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62章 表面的尊重

第162章 表面的尊重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指導員斜眼看看我說:「之前不是說好了,到我們家吃年夜飯嗎?夏拉也不回去。」

我說道:「不是吧,夏拉也不回去啊。這大過年的,能回去陪家人,不回去不好吧。」

之前看針孔攝像機,知道夏拉的父親拋棄了她和她媽媽,夏拉來到這裡後,就一直跟著康雪,如果說康雪不回去,因為忙,這情有可原,可夏拉不回去陪媽媽,這無論如何說也說不過去。

指導員說道:「夏拉她媽媽大年初三才放假,夏拉也是大年初三回去她家。」

我說:「哎,那,那好吧。」

其實我還是挺想著去陪薛明媚和丁靈過年,可現在指導員不同意,我也沒辦法。

我問:「那明天下班就過去嗎?」

指導員說:「是。我讓夏拉先把飯菜準備好,這下班後就直接過去吧,明晚我可能吃完年夜飯還要回來,有事。」

我就隨口問:「什麼事。」

突然覺得自己多言了,急忙說:「對不起指導員,我多事了。」

她說:「沒關係。也不是什麼事,就是要加強監獄的安全管理,這明天大年夜,犯人的情緒一定不好。」

指導員現在對我的態度是非常的好啊,為了套我的話,連自己的威嚴都可以放下。

我說:「那真是辛苦指導員了。」

她說:「沒辦法啊,太多事情了,最怕的就是dong亂,一旦亂起來,那可是夠麻煩的。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報導,零七年xx監獄大年夜跨年發生犯人dong亂,死了好幾個管教,獄警,武警,最後還好,增援的各個單位的公安幹警和軍隊把dong亂壓了下去。如果犯人都跑出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我咂舌道:「那麼亂啊。」

指導員嘆氣說:「選擇了這份工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平時別的時候有時間,但是過年一定是沒得時間的。我放你兩天假,沒關係的,你在監獄也沒其他事,你可以陪陪夏拉兩天再來上班。到初三吧,夏拉回去,你也回來吧。夏拉一直說想和你吃飯,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意思。」

這話講的,真是夠虛偽的,不過我想想夏拉的大長腿,心想,來吧,兩天,夠我玩的了。

便說:「謝謝指導員,那我就遵從你的吩咐了。」

她對我笑笑。

告別了指導員後,我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會兒後,來了電話。

是賀蘭婷的,告訴我說等這兩天過去後,我們監區再找一個替換了丁靈。

我輕輕告訴她丁靈被整受傷的前因後果。

沒想到被賀蘭婷大罵一頓:「你為何去招惹她們!我讓你低調,讓你融入她們,不是讓你去抵抗,去對抗。」

我委屈說:「可她這樣對待犯人,我自己看著都於心不忍。」

她說:「忍一切所不能忍!你看你直接和她對抗,又能好到哪裡去,她不照樣整你,難道我現在直接出面收拾什麼馬隊長嗎?這只會打草驚蛇!你怎麼那麼天真單蠢!」

我委屈的又說:「哎罵吧,罵夠了嗎?那你

告訴我,怎麼辦?」

賀蘭婷說:「能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我讓你融入她們,你要在她們面前表現你是和她們一起的,比如她打丁靈,你上去幫忙踩她幾下,裝也要裝出來。你和她們相處,要使用謙卑的語言,要給她們送禮,要點頭哈腰,讓她們覺得你和她們是一起的,討好她們就是為了得到利益。你懂不懂?這麼簡單還要我教你!」

我說:「好了好了,我已經讓徐男去給馬玲送煙了,估計很快就有結果。我會按照您的吩咐做的。」

賀蘭婷說:「爛泥扶不上牆。」

我有點不爽了:「哎你夠了啊你!」

她問:「明天大年三十,想怎麼過?」

我心想我還能怎麼過,如果我能去陪薛明媚,我倒是直接和薛明媚睡著過,如果我一個人,我就自己去找王達喝酒過,可現在我已經被康雪叫去陪夏拉,那就陪夏拉唄。不過賀蘭婷關心我如何過大年夜,我還是挺開心,便問她:「表姐,那你想怎麼過?要和我兩個人過嗎?你是不是要請我吃大餐?」

她冷哼了一聲說:「你會錯意了。我想讓你去小鎮上監視康雪,據我所知,她已經和監區長說好大年夜去小鎮上過。一定有什麼事情。」

我說:「我倒還以為你是在叫我過年關心我,靠,你就這麼忍心對待我?」

是啊,康雪說大年夜要來監獄守著,不對啊,我又問:「康雪剛才和我說,大年夜要來監獄守著,怕dong亂,怎麼你知道她們要去小鎮上的?」

賀蘭婷說:「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我自討沒趣,說:「行,不告訴也行,但我實話告訴你,讓我大年夜去跟蹤別人,你想得美!我說,我已經裝了監控針孔攝像機,她要是過去我也照的到。」

賀蘭婷說:「她進去裡面你照得到?她進去房間做什麼事你照得到?她要是干不法的事情你照得到?」

我有點不高興了說:「你這是幾個意思?我不要命了嗎,那裡面到處是攝像頭,我還跑進去跟蹤,萬一我被人弄死呢。靠,你讓我心涼了。」

她沉默了一下,說:「好吧,是我不好。那明天,明天,隨你吧,你愛怎麼怎麼。」

我說:「這才像個表姐的樣子。」

賀蘭婷又問:「既然如此,那你明天要怎麼過?」

我馬上問:「是不是要叫我一起吃飯?」

她說:「隨口問問,別想太多。」

我說:「明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