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05章 深諳做人做事

第205章 深諳做人做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們監獄的女獄警的演出,也該結束了吧,怎麼那麼久。

我坐在大廳中打著哈欠,突然,我看到一群警察二三十人左右,進了大廳,就直接朝我們走來。

又出現什麼情況!

我趕緊迎過去,帶頭的警察說:「有人打電話報警,說你們這裡私自攜帶危險物品!」

而且進來的還有剛才那群安保人員。

說完,帶頭警察亮出搜查證,馬上就過來對我們進行搜身。

是對我們,而不是女囚。

男警察搜我的身,女警察搜我們女獄警的身。

這都警察來查警察了。

有人打電話報警,然後警察馬上有搜查證,這也太蹊蹺了。

我立馬聯想到,一定是崔錄所作所為,他一定認為我將內存卡放在了我身上,或者說是放在了某位女同事身上。

崔錄害怕我會食言,不降內存卡交給他,所以出了這招。

果然,搜我身的兩名警察是有所指示而來,直接搜出了我身上的內存卡,然後粗暴的推開我,將內存卡偷偷交給了帶隊的警官。

警官得到了內存卡,笑了一下,然後放好。

大廳里一片大亂,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怎麼回事。

有幾個女警察還闖進女囚的換衣間,去搜女囚。

朱麗花等人不敢攔,畢竟是警察還拿了搜查證,我們不能攔。

一會兒後,裡面有個女警察搜出了兩把匕首,說是在女囚犯換下的衣服當中搜到的。

我怒了,這群傢伙顯然是受到了崔錄的指示,過來就是為了要搜到內存卡,而他們為了掩人耳目,在搜東西的時候,特地假裝放了兩把匕首在女囚換下的衣服之中。

女警察拿著匕首出來給帶隊的警官。

警官假裝問女警察:「是在誰換下的衣服中搜到的!把她帶出來!」

我認為,崔錄此舉是想一石二鳥了,一個是為了搜到我身上的內存卡,另一個就是為了帶走李姍娜。

果然,李姍娜被兩名女警察推了出來。

我這下不知道怎麼阻止了,如果崔錄在,我還能和他對上話,直接說你以為內存卡只有這張嗎,不放人我照樣讓人放到網上去。

可崔錄在幕後,我擔心李姍娜被帶走後,會受到各種羞辱。

他們圓滿的完成了崔錄交給他們的任務,帶隊的警官下令:「把她帶走!」

我急忙跳出來:「你們就這麼樣帶走女囚?那我們跟監獄如何有交代?」

帶隊的警官看了看我說:「我們會給你們監獄長打電話。」

我說:「那我們也要派人跟著去!」

警官問我道:「為什麼?」

我說:「我不能憑著幾個證件,就能證實你們是真的警察,萬一你們是騙我們的,是來幫助女犯人逃脫的幫凶,假警察呢?」

警官冷哼一聲,說:「你還懷疑我們?我還懷疑你和這個私帶危險物品的女囚是一起的!把他給我銬上,也帶走!」

兩名警察馬上上來抓人。

我推開兩名警察,說:「你憑什麼抓我!」

警官說:「你敢拒捕?憑什麼,憑我是警察!我還憑什麼抓你,就憑你一個小小的管教,也敢和我頂!和我頂撞就是和我對抗,和我對抗就是和執法人員對抗!」

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小小的管

教就不能和你頂了,和你頂就是和執法人員對抗了,哪條法律規定犯法了?」

我們都朝身後看去。

只見七八人過來,走在最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其貌不揚但目光威嚴凌厲。

身後跟著司法的雷處長等人,還有一個,賀蘭婷。

沒想到賀蘭婷就在這群人裡邊。

囂張的警官看到帶頭的中年男子,立馬就沒了氣勢,上去眉開眼笑:「局長,你怎麼來了。」

局長?什麼局長?連司法的雷處長那麼厲害的都只能跟後邊。

被叫局長的中年男子說道:「沈所長,剛才她們監獄的同志們的演出很精彩,我過來看看,沒想到碰到你在這裡,打擾你辦案了。」

警官忙說:「不打擾不打擾。」

局長問了沈所長,沈所長忙說了事情的經過,說有人打電話說女囚中有人私藏匕首,想要在晚會進行的時候製造混亂逃跑。

剛才來搜的時候搜出了兩把匕首。

是在帶出來的這名女囚犯換下的衣服里搜到的。

李姍娜無辜的說:「我沒有,去問問裡邊的女囚們,她們一定會告訴你們剛才怎麼了。」

局長說:「好。」

我自告奮勇:「我去問!」

局長說:「去吧。」

這還不知道他什麼身份,看這局長,應該是不小的官,是市公安局局長?還是什麼局局長。

我進了女囚所在的換衣間,問女囚們剛才怎麼搜出了匕首。

女囚們都面面相覷,不敢說實情。

在監獄混久了,她們都會裝傻,裝傻其實是一種本事,目的就是為了避禍上身。

如果是女囚們看到女警察自己拿著匕首放進去李姍娜的衣服中,萬一女囚們跳出來說事實了,一定會得罪那群警察。

我又問了一次,然後說:「你們一定要告訴我實情,不然的話,李姍娜就會被帶走,可能被誣陷被人害。」

人群中有人站了出來:「是搜東西的警察放進去的。」

是那個長相和李冰冰有些相似的女囚,這個女囚本身就看不得這種事情的發生,喜歡替人打抱不平。

有人出頭了,女囚們自然也就一起說是女警察放進去的。

我說:「行,那等下就麻煩你們作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