後,我隨口問:「夏拉呢?」

康雪笑了笑說:「她,我也不知道,你想她啊?」

我說:「夏拉活潑,好玩。」

康雪拿起手機說:「夏拉這兩天也在找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正好叫她一起過來。」

服務員過來,我點了一個九分牛排套餐,康雪點了一個水果沙拉一份義大利面。

五百多。

我掏錢,康雪制止了,我說我給我給,她給了服務員一張卡,對我說:「我這裡有金卡,刷裡面的錢,可以打八折。」

「謝謝指導員了。」

她還點了一瓶紅酒。

上菜後,吃了差不多的時候,康雪舉起杯子輕輕搖了搖紅酒,然後說:「小張,最近在監獄表現挺好,好多同事都在誇你。」

我說:「不知道她們誇我什麼了?」

「說你和同事們互相愛護,相處和睦,關心同事。」

話裡有話啊,到底什麼意思?

我又問:「呵呵這是我應該做的。只是我不過是和兩三個同事玩的比較好,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好誇我,是誰啊康姐,我要當面謝謝她。」

「我就不說是誰了,所以呢。」她故意停頓了一下。

我放下酒杯,等她說。

她抿了一口酒,說:「所以呢我想其實你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加入我們,很多同事都說有好處不帶上你,這樣不好。」

原來是這樣,我還說要怎麼找她談這個問題,沒想到她先找我談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順了她的意了。

反正賀蘭婷也是早就同意我,要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我不能一下子就說好,我假裝為難的說:「呵呵,指導員,我是怕。怕出事。錢嘛,我不是不想要,可是出事了,那我可就玩完了。」

「小張,我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怎麼會出事呢?以前呢,康姐要你好好考慮,現在呢,你考慮了那麼久,你也看到了,這些錢不拿白不拿是吧?」

她這明擺著要拖我下水啊,讓我上了賊船,就好控制我了。

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拿了錢,就算我和賀蘭婷上報,但是如果有一天這些事東窗事發萬一我也被抓了,賀蘭婷卻不出面幫我,我如何逃過這一劫?

不行,我如果拿了這些錢,一定要賀蘭婷給我一個字據才行。

而且賀蘭婷老是說自己什麼紀委紀檢背景的,可一切說都是說,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萬一是假的呢。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繼續裝,為難的說:「我還是真的怕有一天這件事捅出來啊康姐。」

康雪笑了,說:「小張原來那麼膽小啊。這事情呢,不是你一個人而已,你認識的沈月,徐男,都有份,還有一些跟你關係好的,都有份。她們也都勸說讓你加進來。」

是啊,都有份,留在監區里的基本都分錢,只有我。

眾人皆醉而我獨醒,如此一來,我想自保其身,很難。

我假裝小心翼翼的問:「能有一天多少錢這樣?」

「以前你也見了,幾百到一千多,數目要看每天犯人家屬送的錢和物而定。小張,我還是勸勸你,加入吧。你不加入,你只有一條路,出去。」她半威脅的說。

我低頭拿著叉子叉一粒玉米,說:「你們趕我出去是吧?」

「我知道你有一些背景,可能是副監獄長,也可能是雷處長,但我也老實和你說,她們的保hu傘沒你想像中的寬廣。當然你也可以把我們的事捅到他們那裡,只不過,我也說了,如果是一些小打小鬧沒什麼要緊,可以讓著你,但真的是要出事,你一定是先出事的那個。」

我問:「出事,我能出什麼事?」

指導員依舊笑眯眯的說:「法律懲治外的事,例如失蹤,例如車禍,例如淹死,各種意外死亡。」

我氣道:「你這是在裸裸的威脅我嗎?」

「小張,你也可以當我是在威脅,但也可以當我是在勸告你。就兩條路,要麼一起,要麼滾。如果你想死,可別到時候說我沒提醒過你。」

「我不信你敢!」我有些嘴硬。

「呵呵小張,我記得你在鎮上曾經被人打過,前幾天也被人綁架過,後來警察意外救了你們。是吧?」

我大吃一驚:「這些你怎麼知道!」

在鎮上,我是莫名其妙撞了一個打手一樣的傢伙,被一群人圍著打,我就一直納悶他們故意讓我撞到,找借口揍我。而更可怕的是,為什麼我前兩天和謝丹陽出去被綁架她也知道!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又問。

「那些人啊,康姐和他們,還是有點認識的。」

「有點認識?有點認識,你很熟是吧?是你養的打手?」我又問。

她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康姐呢你要是對她好,她就是個好人。可是你要是想害康姐,康姐就不是個好人了。小張,你好自為之。就這麼幾條路,你自己選,後天,最多後天,給我一個答覆。要麼走,要麼留著跟我們一起,當然,還有第三條路,就是剛才說的,你可以想辦法查我們,我們也可以想辦法整死你。你是在和很多人為敵,你要想清楚。你一直在查那個殺丈夫的女犯怎麼死的,我來告訴你,她不合作,所以死。」

我手心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