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79章 愛情受傷的好友

第179章 愛情受傷的好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漂亮妖嬈的民歌天后李珊娜。

我急忙坐直,看著她,由於甩頭過來速度過快,跟著一條口水就從嘴裡嘴角流下來。

我急忙狼狽的擦掉。

她斜著頭看看我,然後微眯眼睛,接著用她美妙動聽的聲音問我:「那晚你看的我換衣服?」

我說:「沒有,我近視,什麼都看不到,也可以說,其實下邊所有人換衣服,我都看不到,因為我眼睛不好。」

她問:「你有沒有用什麼拍我?」

我說:「我沒有,我並不知道哪個是你。再說了,我拍那個我們獄警同事完全是無意的,摔下來之前踢到了攝影機,攝影機的鏡頭轉了過去。」

我在她面前雖然緊張,但還是能撒謊。

她這麼盯著我,雙眼炯炯有神,我更是緊張,她說:「你在騙人。」

是啊,她是什麼級別的演員歌手啊,我要是緊張,她可以看得出來的。

從微表情心理學上來分析,完全可以看透一個人說話真假,那柳智慧便有著這超能力,但這個李珊娜,我沒和她交過手,我想,她不可能如柳智慧般厲害吧。

我在心裡告訴自己消除自己的緊張,說:「信不信隨你。」

其實,看了就看了,又能怎麼樣呢,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又說:「說實話,那晚在下面換衣服的人我幾乎全都可以看見,但我沒怎麼看,因為我忙著拍攝,至於有沒有看到你,我不知道,但就算看到了你,那又怎麼樣呢,那麼遠。如果你覺得我侵犯了你,那我道歉。」

李珊娜聽我這麼一說,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點點頭,便走了。

她們在台上也排練舞蹈。

這藝術團就是好,每個星期都能出來幾天在禮堂玩著,都不用幹活了,而且吃得好。

也不知,這李珊娜是不是也住的集體宿舍,到底哪個監區的啊。

這監獄裡面的太多人,如同一個一個迷,如果想要知道謎底,只能一個一個自己去揭開。

很快便是後天,說好的去康雪家中吃飯的,看來她是要找我去她家大幹一場了。

出監獄之前,我特地喝了兩大口她送我的那個酒。

到了監獄門口,康雪已經在車上等我了。

那個酒還真有用,我一上車,聞著這香味,再看康雪穿得凹凸有致的,立馬就有了反應。

康雪隨口道:「今天天氣比昨天冷一些啊,怎麼穿那麼少。」

我也說道:「是你穿得少吧,那前面都凸了出來。康姐,你這衣服那麼薄,不冷嗎?」

說著我就伸手過去,直接就摸她那對。

她急忙推開我的手:「開車呢,人家看到不好。」

我嘿嘿笑了,說:「康姐,是你太吸引人,我太猴急了啊,對不起。」

女人都喜歡被人讚美的,尤其是有點上了年紀的,害怕自己失去了魅力,她笑笑說道:「康姐老了,哪還能吸引人啊,夏拉才吸引人。」

我說:「康姐有康姐成熟的魅力,那皮膚,夏拉都比不上啊。」

她微笑一下說:「你送的東西,我給馬玲拿去了,馬爽還是心有芥蒂。」

我假裝關心的問:「康姐,謝謝你。那麼,馬爽以後要做什麼工作呀。」

康雪說:「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她會有別的去處。」

我問:「今天夏拉不在家嗎?」

康雪說:「怎麼,你想夏拉了?」

我說:「康姐,有你在,我誰也不想,我怕她在家的話,我們不能好好甜蜜。」

康雪說:「喲,小嘴挺甜呀。」

我說:「那也沒你甜啊。」

車子到了小區門口,照例我買菜買肉,上去她做菜做飯。

在做菜的時候,我兩在廚房就玩弄了起來,她自己早就春心蕩漾,我乾脆在她做菜的時候,如同上次搞夏拉一般,扒下她褲子就開始。

或許是喝了那個酒的緣故,我兩折騰得好久,都累了也沒結束。

我乾脆抱著她進了客廳,就在客廳沙發上折騰。

竟然堅持了一個鐘頭。

兩人直到大汗淋漓精疲力盡我低吼一聲終於結束了,趴倒在了她的身上。

兩人從大喘著氣到快要睡著,一陣手機鈴聲響起,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急忙起身,進了她房間接了電話。

我一直都認為,康雪神神秘秘一定是有見不得人的事。

我好累,就趴在床渾渾噩噩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康雪叫醒了我吃飯,我兩吃了飯後,她說:「我等下有事要出去,你今晚要是睡這裡也行。」

我說:「好。」

其實我特別想去跟蹤她。

吃過飯後,康雪把碗筷收拾後扔進洗碗池,然後就出去了。

我在康雪出去後,想去開她房間的門,她房間從不讓我進去過,裡面也一定有很多秘密,可她已經反鎖了。

而讓我納悶的是,她房間的鎖並不是一般的房子那種房間鎖,而是那種大門那種防盜鎖。

一個房間鎖,不至於那麼要緊吧。

這更是引起我懷疑,裡面一定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我的手機震動起來,其實有了好多未讀信息,好多人也在打我電話,有家人的有朋友的有同事的。

我看看,先給家人回了電話聊了一下,掛了電話後給王達打電話過去,那廝興奮的接了:「我干你張帆,你他媽的過年死去哪了!在監獄裡被女人乾死了!」

我皺起眉頭:「你他嗎的講話怎麼那麼難聽。」

他說道:「我一直講話難聽,你他媽的今天才發現嗎?」

我說:「你怎麼那麼亢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