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80章 讓我們沉淪吧

第180章 讓我們沉淪吧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只見眼前,那美女如雲,條條大腿裸著的壯觀場景,實在太壯觀了。

看過一路向西吧,就是男主去紅燈店裡點服務女那種壯觀場面。

太多了,估摸有兩百左右的女人,而且是一層一層的上去,從下到上。

越前面的越漂亮,經理給我們介紹著價位,最前面的就是最高貴的了,模特,身材最好的。

經理說了價格,王達指著其中一個身材姣好,胸脯高高的說:「這個!給你!」

他自己卻選了一個後排的,我說他咋挑後面去了,咋一看,我靠這個女的竟然和他前女友有幾分相似。

他問經理道:「可以玩虐嗎!」

經理說:「先生您可以和我們的按摩技師商討。」

王達咬牙切齒冷笑幾聲:「好。」

看來今晚這個女的慘了,還真他媽的巧,讓他找了這麼一個那麼像他前女友的女孩。

先去桑拿房,四人一起蒸桑拿,感覺怪怪的,王達和那個女聊得很有意思,而我和這個模特則是半天蹦不出一句話。

王達對我說:「你丫可今晚別糟蹋了我幾千塊錢。」

我說:「媽的我都說我不要了,你非要點給我。」

王達說:「我不管!」

桑拿後,然後去房間,按摩服務。

其實按摩也就是走走過場,真正要做的也就是那事。

誰知她給我按摩著按摩著,我就睡著了。

許是和康雪大戰太累了。

醒來時已經是次日一早,我掙紮起來,靠,已經快七點了。

記得昨晚就是睡了過去。

旁邊那個模特熟睡著。

這我還都沒碰啊。

乾脆夢中上了她,給王達一個交代算了,可我頭暈腦脹腰膝酸軟的,根本就沒心思折騰。

我點了一支煙,那個模特醒來了。

看看我,然後她坐起來,也點了一支煙,白色的細長的女人煙。

我打了個招呼:「早。」

她也說了一聲早,然後說:「你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我說:「什麼意思?」

她問我說:「你有女朋友嗎?」

我搖頭說沒有。

她又問:「那你沒有女人?」

我說:「算是沒有吧。」

我的確沒有任何女朋友。

她問:「我漂亮嗎?」

我看著她,漂亮啊,身材好,身高高,胸脯高,長發烏黑,臉龐精緻,皮膚好,我說:「很好。」

她問:「那我奇怪了,你對我沒有興趣?」

原來如此。

我說:「我不是對你沒興趣,是我太困太累了。哎對了,如果我哥們問起,你記得配合著說昨晚咱兩搞了三四次。」

她點點頭,吐出一口煙。

七點了,我可管不了王達那麼多,老子還要回去上班。

在洗刷後出來我打開窗帘,窗口正對面下邊,就是那個神秘的閣樓,那個打手們和康雪進出的閣樓。

我問那模特:「對了,正對面那個閣樓,也是有這樣一樣服務是嗎?」

模特問我:「你去過那裡?」

我說:「我在問你問題,你幹嘛反問我?」

模特說:「你也覺得那裡的女孩比這裡的漂亮是吧?」

我說:「我不知道,我

只知道好多人都說那裡姑娘最好,所以我多嘴問問。」

我心想,這些女的一定對閣樓對手那邊了如指掌,我幹嘛不以此為突破口,查清楚閣樓那邊的情況呢。

模特說:「那邊和這邊差不多,很多服務這邊比那邊還好。」

我說:「那就奇怪了,既然如此,為什麼那邊比這邊還貴呢?」

模特只是笑笑。

我看看手機,算了,我先去上班,日後再說。

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

她看著我,說:「lily。」

我啊了一聲問:「麗麗?」

她說:「lily。」

其實她真的很漂亮,是個尤物,我一直都不懂,那麼漂亮的女孩,為何能淪落風塵。

錢真是個好東西,但看這種女孩,自身條件那麼好,如果找一份一個月能養得起自己用得起一些普通東西,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她補充說:「你如果下次來,可以找258號。就是我。」

真有意思,真他媽的和監獄有的比了,還有號碼牌。

我說:「下次可能也不來了,我來不起。走了再見。」

出去後,就去敲王達的門,告訴他我先去上班了。

誰知道,那廝開門後,昏昏沉沉對我說:「我先不回去,我今天晚上還要在這,明後天再回去,你今晚繼續來。」

我說:「我靠你是不是有病!一個晚上花好幾千,兩個晚上上萬,你他媽的哪來那麼多錢!別那麼墮落了好吧!給我走!」

他碰的關上門,不理我了。

我敲了一下門,他不開,算了,我先去上班再說。

看來這廝在那個長得像他前女友身上,找到了很多快樂,我干他娘了,這廝將對女友仇恨重心轉移到了紅燈女身上了。

我看他問那個,估計把這個女的折騰不輕。

一早上班,無所事事,渾渾噩噩。

外面天陰沉沉的,氣溫驟降,我套著棉外套,在辦公室里發抖。

如果王達真的不回去幹活,那麼今天他真是爽啊,抱著一個美女,在被窩裡暖和舒服。

辦公室電話響了,我接了電話,是指導員給我打來的。

我過去了,她一見到我,似乎挺忙的,問我說:「小張,找你有個事,長話短說吧我還有事。你想入d嗎?」

我看著她紅潤的臉蛋,心想,你真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