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90章 只能請她出馬

第190章 只能請她出馬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進洗浴間之前,我還拿出手機看了看,然後放在了床頭櫃,手機特意用左上角有攝像頭位置正對著床頭櫃的角。

半個小時後,我出來了。

夏拉在玩著手機,我上了床,看了手機擺放的地方,果然移動了位置,她動了我的手機。

我問她:「真的還不睡啊。」

夏拉說:「我要給你按摩啊,煙花還沒放。」

我從口袋裡掏出兩個紅包,給夏拉。

夏拉不解的拿著沉甸甸的紅包,不解的看著我,我說:「這過年的,沒什麼好送你的,就送你和你姐姐一人一個紅包,一點意思不成敬意。」

夏拉急忙推回來:「這不能要啊。」

我推回去給夏拉說:「能要,夏拉你對我很好,謝謝,還有,你表姐對我也很好,我也謝謝她,麻煩你幫我轉給她。」

夏拉推辭不過,收下了紅包,看看裡邊,有一萬塊,她說道:「你不用給那麼多。」

我說:「沒事沒事,好久的才過一個年,你表姐幫我那麼多,哪能用錢來衡量的呢。」

夏拉這才收下了紅包,對我道謝。

我讓夏拉給我按摩,夏拉在我背上按摩,我很累,很快就要睡著。

夏拉輕輕問道:「張帆,張帆,你睡了嗎?」

我模模糊糊恩了一聲。

夏拉說:「等會兒我們還要看煙花。」

我被她吵醒了,不高興道:「我快累死困死了,你看你自己看,別煩我!」

她一生氣,乾脆離開了我的身子,鑽回了被窩裡。

我懶得理她,睡了過去。

不一會兒後,她又抱住了我,小心翼翼問:「你,你生氣了是嗎?」

我說:「你別吵我了,真的很困!」

沒一會,我睡著了。

等我醒來,天已經亮了。

我看著一邊熟睡的夏拉,伸手拿過手機,看了一下,然後拿出煙抽。

點打火機的時候,夏拉聽見了聲音,然後醒了過來。

她伸手過來抱了抱我。

我問道:「昨晚你看了煙花了?」

夏拉懵懵回答:「沒有,好睏,就睡著了。」

我說:「那和我一個鬼樣。」

夏拉伸手摸了摸我幾下,說:「你今天還要上班是嗎?」

我說:「是的,現在就去了。」

夏拉抱住我:「不去行不行,今天陪我多一天,我讓表姐給你請假。」

我推開了她的手,說:「不行,我這個月已經請過假了,不想全勤都沒了,再說了,我們偶爾見一兩次就好,幹嘛非要天天膩在一起?」

夏拉坐了起來:「你不喜歡我,是么?」

我說:「你覺得呢?」

說完,我起身穿衣服。

她說:「我覺得你不喜歡我。」

我說:「那就算是吧。」

我洗漱完,將要出門的時候,夏拉跳了起來,過來抱了我,把頭靠在我肩膀上。

我說:「我走了,下次再見,對了,謝謝你的衣服。」

夏拉搖著頭,不讓我走,手抱著更緊。

我推開了她:「再見。」

夏拉拉長了嘴:「我覺得你理智得讓人可怕。」

我說:「愛情裡邊,誰更理智,誰就贏了。」

在我轉身的時刻,她還問:「三天後出來好嗎?」

我說:「再說了。」

我下樓後,打開手機,看到

手機螺絲確實被動過了,看來,夏拉還是在裡邊裝了竊聽器,你個夏拉,這時候,還談什麼喜歡不喜歡。

都要害死我了,還說什麼喜歡不喜歡。

看來,讓她穿情趣內衣還不覺得什麼羞辱的,下次應該買蠟燭和皮鞭繩子,折騰哭她。

想想還挺有意思的。

我的手機突然響了,一大早的,竟然是麗麗打來的。

我驚了一下,這讓我如何接啊,裡邊有竊聽器啊。

我馬上打的回到小鎮上青年旅社。

把這部有竊聽器的手機放在了衛生間,然後在房間用另外那部手機給麗麗打電話,以免被夏拉康雪竊聽。

麗麗接了,我問道:「麗麗,是我,你怎麼一大早的給我打電話。」

麗麗說:「我剛睡醒,玩著手機,一直沒發現前幾天好多個未見來電其中有一個是你的。你怎麼用的這個號碼。」

我說:「以後我都用這個號碼了,那個我就不用了。給朋友用了。你找我是什麼事?」

麗麗說:「我還想問你那天給我打電話找我什麼事。」

我說:「能有什麼事,就是那件事,讓你進去夢柔酒店。」

麗麗說:「我已經進來了好幾天了。恩,恩。」

她吞吞吐吐著,我知道她什麼意思:「放心吧,你給我發個建行賬號,我一會兒先給你打過去一萬,卡里只有那麼多,等我過幾天去找你了,再給你一萬。」

其實我留了個心眼,萬一她騙子,是騙我,騙了我的錢就跑怎麼辦,所以我先給那麼多,最好分期付款的,那樣就可以把被騙的概率損失降到最低。

麗麗馬上開心說好,然後問我:「你什麼時候找我?」

我說:「這幾天吧,太忙了,等我有空就找你。你記得存我這個號碼,到時候我用這個號碼打,你可別不接。」

麗麗說好。

我說:「你進去了夢柔幾天,有沒有什麼可以告訴我的有用的價值線索,有額外獎勵。」

麗麗說:「沒有吶,剛進來不到三天,還沒安排我上崗。」

這zuo台的,還有上崗的說法。

我問:「那你什麼時候可以上崗?」

麗麗說:「還要培訓一周,還有幾天吧。」

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