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43章 奇怪的那些店

第143章 奇怪的那些店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香鍋店。

點了一個雞煲,點了一些配菜。

我要了一小瓶白酒。

的確味道不錯。

旁邊一桌客人過來,有些人看過來都是看她胸的,然後再看臉。

我說:「其實不是說我跟你出來就倒霉,而是你太漂亮,招蒼蠅,他們都以為我是你男朋友。這麼漂亮胸那麼大的女朋友配一個那麼平凡的男朋友,心裡不平衡啊,都在罵好白菜都被豬拱了。越想越不平衡,乾脆揍我出氣。」

謝丹陽說:「錢進那次,是我的原因,可別的時候可不是我,那是別的女人了。你為了女人招惹了不少男人吧。」

她這麼一說,我想起來,的確是啊,為了女人我是得罪了太多的所謂情敵了,競爭慘烈,一般男人競爭女人有三種方法,一種是抬高自己搶到女人,一種是把情敵踩下去,第三種方法就是前兩種方法一起用。

其實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把別人踩下去,也無可厚非,畢竟嘛,弱肉強食叢林法則,可使用陰損招數犯罪手段,確實就無恥了。

不過人類便是如此,這是人性,管你什麼手段,牢里那麼多女人也都如此,為了拿到想要得到的東西,哪怕是犯罪,什麼手段都只是一個過程,目的就是為了得到。

吃完了後,她起來去買單,我當然不能真的要她買單,我搶著買單了。

我說:「跟你開玩笑的,哪能次次讓你買單,你就是願意,我都不好意思啊。」

「一頓飯也花不了什麼錢啊。」

「呵呵是啊,要不你包養我,然後你買單,我不搶。」

「我包養也不包養那麼丑的。」

「你整天說我講話難聽,你說的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出了火鍋店,我又戴上了帽子:「攔的士回去吧。」

「走走吧,吃了好飽。」

「要不不回去了,剛好喝了點酒,飽暖思淫yu了,去開房如何?」

「不奉陪。」

我其實也難以理解謝丹陽如何看待我和她之間的關係,說是情侶吧,又不是。

說不是情侶吧,睡也睡了雖說沒有搞,她也沒給我搞,但是她幫我手動擋了,在她心裡,到底如何看我和她之間的關係的。

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走走吧,走去那條紅燈街,看看是不是有認識的那群人。

我要她也戴上了帽子。

沿街走下去,謝丹陽是為了逛街,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而我是為了看人。

到了那條紅燈街前,謝丹陽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了,說不往下走了。

我說我想走下去看看,因為我覺得那些幫錢進綁架我們的人,很可能就是跟上次在這裡打我的人是一夥兒的。

謝丹陽問我你怎麼會那麼覺得。

我當然不會說是康雪說的,就說:「你看吧,上次打我的那群打手,和綁架我們的那一群,看來都差不多吧,短寸頭,身材基本都差不多。」

「是挺像。」

我就扯著她往下面走了。

見一個白頭髮的老頭,路過一家髮廊店,髮廊店前一個迎冷風接客女打扮得妖妖艷艷,扯著白頭髮老頭進去,白頭髮老頭進去,出來,又被扯進去,然後他又出來,我和謝丹陽就站在那裡看。

謝丹陽說:「打賭,他一定會進去,不過是不好意思。」

我說:「看這老頭,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學者或者老師退休,肯定不會進去。」

「那我們打賭呀。」

「行,兩百塊。」

第三次被扯進去後,老頭就不出來了。

謝丹陽笑了:「給錢。」

我鬱悶的掏出錢給她:「你怎麼那麼肯定老頭進去?」

「看他出來的時候,就不是很堅決,裝的,裝的迫不得已被拉進去出不來。這種男人最虛偽,比直接衝進去的還虛偽。」

想來,我還是學心理學,也學過肢體心理學,但是女人天生有觀察肢體語言的能力,比男人強十倍。

我說道:「還是你厲害。」

突然見也是那家店過去的兩個門店,有幾個人穿黑色衣服牛仔褲走過來,我急忙對謝丹陽說:「謝丹陽你看看看那個,那幾個黑色衣服,短寸的,後面那兩個是不是很眼熟。」

謝丹陽看了一下,說:「是,就是麵包車上壓著你的兩個男的。」

「果然。」

綁架我們的人,和打我的人,是一夥兒,康雪說的是了,不然他們怎麼那麼巧出現在這裡。

康雪竟然還有黑社會背景。

我拉著謝丹陽到了銀行的角落,看著那幾個打手,他們走過幾個店後,進了一個小巷子里。

我急忙過去。

謝丹陽拉住我:「別去了!」

我說:「我要看看,他們到底什麼來頭,是幹什麼的。」

謝丹陽擔心道:「你等下被發現了,就麻煩了。」

我拿開謝丹陽的手,把一袋書給她拿,說:「你等我,我去去就來,我就看看。」

「哎呀你別去了!」

「怎麼了擔心我被打死嗎?」

「說了不要去。」

我跑過去了。

跟著進去了小巷子裡邊,巷子不大,寬兩米左右,很長,頭上寫著什麼什麼旅館什麼住宿,電話什麼的。

穿進到最裡邊,到了一個樓閣前,還有一家一家的旅館和髮廊。

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全都是紅燈區。

順著看上那個關著門的閣樓看上去,是一棟三層的小樓,閣樓上,似乎就是旅館的房間。

我過去,在登記處那裡,問那個妝畫的很濃的女人:「請問,這裡是住宿的嗎?」

「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