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69章 表面看起來的好事

第169章 表面看起來的好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正昏昏欲睡時,感覺車子慢慢停靠在了路邊。

接著,夏拉碰了碰我的手。

我推推開她,她的手又伸過來:「對不起嘛。」

有些女人就是像貓一樣,你跟她見第一面,你若是衝上去要抱抱貓,她反而怕的逃離,但是你不理她不睬她,她會自己貼上來,你輕輕推開她,她卻更要想靠上來,然後你再接受她,她就安靜的願意貼在你的懷中,任你撫摸擁抱。

我睜開眼睛看看夏拉:「不用說對不起,你什麼都沒錯,我們性格不適合在一起玩。」

夏拉摸了摸我的臉龐,說:「那你接受我的道歉了?」

我說:「算是吧,麻煩你送我到孔寧路孔府酒家,我還要去吃飯。」

夏拉問我:「那你今晚不和我一起吃飯了?」

我說:「改天,今天沒空了。」

她說:「那你去吃一個飯,然後回來陪我不行嗎?」

我斬釘截鐵的說:「不行。」

她只好說:「那明天呢?」

我說:「明天再打電話吧,快點吧。」

夏拉送我到了孔府酒家。

我下車後說了聲謝謝,便走了。

她在身後囑咐道:「少喝點酒,明天記得給我打電話。」

我哦了一聲。

進了孔府酒家,給謝丹陽打了電話。

謝丹陽下來接了我上去。

她爸爸媽媽已經在包廂了。

大家打過招呼後,謝丹陽爸爸道歉說:「昨天呢,是我們不好,是我不好,讓小張你先走了。」

他是不敢把責任推到謝丹陽媽媽身上,昨天明明是謝丹陽媽媽過分的。

謝丹陽媽媽一副唯我獨尊我沒有錯的樣子,看來,謝丹陽說她媽媽意識到自己錯了,完全是瞎扯。

我說:「呵呵,沒什麼的,我昨天剛好也有點事情去忙了。」

謝丹陽父親招呼我坐下,我坐下後親自給我倒茶,我當然不敢勞煩他,搶過來替大家倒茶了。

一會兒後,他們點的菜就上了。

四菜一湯。

沒有蝦蟹,有平時的家常炒菜。

謝丹陽父親跟服務員說拿兩瓶啤酒,謝丹陽媽媽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說一瓶。

謝丹陽媽媽說道:「喝什麼酒?」

謝丹陽父親訕笑,說:「這小張要喝嘛。」

他看著我徵詢我的意見,我正想說那就來兩瓶,謝丹陽媽媽說:「小張天天在監獄上班,他在裡邊能有酒喝嗎?學會喝酒又有什麼好,還是別喝了。」

謝丹陽父親忙說:「今天大年初一,圖個高興。」

謝丹陽媽媽道:「你什麼時候不高興了?」

我急忙打圓場:「來飲料,我也想喝飲料,阿姨你想喝什麼。」

謝丹陽媽媽說:「你們喝吧,我減肥,我喝湯。」

我對服務員說:「來四瓶王老吉。」

跟這種人在一個家子裡邊,不被她鬧死才怪。

謝丹陽有些不高興了:「媽,今天大年初一,爸爸和張帆喝點酒你也要管嗎?」

謝丹陽媽媽正想開口就罵,也許想到了昨天罵跑了謝丹陽,便沒好氣的對服務員說:「王老吉不要,來一瓶啤酒。」

草。

上了一瓶啤酒,倒了一人一杯。

我,謝丹陽,謝丹陽父親。

謝丹陽乾脆叫服務員再上三瓶。

謝丹陽父親臉上這下高興了。

謝丹陽媽媽不高興了:「等會兒喝多了別上我車,一身酒氣。」

謝丹陽看著她媽媽說:「媽媽,你打的吧,我們都一身酒氣。我開來的是我的車,你的車沒開。」

謝丹陽媽媽臉上掛不住:「你這是在幹什麼?」

謝丹陽說:「媽媽你不是說有話要和張帆說嗎,說完了我們趕緊走吧,酒也不要喝了,費錢傷身而且有酒氣,你回家了聞到也不舒服。」

謝丹陽直接噎了她媽媽說不出話。

謝丹陽媽媽住了嘴。

我給謝丹陽媽媽倒茶,然後敬酒說:「叔叔阿姨,新年的第一天,我祝叔叔阿姨身體健康,順順利利。」

我先干為敬,謝丹陽爸爸也喝完了,不小心滴出來一點,她媽媽卻對謝丹陽爸爸說:「好像沒見過酒一樣。」

我若是謝丹陽爸爸,早就被氣死,不被氣死也離婚了,真不知道他為什麼那麼能忍,而且還臉上笑眯眯的。

我吃了一些東西,然後給謝丹陽父親發煙,他看了看謝丹陽媽媽,忙擺手說不抽不抽。

我點了煙,謝丹陽媽媽有點不高興,說:「這包廂小,一抽煙滿包廂都是煙味,我衣服剛才剛換。」

我狠狠抽了一口真想說:「那你出去外面去。」

想了想,還是忍住了,看看謝丹陽,把煙滅了。

謝丹陽說:「抽吧沒事,我看我媽她是不是要翻桌子。」

謝丹陽媽媽一聽自己女兒一點面子也不給,發火了:「你這幾天是不是有病,就專門和我對付?」

謝丹陽說:「你為什麼總是要別人聽你的這個那個,覺得這樣子就是對人好?」

謝丹陽媽媽道:「我怎麼不好了?我讓你爸不喝酒,對身體好,我讓你晚上不要出去玩,是擔心你的安全,我讓小張不要抽煙,不止是我怪衣服臭我聞不了煙味,小張抽煙多了對身體有什麼好處?」

謝丹陽說道:「你說的都覺得自己是對的,那就不要談了,我回去上班了,張帆我們走吧。」

我早就想走了,跟著謝丹陽站了起來,謝丹陽爸爸急忙過來道:「丹陽,小張,你媽媽是這樣的,也是為你們好啊,你們先坐,吃完再走也行。」

我看著謝丹陽媽媽那副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