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74章 也食人間煙火

第174章 也食人間煙火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走向公交站。

我想著今晚我要去哪裡過好,要不要找謝丹陽睡一睡?

或者是找夏拉睡一睡,算了,夏拉固然身材好,腿長,可玩弄價值高,但不如謝丹陽,謝丹陽讓我摟著就感覺特別的舒服。

只是謝丹陽這女孩脾氣雖然比夏拉好,但這個人也特別的性格怪,我約她她不一定出來,而且每次和她開房或者什麼的,都是一種水到渠成順其自然而成的,強扭的總不如意。

手機卻是響了,一看,一個陌生的號碼。

是誰?

我接了,但我不說話。

對方開口了:「新年好張帆。」

我聽出來了,是李洋洋父親的聲音。

奇怪,他為何給我打電話,我說道:「新年好叔叔。」

他笑笑說:「你聽出來我的聲音吧。」

我說:「當然聽得出來李叔叔。」

他說:「你現在有沒有空,我們聊聊。」

我說:「我?應該有吧。不過現在那麼晚了,已經九點多,你現在還有時間嗎?」

他說:「我在你左邊車子里。」

我一轉頭,是的,李洋洋父親的車子就停在公交站出口的路邊停車處。

他招呼我上車。

車上只有他一個人。

我開了車門上了車,奇怪的問:「叔叔,這麼晚,你怎麼在這。」

他說:「出來辦點事,車子停在這,上車剛好看到你。」

我說:「呵呵真巧啊叔叔。」

他開車上了路上:「有空吧,我們隨便聊聊。你去哪,叔叔送你。」

我說:「嗯?送就不必了,叔叔要是有什麼吩咐,在這直管吩咐就是,只要能做到,我盡自己能力。」

他笑了笑,給我遞了一支煙,我急忙婉拒:「叔叔不要太客氣,我自己來就好。」

我自己拿了一支煙點了。

他乾脆把車停在了路邊,說,「既然如此,就在車上聊聊。」

我隨口問:「李洋洋呢?」

李洋洋爸爸說:「她和她媽媽去外婆老家走親戚。」

我說:「叔叔怎麼不去。」

李洋洋爸爸說:「我還要值班。我其實一直都想找你,有件事想和你談談。」

我說:「叔叔你說吧。」

我打過李洋洋媽媽,如果不是被李洋洋爸爸和李洋洋攔著,我幾乎是還要暴打她一頓,李洋洋爸爸找我又有什麼好談的呢。

李洋洋爸爸說道:「你是個好男孩,假如李洋洋跟了你,我堅信你不會讓李洋洋受到別人欺負。可你畢竟年輕,心性還不定。把李洋洋交給你,別人是傷害不到洋洋,但是你拈花惹草一定會傷害她。事已至此,沒有回頭。可我們這邊也有錯,這麼拆開了你們,叔叔一直良心難安。」

我呵呵一笑說:「叔叔,言重了。」

他這麼一說,反而讓我心裡不好意思了。

他說:「當時為了彌補我們對你們造成的錯,我雖然補償過你一點錢,但這點錢,隨手一花也就沒了,我想再為你做一件事,也算是讓我自己良心過意的去吧。年後市裡一些單位部門需要人,公安的,檢查的,財政的,工商的,

我能幫幫你,如果你不想在監獄裡做下去,想要改變環境或者命運,跳出來最好。」

我笑笑,婉拒了他的好意:「叔叔你好意我心領了,雖然在監獄,有時是很無聊而且清苦,但總的來說我在裡面還是挺好,暫時沒有任何跳走的打算。」

他說道:「那好吧,我只是個人建議,你出來外面會有更大的發展前景,你若是有一天想到這些單位,你跟叔叔說一說,叔叔安排一下。」

我說:「謝謝叔叔。」

他說:「那我送你回去吧,是不是回去監獄。」

我急忙說:「叔叔我哪敢勞煩你,我自己坐車就好了。」

說著我便謝過了他然後下車,看著他車走。

李洋洋父親也算是個善良的人。

攔了一部計程車,回去了監獄。

次日跑去上了班,也沒啥事,心想這大過年的,監獄裡難道除了加強戒備,就不幹點什麼活動嗎?

下午,有消息來了,說這兩天要確定有一台晚會演出,但參加的人只能是平時表現好的,每個監區的名額只有兩百人,而且除了我們監獄的藝術團外,還要請外面的藝術團歌唱家表演家之類的進來參加表演。

又是限制名額,一旦限制名額,監區管理人員又可以斂財了,誰交錢,誰就能出來參加。

據說是監獄長和副監獄長賀蘭婷一起商討定下的結果。

總之,這次斂財,我是沒份了,上頭交給了每個監區的監區長負責選定名額。

算了,總不能什麼都是有我的份,省得那麼多人矛頭都對準我,吃不了兜著走。

徐男來找了我,說新年了,請我吃一個飯,我說這飯還是我請的好,畢竟她照顧了我那麼久,我請吃飯也是應該的。

拗不過我的徐男,最後決定我請客,我,徐男,沈月三人下午一起吃飯。

吃飯的時候,點了幾瓶啤酒,三人例行公事般說了一些祝福的廢話,然後開吃。

沈月問我道:「丁靈的情況怎麼樣?」

我說:「能怎麼樣,徐男也知道啊,整個臉都綁著,雖然不破相,過段時間就好,但腳踝骨折,沒有三個月回不來。」

沈月說:「唉,沒想到傷得那麼重,這下不能參加電視劇演出了。」

我說:「是啊,是不能參加了。」

徐男說:「那我們再找一個吧,之前她交的錢,還給她。」

我說:「還當然要還,但我,我想讓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