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193章 都是一樣的

第193章 都是一樣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可是我久久的看著趙蒙蒙,明知道她是邀請我到她床shang,是想和我有下一步的深入接觸,只要我願意上去,我們或許今晚就會有一場難忘的激情交戰。

可是我心裡,竟然如此害怕,害怕什麼我也不知道,直到後來,我才知道,我竟然還是有著強大的心理自卑。

在一個明星大美女面前,一個地位高貴身份和我如此懸殊的女子面前,我還是自卑了。

外邊有走路的聲音,我更是害怕了,怕別人看到,怕人說我癩蛤蟆吃天鵝肉,在這一刻,我退縮了。

我說:「不好意思很晚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說完我逃一般的離開了趙蒙蒙宿舍。

我真是塊爛泥啊,經歷了這麼多,到了這時候,竟然也會害怕,還會怕,她不過是一個女人,不過是一個小女子,我竟然那麼怕,我真是無可救藥。

機會如此難得,我竟然不敢動她。

呵呵。

真是有意思。

一直回到自己宿舍躺著,我都不敢相信這件事真真切切發生在我身上,一個全國知名的美女明星演員,和我單獨共處,在她發出到床shang拍戲的邀請,我竟然害怕的退卻。

次日,一早就被叫去拍戲了。

我拍攝的這段,就在我們監獄的犯人會客室進行。

除了導演等劇組拍攝人員,還有幾位我們監獄的女獄警來友情出演。

其實也都有報酬的。

沒想到趙蒙蒙說的是真的,在劇組裡邊,化妝換衣服什麼的,不管是明星還是配角,都是這樣,旁若無人的脫下,穿上,穿上,脫下。

面對這堆機器,我竟然沒有意想中的緊張。

因為昨晚排練過,我和趙蒙蒙進行得很順利。

在最後一幕,我衝破兩個女獄警的阻攔,然後騎壓在了趙蒙蒙身上,然後拍戲假裝扇了她幾巴掌打她,因為她身穿囚服,我沒有了自卑的心理。

在導演說結束,很好的時候,我還捏了趙蒙蒙的臉蛋一下,輕輕說:「看來不用去床shang排練,也演得挺好的。」

趙蒙蒙笑了一下,沒說什麼。

結束後,當天導演就在我們監獄的小飯店包廂請我們吃飯。

飯局上,也都是今天拍攝這一組戲的所有人員。

因為只有我一個男的,我自然就成了話題的中心點。

特別是劇組的人,很是奇怪我每天面對這麼多女人,會不會遇到很多麻煩。

面對劇組人員的問話,我基本一一回答問題。

誰知女二號鍾捷突然問我:「小張,那你平時面對那麼多女人,是如何解決生理問題的。」

全桌女人都看著我。

我反問她:「那你現在在我們監獄,沒有男人,是如何解決生理問題?」

這話一出來,全桌人都爆笑了,有的女的有些臉紅了。

鍾捷卻又問:「自己解決,你呢?」

這真不愧是演員,如此開放。

我說:「我也自己解決。」

鍾捷又問:「沒動過別的女孩子的主意嗎?」

我說:「有啊。」

鍾捷問:「獄警?女犯?」

我說:「你啊。」

沒想到她倒是臉紅了:「哎呀你這小子嘴巴比我還厲害。」

我看著她那性感的唇,說:「你

那張一定最厲害。」

我在上衛生間的時候,不知道趙蒙蒙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跟在身後進來了,我急忙說:「你急你先上,我一會兒。」

趙蒙蒙在我耳邊說:「今晚九點,來我宿舍一下。」

她說完就回去了包廂里。

我的心一下子碰碰跳了起來,跳了好久。

我上完了衛生間,回到包廂。

一會兒後就退場了,導演讓人給我們幾個幫忙出演的獄警管教一人塞了一個紅包。

我們忙推辭幾番後收下了紅包。

在劇組的人和我們在門口拜拜的時候,趙蒙蒙還對我眨了眨眼睛。

在我自己宿舍,我一直糾結到底去不去這個約會。

有幾次都想不管不顧的殺過去算了,可就是不敢出去,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在害怕什麼。

以前和李洋洋,和小朱,在宿舍不也都這麼搞過,我竟然害怕這麼一個女人。

在掙扎了很久之後,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放棄了這次可以和大美女明星激情的機會。

而且,和趙蒙蒙再也沒有了下次的機會,因為她在兩天後,她在這部戲中的戲份就全都結束了,她出了這個劇組,去了別的劇組參演另一部戲。

我這時才拍大腿暗叫後悔,媽的,早知如此,在她給我放電的時候,我應該不管她什麼萬人騎多少男人碰過她,應該去試試女明星的滋味如何的。

不過,儘管趙蒙蒙走了,劇組還沒走,因為還有很長的後面的很多集數沒有拍。

而這部戲已經在省電視台都市頻道晚上八點播出,收視率非常的高,創下了紀錄,如果各位看到有一集在監獄中有個男的衝上去按倒女主,那個人就是我,雖然只是能看到後側面,雖然是配音了,雖然很多熟人都看不出來那個人是我演的,但那的的確確是我演的。

趙蒙蒙啊,大明星,就這麼錯過了,真是可惜。

一直到現在,我每次想起來,我都真的很懊悔。

趙蒙蒙走了之後,我後來真的圓了和女明星做事的夢,就是鍾捷,和鍾捷破了禁。

因為她們劇組還在監獄中,每天在監獄的一些不能和女犯接觸的地方拍攝,例如排練廳禮堂等處,而我因為要監督我帶隊的女囚的合唱排練,也經常去排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