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58章 敬佩的目光

第158章 敬佩的目光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自己搞的選拔女犯群眾女演員的事,也讓不少人心懷嫉妒眼紅,還有一些好人的心中,我名聲也都臭了。

罷了罷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了。

下午,帶著女犯們,就是選拔來的女犯們去給副監獄長賀蘭婷審核,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指導員通知了我,我跟指導員說要她幫我找人押送犯人過去禮堂里讓副監獄長審核,她說已經跟監區副隊長馬玲說了。

馬玲,又是馬玲馬爽那幫人,我最不喜歡打交道的就是這幫傢伙。

我過去了b監區,過去看我們監區挑選出來的十五個女犯,應該沒問題了。

馬玲看著我,一臉怨憤,她本身對我已經夠怨恨,再加上眼紅嫉妒我這次可以選拔女犯,撈了不少錢,估計晚上氣到睡不著。

我說:「馬隊長,可以走了。」

馬玲對著女犯們吼一聲:「走!趕緊點!我還有事要忙!」

馬玲看來是非常的不願意配合我的工作。

一路往禮堂而去,走在中間的丁靈想走慢一點跟我說幾句感激的話,馬玲以為丁靈東張西望的拖拖拉拉,上去就踩了一腳,踩得丁靈差點跪下,丁靈啊的喊疼了一聲。

馬玲罵道:「草泥馬走不走!不走就滾回牢房裡!」

她這是把對我的怨憤轉移到女犯們的身上。

我怨恨的看著她,老子真想上去給她幾巴掌。

丁靈喊疼了一下後,也不敢看馬玲,她知道規矩,被打,只能認挨,不能顯示出任何怨憤的樣子和表情,否則只能換來更慘烈的毒打。

丁靈往前疾走,馬玲卻喋喋不休的罵著上去又飛了一腳:「心裡不爽是不是!我看你是找打!」

她知道我和丁靈關係還行,這他媽的擺明是要踩我的臉。

我疾走上去,要拉住她,如果她再踢,我就算不敢不能打她,也要拉住她。

一個新來不久的女犯開口不服氣的對馬玲道:「你憑什麼這麼打人啊!」

大家都看向了這個女犯,原本那些假裝看不見聽不到的女犯,也全都看向這邊,看是哪個女犯膽子那麼肥,敢和馬玲對上。

這個女犯我只知道是新來的,剛好趕上我們這次選拔女演員,她就報名參加了,和丁靈關係也還行。

長相不錯,李冰冰那種類型。

當然,只是說像那種類型風格,並不是說她長的很跟李冰冰相似。

她是打抱不平了,我心裡為她感到擔憂。

果然,馬玲冷笑一聲,過去道:「你是什麼編號,哪個監室?」

李冰冰沒回答,馬玲大聲道:「我在問你話!」

李冰冰義正言辭說道:「我不回答,你難道能打我?」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死啊。

這新來的在監獄管理人員面前,分為兩種人,一種是夾起尾巴做人,識時務者為俊傑,一種是不服氣,和管理人員對上,之後漸漸的被打到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

這李冰冰,估計也是後一種。

我過去對李冰冰說道:「你,給我歸隊!趕緊!」

她卻不知道領情,對我怒道:「你也是一條狗,搶劫女犯的狗,總有一天,你也會進去男監獄

,你們這幫為非作惡的認,也全部進來和我們一起。」

那些女犯們的表情和眼神中,露出對李冰冰的頂禮膜拜之情。

我說:「我很佩服你,你真是夠大膽,麻煩你回去歸隊。」

我已經很客氣的暗示她讓她歸隊,因為不光是馬玲,馬爽,還有其他的押送的管教們,已經開始摩拳擦掌。

馬玲一巴掌就扇了過去:「我現在就和你們在一起!只不過你們永遠是犯人!」

這巴掌打得清晰作響,馬玲是卯足了勁,我聽著心裡都感到疼痛。

接著馬爽也上來,掄起拳頭就打,幾個跟隨馬玲的管教們獄警們也圍上來,對著李冰冰就是拳打腳踢。

我急忙鑽進去,護著李冰冰,拳腳落在我身上,我抱住她:「都別打了!」

她們急忙收了手。

馬玲問我道:「張帆,你這是幾個意思?」

我說:「都別打了!我沒什麼意思馬隊長。」

她囂張的挑釁我道:「是不是覺得你翅膀很硬,這女犯,不聽話我教訓教訓她,你想擔保她?」

那個女犯李冰冰推開我,臉都紅了,丁靈急忙過來扶著李冰冰,馬玲一巴掌扇過去給丁靈:「想造反了?批准你來多事了嗎!」

我一把抓住馬玲的手。

馬玲惱火道:「放開!」

我說:「馬隊長,我沒想過要袒護誰,但是我是負責選拔女犯的,還要送去審核,你這麼打,打傷了打腫了,我對副監獄長如何有交代!」

馬玲冷笑:「哼,哼哼。用副監獄長來壓我?」

我放開她的手:「我沒那個意思,我只是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可以嗎馬隊長?」

整個監獄裡,沒有說被管教打,而女犯能有還手的份,這是潛規矩,千百年下來的規矩,而管教,也不能護著她們,除非你家親戚。

好多女犯對我投來敬佩的目光。

馬玲轉身往禮堂走了:「趕緊點!別耽擱了時間!」

她還回頭惡狠狠看了丁靈和李冰冰一眼。

估計以後丁靈和李冰冰,少不了被她折騰了。

無奈的是,我也沒有組織起培養起我自己在監區里的勢力,如果監區里有多幾個如徐男這樣的我的自己人,我就可以讓她們幫忙照顧著丁靈一點了。

大家一起往前走,李冰冰似乎並不明白,也不領情,依舊冷冷瞧我。

我對丁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