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81章 來這裡的目的都一樣

第181章 來這裡的目的都一樣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斗烏龜也沒啥意思,而且我和麗麗老是輸。

後來我有點喝不下去,麗麗幫我喝了兩杯。

王達看我有點難以下咽,提議說:「要不我們玩脫衣服吧。」

我說道:「還是算了,這麼無恥的遊戲,你等下和你的芳芳玩。」

王達說:「靠!我無恥?我就不信你們兩不無恥?我看你兩在房間不比我無恥?要多下作有多下作吧?」

誰知麗麗卻忘了我和她的約定,脫口而出:「他昨晚進房間就睡到今早走了。」

然後四個人都不動了。

半晌後,王達把牌一扔,一把扯住我衣領:「你性無能?」

我說:「別,當然不是,你給人家姑娘留點面子。」

王達罵道:「我留個雞毛面子!說!你他媽的,究竟什麼意思!」

我說:「我累,我睡著了不行嗎?」

難道我要說我昨天和我女上司大幹上千回合,然後累趴了。

王達罵我:「你睡著?鬼信啊!」

麗麗接話說:「嫌臟唄。」

我急忙擺手:「不是當然不是嫌你臟!」

麗麗說:「那就是看不上我。」

王達放開我衣領:「哦小子你真行啊,這麼個漂亮的模特,你都看不上。哎麗麗啊,這不能怪我哥們,他女朋友多,有幾個真的很漂亮,和你一比,也差不多吧。」

王達說完又靠近我耳邊:「我是胡說讓她開心的,你那謝丹陽,就甩麗麗幾條街,還有你那個什麼啤酒公司的那個女老闆。更漂亮了。」

他說的是賀蘭婷。

我嘆氣。

麗麗說:「怪不得啊,那既然這樣,你看不上我,可以找別人啊,幹嘛要找我來又羞辱我?」

我說:「麗麗,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昨天真的累。」

麗麗說:「和別的女人累吧。」

王達替我說話了:「你這麼問什麼意思,我們是消費者,我們是顧客,顧客是上帝,你懂不懂啊上帝,叫你來你就來唄,管我們整不整,反正錢照樣給,不整你還不好啊?你還少磨損了。」

麗麗不敢說什麼了。

喝了差不多了,我和麗麗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進了房間後,我這才細細端詳了麗麗一番。

臉上塗抹的有些妖艷,穿著是好吸引人,裙子下邊是絲襪,兩條袖長測美腿,筆直細嫩。

麗麗問我道:「需要給你按摩嗎?」

我說來吧。

我趴在床,麗麗在我背後給我按摩,揉捏著。

這還挺專業啊,挺舒服的。

我問道:「請問麗麗啊,這也是你們服務的流程嗎?」

她回答說是。

我問:「那按照流程來是如何?」

麗麗給我解答了一番,從幫忙洗澡到按摩,到早上離開,全程都是細心細緻的服務。

真他媽的爽啊,昨晚竟然一下子就睡了過去,沒得享受。

難怪要那麼貴呢。

不過我作為一個公務人員,跑這裡來,這傳出去的話,形象一定全臭了,不過我是微服私訪,來查案的,不管那麼多了。

我問:「麗麗,請問你什麼時候進入了雲天樓。」

我又問了麗麗很多問題,從麗麗口中得知,雲天樓,其實也是和一般的大酒店經營形式差不多,不同的是,多了這些特殊服務,而且正是利用這些服務來吸引客人的,每天都是客流如織啊,而雲天樓對面的神秘閣樓,叫夢柔酒店。

夢柔酒店更是了不得。

一流的服務,一流的管理,一流的美女,一流的素質,一流的安保。

據說老闆後台很深,當然雲天樓的也很深,但夢柔酒店的後台,極有可能就是省級高官。

如果是這樣,康雪和夢柔酒店有關係,那豈不是說,康雪的後台就是省級高官,這我怎麼去撬動?要讓我去賠命啊。

如果不是因為那邊的打手認識我,我還真想去那邊探個究竟。

麗麗又告訴我,其實夢柔酒店和雲天樓都是有很深的後台撐腰,雖然不是同一人,但也是同台背景,全是權力者在玩弄。

我問麗麗:「那麼,那夢柔酒店的老闆是誰?你知道嗎?」

麗麗說:「聽說是兩個女的。」

我又問:「兩個女的,你見過嗎?」

難道說的就是康雪和我們監區長?

麗麗說:「我哪能見過呀,她們夢柔酒店的很多自己人都沒見過自己的老闆。」

我說:「那麼神秘啊。」

麗麗讓我轉身過來,我轉身面朝上,她坐在我身上,就像是觀音坐蓮。

看著她妖媚模樣,我有些興奮。

雙手伸到她身後,把她裙子背上拉鏈拉下,幾下就脫下她的裙子,雪白的身子映入眼帘。

看著她的姣好面容和妖嬈身材,我呼吸漸漸加重,對這身雪白上下其手。

可是整個發生的過程中,我都是被動的。

全程我都幾乎是忘記了如何和她發生的關係,而她高超的技巧和服務也讓我忘記了自己,喪失了所有的理智,因為她是提供服務的,我變得更加的瘋狂。

結束後,我兩喘著氣,我的頭枕在她的身上,竟然感覺很溫馨。

溫柔鄉真是讓男人迷失的好地方。

麗麗則是看著我,激情過後的媚態萬千。

我問道:「對了麗麗,那個夢柔酒店,為什麼那麼多打手啊?」

麗麗說:「那裡最裡邊有一個大型賭場。」

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麗麗說:「你是不是對夢柔酒店很感興趣?」

我說:「嘿嘿,男人嘛,不都這樣。吃喝嫖賭。」

麗麗說:「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