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42章老老實實搜集證據

第142章老老實實搜集證據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這幾天,幾乎每天都和指導員去監區一趟,跟著她學習做這些吸人血的事,犯罪違規的事。

我成了指導員的走狗。

她看起來對我的表現甚是滿意,覺得我已經完全被她拉上了賊船。

這天下午,我們又去了一趟b監區。

那個109監室,230在監區獄警管教和監室其他人的幫助下,把109監室管的『很好』,039鼻青臉腫的,被打了不止一次,也很聽話了,吃下去的錢,也吐了回來。

我問指導員如果她不把錢吐回來怎麼辦。

指導員只說了三個字:弄到死。

足以讓我感到她的可怕。

而且還是借用其他女犯的手弄死女犯。

到了監區辦公室,一直沒發現我前邊走著兩個女的,當其中一個扭頭過來看我時,我突然發現,是朱麗花。

她是來巡查的,不知道她是剛才沒看到我聽到我們的聲音回頭,還是一直知道我在她身後,所以回頭。

我急忙拿著手上的這七本雜誌藏在身後。

她看看我也不說話,扭頭過去走了。

真是回眸一瞥百味生。

可惜她是人家的女人了。

你若回頭就用眼神和我交流,無需太多的語言,用瞬間替代永久。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沒有牽到她的手,夢在九霄雲外的另一個宇宙,就彷彿美麗的石榴。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不知自己在夢遊,到下一個路口,是向左還是右,有誰來為我參謀。

當愛情經過的時候,我只抓到了她的衣袖,揮了揮讓她帶走了所有的雲彩。

她那回眸一瞥,好驚艷,朱麗花的確是個漂亮的女子。

就這一刻,讓我覺得我自己愛上了她。

唉,我這種色狼,看到漂亮點的女的,估計都覺得每個時刻都驚艷,無時無刻都覺得自己愛上了她。

丁靈找了我。

她說:「那個叔叔在幫我,如果幫我翻案,我就能出去了。」

「丁靈,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出去了,你能做什麼?」

她愣住了,過了一會兒後,說:「也許什麼也不能做,誰會收一個犯人呢。」

我說:「千萬別這麼想,這樣吧,你以前不是搞會計的嘛,你不能把你的賺錢的手藝弄丟了,你還是好好繼續學習會計,出去了,找一家公司好好做,應該會收的,一家不收,你就多投多幾家,多投幾十家,我就不信沒有收你的。你媽媽老相好,就是你之前老闆也估計會收你的。」

她默默點頭。

我捏了捏她的臉,說道:「還有薛明媚,你薛姐姐,她要是回來了,你也勸勸她,不要得過且過,都已經在這裡荒廢了那麼多年了,要是不學點東西,一出去,被社會淘汰,就真的一輩子都完了。」

「謝謝你張帆哥哥。薛姐姐她怎麼樣了?」

「養傷養病唄,我有空就去看看她。」

「我給你錢,你幫我買一些東西去看她。行嗎?」

「不用,你的心意她會領的。回去吧。」

「你明天來找我好嗎?」她問我。

「明天?你明天又想要了?」我吃驚說。

她不說話,低了低頭。

回到了自己辦公室,我就去找了指導員。

指導員問我:「都辦好了嗎?」

我說辦好了。

「監獄裡能做的生意,還有許多,慢慢看吧,我希望你也儘快

的了解業務。」

尼瑪。

居然說干這些缺德吸血的事情是做生意,還說成是業務。

「是指導員。我想問你一個事情。」

「說吧。」

我問道:「我認識的監區的幾個女犯,她們覺得很浪費青春,找我要一些例如會計啊之類的書,我能給她們嗎?」

「不行!我以前有沒有和你說過,以前有個女犯,把書撕了點了紙張燒了監獄。」

我說:「其實我覺得監獄應該弄一些閱讀室之類的,讓女犯去學點東西,不然出去就被社會淘汰,要教她們一些生存技能。」

指導員冷笑說:「收起你那可悲的憐憫心,犯人都不值得可憐。她們是來改造,來受難的,不是來玩,不是來度假旅遊,不是來讀大學!再說這事也輪不到你來替她們擔心,這些社會敗類渣滓,早就被淘汰,還學什麼生存技能。」

在她眼裡,犯人就是豬狗不如,連人格都沒有。

我不可苟同她的看法,但我也無法改變她的看法,行,你不願意,我到時候找賀蘭婷談唄。

居然也不讓我給丁靈帶書,我偏要帶,我偷偷帶。

我知道雖然監獄經常突擊檢查,但很多女犯還是藏得了很多東西,例如駱春芳被搜到的毒品,呂蕾之前被搜到兇器,還有其他一些零零碎碎東西更多。

至於書籍,一般就是搜到,只要和管教關係好一點,會說話一點,管教基本不當一回事。

我決定下班後去鎮上買書,那裡有書店。

會計類的書,買幾本就行了。而且我自己晚上也無聊,也要買點書來看,打發時間。

我還想知道,那幫打手,就是在小鎮上打我的,是不是還在小鎮上,是看那些紅燈區的,為什麼康雪和他們貌似那麼熟。

一個人去無聊,就去獄政科找了謝丹陽。

到了獄政科,我撒謊說b監區上次發生的那起案件,有一些問題,我想問問謝丹陽。

裡面的人就幫我叫了謝丹陽出來。

謝丹陽的胸,總是那麼惹人,當她走到你面前,就只能目不轉睛的看她的胸了。

「小色狼,什麼事?」謝丹陽走到我面前,問。

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