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65章 互相算計對方

第165章 互相算計對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謝丹陽氣氣的說:「這不怪你,這是我媽,我爸也軟弱,從來不敢說我媽一句!爺爺奶奶在,她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覺得你一定想到過,要是誰娶了我,一家子一定被我媽媽鬧得雞犬不寧,特別有了孩子。對吧?」

我呵呵的說:「你想多了丹陽姐,我可沒敢想過要娶你,至於哪位有那麼好的福氣娶到你,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未來老公腦子裡的想法。」

她說:「什麼時候你也學到官場那些油腔滑調的東西。」

我說:「沒辦法,身在其中,身不由己啊。丹陽姐,你還是回去吧,不要為了我弄成這樣。」

謝丹陽說:「我不回去,除非我媽給我道歉。」

剛說完她媽媽打了電話過來,張口便說:「你這耍什麼脾氣?一家人都在你就耍脾氣,你還不給我好臉色看了!」

謝丹陽直接掛了電話。

苦笑了一下看我。

她的肚子居然也咕咕叫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看我。

我說:「原來漂亮的美女肚子除了生孩子,餓的也會叫得比我們難聽。」

她說:「那走吧,我們隨便找個地方吃點東西。」

電話又打了過來,謝丹陽直接關機。

她開車的時候,我看著她的胸脯說,「能不能夾著筆。」

她面無表情說能。

我說真想試試。

她說下次可以試試夾著你那裡。

聽得我一陣激動,都有反應了,連聲說謝謝。

她說:「別太激動,和你開玩笑的。」

我沉下臉:「騙子。女騙子。」

她笑了:「你不知道女人的話都不能相信嗎。」

我說:「騙子。」

兩人逛了好幾條街,到了一家車站對面的簡餐店吃了一人一份紅燒排骨套餐。

然後就各自散了。

她問我要不要送我去和家人吃飯,我當然說不用,畢竟我是騙她的,然後說:「回去後別和你媽媽吵架了,她也真的是為了你好。」

她說:「好了你也不要廢話了,聽了太多了。那我走了,新年快樂,改天見。」

我說:「路上小心,好好過年,不要吵架。」

謝丹陽走了,我攔了計程車,去了康雪家裡。

在樓下也買了一些東西,一箱王老吉,一箱水果,一些菜,還有兩瓶紅酒,三百六十的紅酒。

你喜歡喝,老子灌死你再繼續折騰你,再買多兩瓶,怕康雪在,不夠喝。

買單的時候,買了兩盒十二個裝的套,夠不夠用,夠不夠用,整死你,就算自己先死也要整死你。

我要在整女人中跨年。

一個人拿不了那麼多,便讓超市老闆叫個送貨員幫忙送上去。

夏拉一個人忙著做菜,說話她的手藝實在不咋地,不過好在用了點心,儘管並不是太用心,見到我的時候,夏拉笑笑說:「你來了。」

我說:「是的,我來了。」

她看著我和送貨員拿進來的那麼多東西,說:「來就行了,不用拿那麼多東西啊。」

我說:「就是一點點東西,不多不多,這過年的,不買東西也不好啊,反正我們都是要吃要喝。」

送貨員走後,我換好了鞋子,問夏拉:「你表姐呢?」

她說:「哦,我表姐說她今天沒有時間了,要在監獄裡忙,就我們兩人了。」

我心想,康雪在監獄裡忙?忙什麼毛,賀蘭婷說康雪今晚可是要去鎮上幹什麼事,讓我去跟蹤。

不過我實在不想去,這大年夜的,都不得讓我消停安寧一下

子。

夏拉忙著,我說我去幫忙,她說不用了。

我看著桌上四個菜一個湯,有魚有肉,還有蝦,煮過了頭,看起來紅得有點老。

我把買來的東西放好,在客廳看著夏拉在廚房裡邊忙活,在炒菜,專心致志,她系著圍裙,長發垂下及腰,屁股微翹,長腿筆直。

我突然生了淫y之心。

直接撕開一個套子,過去從身後抱住她,她呀的叫了一聲:「幹嘛啊!」

我說:「你忙你的,沒幹嗎。」

接著解了她皮帶拉下她褲子,她啊的大叫一聲:「不要啊!」

我可不管她,快速的套上就開始。

她慘叫一聲,然後手拿著鍋鏟抓著壁櫥,我在後邊折騰起來。

她關掉了燃氣,呀呀只叫。

十幾分鐘後,最後刺激中我完蛋了。

我去衛生間洗了一下,然後回到客廳,點了一支煙,躺倒在沙發上,這才是人過的日子嘛。

夏拉有些腳軟了,她做完了這個菜,後面兩個菜就隨便倒在一起炒炒幾下就出鍋。

我看著她,臉蛋微紅,表情有點不悅,畢竟我沒有qian戲也沒經過她同意就這麼折騰她,我問她:「怎麼了,是不是像是被我強著來了。」

她臉上神情先是閃過一絲不悅,接著很快恢復,估計想到了她自己身負重任,要整死我吶。便說:「誰讓你不給我一點心理準備。」

我說:「看你,從身後看你,那麼迷人,受不了了。在裡面關久了,頂不住。」

她把菜,碗筷放整齊,我開了酒,說:「你很少做菜吧。」

她說:「是很少。」

我打擊道:「怪不得看起來不怎麼樣嘛。」

她心裡一定不舒服,說:「將就吃唄。」

我倒了酒,高腳杯倒滿滿兩大杯,舉起杯子,說:「來,祝我們新年快樂!」

然後乾杯。

她喝完了,我也喝完了。

這還想搞死我嗎?你自己要先死吧。

吃了一點菜,我倒了酒又要舉起杯子,她說先不行,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