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71章 從演戲到真格

第171章 從演戲到真格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問謝丹陽:「你今天晚上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沒事吧,不就是被媽媽罵幾句,過了就好了。其實她也是為你好。」

「沒什麼。」謝丹陽說。

兩個人坐了好久,卻都默默的都不說話,我悠悠的點了一支煙,說:「有點冷,要是不說話的話,我們走吧。」

「嗯。」

她站了起來,我跟在她身後。

她看到我忘了拿手機,拿著我手機說:「我就想扔掉你手機進河裡。」

「幹嘛呀,它和你有仇啊。」我問謝丹陽。

「我就討厭它,是不是裡面還有拍我的丑照片。」她作勢要扔掉我的手機。

我要搶我的手機:「那我不能讓你得逞了。」

然後搶著,她躲著,不知怎麼的就從身後抱住了她,抓住了她的手,摸到了她那裡,她呀的一聲,我就拿到了我的手機。

她回頭看看我,看我沒有收手的意思,就自己靠在了我的懷中。

靠了短短的幾秒鐘,有個搞衛生的穿著紅外馬褂走過來盯著我兩,她說:「我們走吧。」

然後低著頭往前走。

我跟著她出去了。

謝丹陽說:「我們兩個怎麼看都不像是正正經經來看煙花的。」

我問:「怎麼看不出來的?」

謝丹陽說:「我們像是見不得光出來偷情的那種。」

「是你自己這麼覺得吧。」我說。

謝丹陽說:「不是我這麼覺得,我們本來就是,從演習到真偷情的吧。」

我舉起手指,說:「我發誓我沒和你偷情,也沒對不起徐男。雖然謝丹陽這貨挺好,但我可還真沒搞過謝丹陽。」

「讓你搞,才怪!」謝丹陽不停留,往前走。

我喊道:「你可說給你發照片你要幫我那個啊!」

謝丹陽說:「全發來再說!全部刪掉我才給你那個。」

我說:「靠,我要挾你你都這樣食言了,更何況是我真刪除了你更食言了。」

我們上了車,開出來,路過剛才那一男一女激情的車子那個位置,那個車子已經走了,地上一堆紙巾。

我說:「先送我回去吧。」

謝丹陽說:「好。不過我不想回家,也不想送你回去。」

她賭氣一樣的說:「那都不要回去,去住酒店。」

我說:「這個可以。」

謝丹陽斜著頭問我說:「那你不要回去了,你今晚就陪著我住酒店,怎麼樣?」

我笑著說:「你怕我不敢嗎,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又有什麼不敢的,不過我可警告你,你可不要趁機對我動手動腳,我可是正經人家的好孩子。」

「哼,你還正經。」她不屑的說。

車子慢慢的路過一些酒店,我都會問她,這個怎麼樣這個怎麼樣。

好的酒店,上星級的上檔次的,她都搖頭,結果到了一家情調旅館之類,她開心了:「這個這個!」

車停在門口,我說:「不知道這裡有沒有情趣的房間。」

很顯然她不懂什麼意思:「什麼房間呀?」

「不知道有沒有房!走吧!」我大聲在她耳邊叫道。

她看看我,然後跟著下車。

走進了旅館裡面,謝丹陽跟著我,關了門後,她卻不跟著我到旅館的前台,而是站在門邊,看著牆上的幾幅畫,前台給我看每個房間的樣式,我看著這些房間,都挺有情調,我要了一間最大的房間。

在電梯裡面,我看著低頭看著手機的謝丹陽,看了一小會兒,她抬起頭來看我:「你怎麼老是這麼看我。」

我笑著說:「那你要我看什麼。」

「隨便你,總之不能這樣看我。」

到了樓道,我順著找下去,在最角落裡,找到了房間,進了房間。

雖然說是最大的房間,但畢竟只是旅館,和上星級的酒店沒法比,房間並不是太大,但很溫馨。

我把東西一放,點了一支煙。

她也放著東西,然後對我說:「你還是少點抽煙,煙對身體沒什麼好處呀。」

我說:「哦。」

然後她說:「我好累,那我先休息了。」

她把外衣脫了說。

我沒說話。

她看了看房間,然後才吃驚的說:「啊呀,這裡,只有一張床嗎?」

因為房間的布置是進了門後,裡面有隔開,把床隔在裡面,而我坐在這裡,是一個小客廳類似的。所以,她進來後沒有看到床,走到了裡面才見只有一張床。

我對她說:「我問了前台,前台說這裡沒有什麼雙人間,你看這個旅館也知道,就是一些情侶專門找來搞一晚上的情趣旅館。」

她看看我,然後看看床,走上床去,開了等,透過隔開的中間玻璃,看到暖洋洋黃色的光。

還有她的丰姿秀美輪廓。

從輪廓上看,她真的是十分誘人。

我靜靜的又點了一支煙,抽了好幾口。

「你還抽煙呀,還不困嗎?」謝丹陽對我說道。

聲音從玻璃那邊穿過來。

我說:「你晚上睡覺前都不用洗澡的嗎?你怎麼那麼臟?」

她氣道:「你才臟啊!這裡只有一張床,而且是這樣的,讓我怎麼洗嘛。」

我笑著說:「快去洗吧,我不過去就是。不然等下我舔你全身會覺得噁心的。而且我又不是說沒看過你身子。」

謝丹陽罵著說:「你怎麼老是這樣子的哦。」

罵完,她又爬起來去洗澡,十幾分鐘後,她洗澡出來,還穿著進去時的衣服,我說:「怎麼不披著浴巾,還穿著衣服?」

她說:「你怎麼看見的?」

我說:「透過玻璃可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