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87章 絕望的被逼死

第187章 絕望的被逼死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回到自己辦公室,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

關於屈大姐的死。

我認為是有這麼可能的:首先,屈大姐是剛入獄的女囚,並不適應這監獄內的關於剝削的條條框框。從屈大姐為孩子憤而殺夫的舉動來看,不難看出屈大姐是一個外表柔弱內心倔強而且堅硬不屈服的人,到了監獄後,這種性格使得她與監獄內的人格格不入,當她被人欺負後,認為監獄裡所有的人都是壞人,她不願意和別人打交道,不屑於和這些她眼中的壞人打交道,所以無人願意為她出頭和她做朋友靠近她。

可是,與同監室的女囚們鬧吵只是小件事,真正被逼迫欺壓讓她憤而自殺的死因是:她不願意訂製那所謂的監獄報,一個月三百塊錢她不願意給,幾乎整個監獄的所有女囚都訂製,屈大姐成了另類,被整也不奇怪,她和整個監獄的這條潛規則對抗,引來監獄方某些領導的報復,監獄裡某些人讓她同監室女囚對她進行毆打欺壓逼迫,不為屈服性格倔強的屈大姐,在被羞辱被欺壓逼迫而自己孩子又下落不明,對未來充滿絕望的情況下,選擇了自殺。

對,如果剛才那些女囚口中談到的那個不訂製監獄報被逼迫自殺的人是屈大姐的話,那麼,屈大姐一定是這麼死的。

我追查了那麼久,毫無頭緒線索的情況下,沒想到竟然無意中得到那麼重要的線索。

可我還想的是,就算屈大姐被逼死,可我又能找出什麼證據呢?

人證物證,全無對證。

沒有人證,薛明媚儘管知道屈大姐真正死因,可她為了保住自己和保住我,她不可能透露出任何一句關於屈大姐死因的話來,薛明媚已經被監獄方折磨怕了,她在無法和強大的黑暗監獄方對抗的時候,只能選擇屈服。

薛明媚尤且如此,更不用說其他女囚。

物證,更沒有了,狡猾的黑暗監獄方已經把這些東西抹得乾乾淨淨,就算我知道了屈大姐是被逼死,那也幫屈大姐翻不了身。

屈大姐的死,康雪等人絕對逃脫不了干係。

難道,真的只能等康雪有一天被抓然後自己爆出來,屈大姐的冤情才大白於天下了。

元宵,這該和家人過的日子,我卻要去陪一個我不愛的想要害死我的美女間諜過。

出了外面後,我繞了一圈,去了小鎮青年旅社拿手機,拿手機的時候我又想,媽的老是把手機放這裡,如果不帶回去監獄,那些想要偷看我**的人老是見不到我手機,會不會懷疑呢。

乾脆,兩個手機一起用,那個可看監控的手機,不帶回去監獄,專門給賀蘭婷等打電話。

另一個就是現在用的爛手機,就平時給王達啊夏拉啊麗麗啊家人啊什麼的打電話。

這麼一想,我就給賀蘭婷打電話通知她,順便也要問她一個事。

電話打通後,我對賀蘭婷說:「表姐,我以後就用這個手機專門和你聯繫,以後你找我就打這個。」

她那邊很靜,她說:「好。」

我又問:「表姐,我發現一個事情特別奇怪,你知道嗎,那個政治處主任突然對我很好,又要讓我入dang,又要給我帶隊去演出什麼的。可是我總覺得不安,覺得裡邊有貓膩,怕被害,你想想啊,如果我一旦帶出去,她唆使逼迫女犯逃跑什麼的,那我責任

罪過就大了去。」

賀蘭婷說:「就按她說的辦。」

我急忙說:「那出事了是不是你要給我扛著?我最怕出事了。一旦出事的話。」

我還沒有說完,她說:「我說了就按她說的辦。」

她掛了電話。

我餵了兩聲,靠,有沒有那麼急?

我又看了一下監控,這次,看到康雪有一天回到了家,和夏拉在客廳吃飯聊天。

康雪問起夏拉:「你這些天,和那小子都有些什麼事。」

這小子肯定說的是我。

夏拉說:「沒什麼,他對我愛理不理的。可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說要買一個筆記本電腦。我就送了他一個筆記本電腦。」

康雪想了想,說:「這小子現在很奇怪,我懷疑他和監獄一些更高層的人勾搭在了一起。哎呀!早知道這樣,我們應該在你送他的筆記本電腦里裝個竊聽器的。」

夏拉說:「可他說是送他朋友的。」

康雪說道:「你把他叫出來,趁他不注意,在他手機里裝一個竊聽器。」

夏拉啊了一聲說:「可是表姐,我不會啊。」

康雪進了房間,不多時出來了,拿了一個很小的類似工具盒類的東西,掏出一根很細的螺絲批類的東西說:「我教你,用這個,就可以把他手機給擰開,他的手機很爛,我見過,我原想自己放進去的,可是他已經不帶回監獄,我也不知道他回監獄的時候放在外面哪個地方,這也是我懷疑他有鬼的一個地方。你把他手機打開後,把這個像紐扣一樣的竊聽器放進去粘住裡邊線路板一樣的地方,再把手機裝好回去,就可以了。我倒想知道,他平時出來,不願意和你見面,是和誰在一起,又和哪個人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艹,果然,叫我出來名義上是過元宵節,實際上還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還好我早有所防備,不然我的手機早就被裝了竊聽器,我和賀蘭婷商量的一些事,也被她給知道了。

夏拉說:「可是表姐,我怎麼不覺得張帆是個壞人。」

康雪吃驚的看著夏拉,然後用手指推了一下夏拉的額頭責備的問:「你是不是從心底真的看上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