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40章 分到了錢好開心

第140章 分到了錢好開心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回自己辦公室之前,我又找了沈月。

我問她什麼時候搞什麼文藝評選。

她說明天,我說到時候通知我,我也去看看。

她說好。

其實我就是想去看看,有沒有漂亮的女孩,也打發打發時間。

回辦公室的路上,腳軟的我扶著欄杆往上走,剛好遇到指導員從下面上來。

她手中拿著筆記本,看上去是剛去開會回來。

她問道:「怎麼了?」

我邊走邊說:「喝多了昨晚。」

「要不要幫忙扶你。」

我靠在她身上,說:「那最好了。」

她扶著我走上去,說:「是縱慾過度了吧。」

「是是是,酒色過度,腳都軟了。」

她笑笑,說:「送你的酒,沒喝完吧?」

「在喝。」那個什麼什麼強身健體強鞭酒,我早就忘了。

其實我不太相信那些能治什麼那些不舉之類,估計都心理作用罷了。

要是讓我相信吃偉哥能治那還差不多。

我也沒吃過,不知道吃下去會怎麼樣。

如果沒得發泄,會不會爆管而死?

扶著我進了辦公室後,她問道:「昨晚是不是和夏拉出去喝酒的?」

「是的。夏拉沒喝,我自己喝死了。」

「夏拉是個天真的女孩。」

我忙問:「指導員,我知道,可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沒有對夏拉有過什麼不好的念頭。」

她卻笑眯眯說:「小張啊,別胡亂想歪了,康姐的意思是說夏拉是個好女孩,如果你有意思,對她好點。」

我強顏歡笑:「謝謝指導員,我配不上夏拉。」

她來撮合我和夏拉?

她明知道我私生活混亂,還把夏拉推來,這不要送羊入虎口嗎?

她裝作要出去,然後又回來,看看我,然後問:「昨晚和你談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明天,記得,就明天,必須給我個答覆。」

「唉指導員,別那麼急嘛,我好忙最近,能不能讓我忙完選拔的事?」

「選拔後,你能帶走一大筆錢,是吧?」她突然說。

我一激靈,想,是啊如果我要真的走,我也真是這麼干,先拖時間不那麼快回復她,到時候把選拔的事情忙完,帶走一筆錢,老子不幹了,帶著這些錢去裝逼去飛。

康雪嘴一撇,咬牙了一下,狠狠說:「別想得美,記住,明天。如果不回復,我有辦法讓你離開監獄。你別想著那些什麼錢,副監獄長幫你也沒用。」

「康姐,我其實都想的差不多了,沒想過要走。真的,你對我那麼好,我對你真是感激不盡,感激涕零。」

「是嗎?你的意思說你想好了?」

「我也需要錢,我欠了很多錢,你知道的,我連你們捐款的錢都沒還上。還有我在外面欠了很多朋友和親戚很多錢。可是指導員,真的不會有事嗎?」我要博取她的信任。

「該說的我也已經說了。明天早上,記得到監區天台。」她出去了。

「慢走指導員。」

我要墮入火坑了。

我終於要干這些事了,我以後要有好煙好酒,有很多錢了。

可我不敢動啊。

當天晚上,我暈沉沉的倒在床,喝酒太多就是不好,一天都沒回過神來。今早起來後,也沒想那麼多,直接就走出了酒店,那個夏拉和什麼泡泡的在隔壁房間不在我也不知道。

泡泡看上我?夏拉在胡扯吧,看上我什麼?我在監獄裡,那些飢渴的女

人看上我,多漂亮我都不奇怪,但是在外面,我這個條件能有芙蓉這種看上我我都很慶幸了,還模特?夏拉就是在玩老子。

早上,按著指導員跟我說的,去了監區天台上那間屋子裡,開會。

所謂的開會啊。

我走進去,檯面上已經很多煙啊禮盒啊補品什麼的。

還有錢。

罪惡的錢,都是老百姓和女犯人們的血汗錢。

讓你們這群吸血鬼來糟蹋,干你們老娘。

指導員這種人當然不會出現在這種場合,馬隊長和馬爽組織的。

馬隊長道:「從今天起,張帆正式加入我們。」

我看著這群熟悉的同事,基本都在了,不在的也是因為去看護女犯幹活或者是站崗什麼的了。

別的監區我不知道,留在這個監區里只要不是實習生,基本全是參與了她們。

她們看到我,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來過一次了,雖然反抗過,後來還是妥協了,她們看來我就這樣的。

沈月徐男,我站到她們兩旁邊。

「小張,麻煩你上來,把外面那箱子搬進來。」馬玲還吩咐我。

「是!」

我出去外面,把一箱子的煙啊什麼的搬進來。

馬玲和馬爽幾個骨幹開始分贓,我分到了半條煙,女式的煙,五二零那種。

我給了徐男:「老子不抽這煙。」

「拿著吧,拿去換錢。」

我推給徐男,「你拿吧,不想帶這個。」

徐男也推回給我,我乾脆塞給了沈月,沈月是個見錢眼開的人,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不客氣的拿著了。

現金分到了六百多。

吸血鬼們。

看她們都很開心的樣子,是啊每天分到那麼多錢誰他媽的不開心啊,只有我和徐男,臉上露出不悅神色。

徐男靠近我小聲說:「既然來了,就假裝開心吧。別惹麻煩了。」

好吧,我強裝笑臉,分到了錢,我好開心。

回到自己辦公室,我把錢收好,然後記錄在筆記本上。

某月某日,多少錢。

下午,徐男來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