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75章 幾乎人人有背景

第175章 幾乎人人有背景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就在朱麗花轉身離去的時候,在排練大合唱的一個女囚在上衛生間時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管子,一個趔趄要摔倒,無意中抓住了已經掛好的幕布,一下子就把整張幕布扯了下來。

所有在忙著布置會場還有所有在排練的人都看著這個可憐的女囚。

馬爽當即怒不可遏衝上去:「這他媽又要搞多久才能掛起來!」

衝上去就是飛了一腳,然後抓起地上的管朝這個可憐的女囚就是一陣暴打。

女囚門都不敢上前,看著這個女囚被打。

沒想到在這種時刻,不怕死的長相酷似李冰冰那個女囚,曾經護過丁靈的,又跳了出來護住了被打的女囚:「求你了警官,不要打了,她不是故意的!」

馬爽氣著更是狂打:「我他媽的叫你過來求情了嗎!你是什麼東西,還敢對我下命令?」

我看這要打下去非得打傷人不可,急忙爬下高架,然後跑過去制止馬爽,與此同時,一隻手也抓住了馬爽的手:「差不多就行了,再打要死人!」

我一看,這伸張正義,見義勇為的竟然是朱麗花。

馬爽看著朱麗花,防暴中隊在我們監獄中,一直是一個很有地位身份的部門,這些人都是武打武警出身,都有真材實料,而且幾乎人人有點背景,尤其是她們很團結,繼承了軍隊的優良作風,馬爽再牛叉,也不敢和防暴中隊的人幹起來。

馬爽不敢撒火在朱麗花身上,卻敢撒火在我身上,其實我只是過去擋住了被打的李冰冰和那個倒霉女囚的中間,還沒有開口,馬爽罵我道:「你很厲害?你是要替這幾個女犯出頭?」

我說:「沒有,我只是來拿管子。」

艹你大爺連馬爽都敢欺負老子,他媽的。

我彎腰下去拿了管子就繼續爬上高架遞著管子。

馬爽又罵罵咧咧了幾句,才離去了。

被打的倒霉女囚對朱麗花說了一聲謝謝,朱麗花高傲著頭,話也不回答就回到了中隊隊伍中繼續排練。

那李冰冰走來架子下,對上面的我說了一聲謝謝你。

我也不回話,李冰冰是很小聲的說的,她也怕馬爽繼續抓她小辮子整她。

而我,心裡不爽得很,這他媽的馬爽,如果有一天有把柄落在我手中,我非得弄死她不可!

馬爽對著這四十人的女犯演出隊吼道:「都看著幹什麼!趕緊過來幫忙把幕布掛起來,掛不起來都別去吃晚飯了!」

女犯們趕緊的過來幫忙掛幕布,爬上去的,還是工作人員們。

我也幫了忙。

第二天一早就到了會場,經過大家的一起努力,好不容易在下午把會場布置好了。

晚會是七點半開始,我們監獄三個節目,外邊的十五個節目,一共十八個節目。

六點半的時候,abcd四個監區每個監區的二百名總共八百名女犯在武警,獄警,管教的押送下,到了會場中坐下。

我到了我們監區那個區域,遠遠的,看見馬玲對我揮揮手,他媽的一定沒好事。

我走過去,只見她從身後拿出一個攝像機,對我說:「上頭臨時決定,要求我們每個監區都要派出一個人,四方位全程拍攝近距離的攝影鏡頭,影像會顯示在投影布上,各個牢房監室各個辦公室都能看到全程拍攝。攝像機比較重,會操作的人沒幾個,我想,這麼艱巨的任務,只能非你莫屬了。」

我艹。

當然非我莫屬了,你們都想好好看演出,要我去站在後台那裡拍,看人家背影去了。

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任務,馬玲更要非我莫屬。

我笑著說:「謝謝馬隊長那麼看得起我。謝謝。」

一心罵著她娘接過了攝像機。

我折騰了一下,問:「這個怎麼用?」

馬玲說:「哦,很簡單,你看看說明書就會了。」

我拿出說明書,寫了一大堆,看著我頭疼,我問:「馬隊長,這看起來挺複雜啊,你看你能不能教教我?」

馬玲說道:「獄政科是有人教過我們,可我現在忙,沒時間教你,你可以問問獄政科的人,但不要耽誤了時間。」

我看她八成是學了學不會,然後扔給我讓我自己摸索,現在這個時候,演出都快開始了,我他媽還去哪裡找獄政科的誰來教我。

只好跑到別的監區去看看誰手中拿著攝像機的,到了d監區那個方陣,還真看到了一個手中拿著攝像機的人,她正走向後台,我跟著她身後跟上去了。

走到她身後不遠我說道:「同志您好,請問一下,這攝像機怎麼用?」

她回頭過來,竟然是小凌。

就是那個把那個嚴重心理疾病犯人帶來給我治好的小凌,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還給過我幫助。

她轉頭,說:「是你啊張帆,你不會用嗎?」

我說:「我看了一下那說明書,我真不會。」

她教了我一下,打開全是日文,該死的攝像機出來的顯示界面全是日文,還好小凌教了沒一會兒我就知道怎麼用了。

就在我折騰的時候,看見後台過來兩人,我抬起頭一看,這不是那司法的雷處長和賀蘭婷嗎?

他媽的他倆為何跑到後台這裡竊竊私語來了。

我馬上天馬行空胡亂聯想起來,難道他倆有一腿?難道那天在體育中心和賀蘭婷開房的就是這個雷處長?

如果是真的,這個世界也太讓我失望了。

他倆竊竊私語了一會兒後,雷處長先繞出去了,我馬上走到賀蘭婷面前,她穿著制服,整理了一下頭髮,然後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