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77章 她愛上我了?

第177章 她愛上我了?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或許她愛上我了?

賀蘭婷愛上我了?

我自戀的想著,隨即想,她怎麼可能愛上我?她是高貴的,高傲的,冷艷的,尊貴的,不可戰勝的賀蘭婷。

我是什麼,我是吊絲。

我可以幻想李洋洋愛上我,謝丹陽愛上我,小朱愛上我,丁靈愛上我,薛明媚愛上我,夏拉愛上我,雖然為了這些女人,我用著各種見不得人的手段陰謀弄到床shang,賀蘭婷我是強行趁她喝醉弄上床去的。

可那些女人,貌似除了李洋洋真心對我之外,其他的哪怕是薛明媚,都對我表露說如果一出去,她擁有了更多的資源,她不可能如現在般對我。

所謂愛得再深那便如何,看看人家李洋洋和我,愛得再深不也照樣能散了。

那麼就被拆散了,這能叫愛嗎?看來,我是不懂談愛情,我只會幹愛情。

所以,別自戀了,能幹就干吧,要是她們要嫁人,選的結果一定不會是我。

只能隨她們去吧。

徐男對我說道:「你知道剛才你做了一件什麼事嗎?」

我奇怪的問:「我做了什麼事?」

徐男說:「你是不是看到了,看到了那個馬爽,在搞那些事,然後調轉攝影機,不小心掉下來了?」

我假裝不懂:「什麼馬爽?什麼搞那些事?你在說什麼啊?」

徐男又說道:「你不是調轉攝影機對準馬爽後,才掉下來的?」

我說:「男哥你到底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徐男問:「那你怎麼掉下來的?」

我說:「艹,氣死我了,我當時覺得累啊,就想在高架上伸腰走走,結果不小心就掉下來了。反正我也不懂為什麼。你說的什麼調轉攝影機,是什麼意思?」

徐男和我說了我掉下來後,攝影機拍到馬爽苟且的場景。

我聽後假裝吃驚說:「啊,怎麼那麼巧!難道真有那麼巧的事情嗎?」

徐男說:「對啊,怎麼可能那麼巧呢?」

我嘆氣說:「唉,真是讓人無語了。這可怎麼辦,要是馬爽覺得我是故意的,她非要殺了我不可!」

徐男說:「我也以為你是故意的!馬爽這次鬧出了大禍,恐怕是呆不下去了。」

我心裡一陣竊喜。

徐男偷偷在我耳邊問:「你老實告訴我,你真不是故意整她的?」

徐男還是看出來了一些端倪,但我一口咬死我不是故意的,她還能怎麼樣呢?這種時候,誰都信不過,我一旦和徐男說了我故意的,萬一她哪天透露出去,就算是不小心透露出去,那馬玲馬爽不要弄死我不可,況且那麼多人認為我這人居心叵測,心懷鬼胎,人人防著我,我又得到了什麼好處。

我不否認我這人確實有時候夠陰險,可這些只能讓自己知道就好,讓人知道了,讓人對付我防著我,那我豈不是自尋災禍。

我說道:「男哥,我都快摔死了,你還說我故意整死她,我他媽的故意整人也不至於用我的命來整吧。我真沒發現她在下面干這些事,假如真發現,我傻啊我,我這麼鏡頭一對準,人家馬玲馬爽不要和我拚命了不可?男哥,你看這事現在這樣了,我可怎麼辦啊。」

徐男說:「是啊,而且是在那麼多單位部門領導面前放出來的,恐怕,要找幾個背黑鍋的了。可能你也要背黑鍋。」

我嘆氣說:「唉,真他媽的了。這下可得罪了好多人了,我可怎麼辦。要不我去道歉吧?」

徐男說:「我艹你傻了,你沒做錯事,為何要去道歉?」

我說:「我已經拍到了這畫面,如果沒有我拍到,馬爽怎麼遭殃,那我不應該去道歉嗎?」

徐男說:「那也要等到她們被懲罰了才去道歉吧,你急什麼,急著去死嗎?」

我說:「好吧,我明白了。」

我沒有回得到宿舍,就被指導員叫人來把我呼喚到了她的辦公室。

辦公室亮著燈,指導員一個人在辦公室里,我奇怪馬爽會不會被抓了。

不過馬爽也沒犯罪,不至於被抓,也沒有違反任何規定,沒有規定說監獄管理人員不能在監獄和他人發生關係的。

但是這件事影響極其惡劣,尤其是在那麼多的領導面前,所以,徐男才說馬爽八成被整出監獄。

那才好呢,老子少了一個對手了。

我對指導員說道:「指導員晚上好。」

她看看我,表情特別不好看,問道:「傷得怎麼樣了?」

我說:「謝指導員關心,沒有傷到什麼,只是暈了一下。」

康雪冷哼一聲問我說:「你知道你幹了什麼事?」

我說:「剛才聽了徐男和我說後,我才知道自己,知道自己,掉下來後那攝像機的鏡頭一轉,就不小心拍到了一些不該拍到的畫面。」

康雪接著又冷笑一聲:「是嗎?掉下來後不小心拍到的?」

我馬上說:「是的指導員,我不是故意的!」

康雪靠近我,問道:「我聽說,你這幾天,和馬爽有點矛盾,你是不是在,發泄私怨?」

我說:「指導員冤枉啊,我沒有!我當時是在上面想伸伸懶腰,誰知道絆到什麼東西就掉了下來,然後攝影機就轉過去就成了這樣。」

康雪又問:「你真不是故意的?」

我說:「真不是故意的指導員!」

康雪又說:「那為什麼那麼巧?」

我說:「我也不知道,指導員,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若是故意的我豈不是毀了我自己嗎?這麼多人看著,我又幹嘛非要做那樣小人,而且拍這些整出來對我沒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