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68章 心花怒放了

第168章 心花怒放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下車後,在人海中,我們穿過一輛又一輛車子。

走向一個角落的餐廳。

她試圖牽著我的手,我掙脫開了,不想讓人家謝丹陽家人看到,省的大家都麻煩。

謝丹陽的老媽也不是個好惹的貨色。

到了餐廳裡邊,找了個角落的地方。

夏拉想坐左邊靠窗,因為那裡看到花田,一大片的很漂亮,想拍照。

我呢,生怕這個點人家謝丹陽一家剛好上來這裡的話,就不小心撞見就不好了,就想坐角落,夏拉執意坐在左邊窗口,我說:「那你坐左邊窗口,我坐角落。你看花田,我看人海。」

說完我走到角落坐下,叫服務員上菜,點了一個西紅柿炒蛋,媽的一份五十八。

服務員問我還要什麼,夏拉過來了,悻悻然過來了,看起來怏怏不樂,坐在了我對面。

服務員問夏拉和我是不是一起的。

夏拉說是。

與此同時我說不是,她是坐窗口邊那裡的。

夏拉看看我,服務員大概猜出來我兩是情侶吵架,便問夏拉:「小姐你吃點什麼?」

我說:「她自己會點,麻煩你先上我的西紅柿炒蛋,我就要這個我只要這個不要問那麼多,然後給我一碗飯一雙筷子一杯水就好不要再廢話可以嗎麻煩你了謝謝你新年快樂你辛苦了。」

服務員點頭一下,合上菜單走了。

夏拉委屈的看著我,我懶得理她,抽煙。

她自己去讓服務員點了兩個炒菜,然後過來對我說:「我只是建議坐那裡,你生氣幹什麼?坐一下那裡不好嗎,你這人真怪,為什麼一定坐這裡。是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說:「我很高興你記得我的原則,我想坐在這裡,沒其他原因,我說了你可以去坐在那裡!別廢話。」

她沒說話了。

她自己跑去窗邊照相去了。

一會兒後上菜了,我自顧自的吃起來,也不叫她。

她回來後,坐下,也餓了,開始吃。

吃了差不多她說:「那我們再去拍拍照片好嗎?」

我說:「好,但飯錢你出我就去。」

夏拉嘟囔道:「你不是說你請客嗎?」

我說:「我是說我請客,但我請客了我就不想去拍照片了,你要是請客,我一高興,估計就會去。」

她和我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叫服務員來買了單,買單後她說:「我別的人對我像寶一樣,你對我像草一樣。」

我說:「是的,你就是讓我草的。你跟我在一起既然那麼不高興,應該想和我分開了吧?」

她沒說話,服務員看不下去了,勸道:「哎帥哥,人家好歹也是你女朋友,不要那麼凶嘛。你那麼好那麼漂亮的女朋友,跟了你是你的福氣啊,對自己女人好點沒什麼你說是吧。」

我說:「我覺得有什麼!我靠我做什麼怎麼對我女朋友還要你來管我?你看不下去你泡她和她搞同性戀好了。新年快樂,封你一個紅包。謝謝你的多管閑事,再見。」

我拿了五十塊錢給了服務員,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我以為夏拉會跟那多事服務員多嘴幾句,沒想她直接小跑跟著我出來了。

跟在身後,她想牽牽我的手,想讓我不要生氣,我說:「手機拿來。」

她問怎麼了。

我說:「拍照啊。」

她高興說好,然後跑向花田。

拍了一個多鐘頭的照片後,我累極了,坐在田邊抽煙。

車流終於慢慢的蠕動往回去的方向

開。

夏拉看著她一張一張的照片,甚是滿意。

她手機響了,手機屏幕顯示,大雷老闆。

大雷老闆,我不認識。

夏拉接了電話,那人好像是看了夏拉發的朋友圈,知道夏拉在花田,想邀請夏拉現在去他的休閑庄那裡坐坐喝茶,說是離這裡不遠,就在回城的路上。

夏拉掛了電話後對我說:「這是我朋友,他是一家服飾代理商的老闆,在這裡也開了一個可以玩樂的休閑庄。」

我說:「你跟我說這個幹嘛?老子對他不感興趣。」

她說:「不是,我是叫你一起去。這個男的年紀不大,長得不錯,家裡有點錢,可他可厲害了,不靠家裡,靠自己,白手起家,短短几年就身家千萬了。以前想送我一套房子,我沒有要。剛才發了朋友圈,他看到了,邀請我去坐坐。」

言談舉止中,我隱隱約感覺夏拉拿出這個男的來和我對比,意思就是告訴我說:看,你張帆對我夏拉這樣子,我夏拉不照樣那麼多男人喜歡,哪個不比你強,送車送房的。

我看著得意洋洋的夏拉說:「那你去坐唄,用力坐,狠狠坐。我先回去了。」

我也不等她答我,我就站起來走了,她問:「那你怎麼回去?」

我說:「我去坐車也行,走路也行,拜拜。」

我走了沒幾步,她跟了上來,有點投降的意思,說:「我和你回去吧。」

以前我低三下四對女人,什麼尊嚴啊,丟人啊,全都沒了,我現在反正女人多,跑了你夏拉我也不會太在乎,反正女人多,愛走就走,我決不妥協。

夏拉看我這幅樣子,她先妥協了。

我說:「沒關係,你去和你的老闆坐坐。」

夏拉拉著我的手,說:「好嘛不生氣了,我們回去吧。」

我說:「真沒生氣,那行,送我回去。」

夏拉忙問:「送你去哪裡?」

我說:「監獄啊,能去哪裡。」

夏拉說:「那我呢?」

我說:「我怎麼知道你要去哪?」

夏拉忙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