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09章 電影里都是騙人的

第209章 電影里都是騙人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看著桌子上的李姍娜要我給朱麗花的卡,我掂在手上。

十萬啊。

難道說,我拿了這個錢,是錯嗎?

我應該不拿才是嗎?

或許我真如該朱麗華這般,清正廉潔,秉公辦事。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李姍娜也求一個心安,一個是報恩,一個是生怕她仇家找上門來,讓我幫忙擋住。

因為我和朱麗花不怕權貴,不怕死。

能據理力爭。

政治處主任又找了我。

告訴我讓我明天開始,出去參加一個關於市內各大單位加強職能管理的培訓。

培訓兩個星期。

培訓?

什麼鬼東西培訓。

有好處嗎?

我當然不敢問政治處主任,只是她說了,我便點頭說是。

回去了辦公室後,我在想著,這政治處主任為什麼這段時間老是找我,難道她真的被賀蘭婷給招安了。

傍晚下班後,去打了一下球,回來洗澡躺在chuang上時,朱麗花突然推開我的門,說:「剛才我見兩個人,看著很熟悉,高高大大,像是那天在大會堂其中的兩個安保。之後我又看到有一個穿著休閑運動裝,帶著棒球帽和墨鏡的有點年紀的矮個子走著他們身後,那步伐,可能就是崔錄。」

我急忙推開被子:「我的門沒關?」

我宿舍的門忘了關,怪不得朱麗花能推了進來。

朱麗花焦急說:「我找你談的是別的事。」

我套上衣服說:「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怕崔錄換了馬甲來找李姍娜麻煩是不。」

朱麗花說:「是。」

我說:「你不是人家的錢也不收嗎,幹嘛還幫人家。」

朱麗花說:「雖然我不收,可畢竟人家也是一片好意,這時候了,我總想著她別出事。」

我說:「你也是一個好人。」

朱麗花焦急說:「麻煩你快點好嗎!」

我說:「行啊,你來幫我穿衣服吧。幫我找我褲子,我找不到我褲子。」

朱麗花焦急的過來,在床尾找到我褲子,扔了給我,見我磨磨蹭蹭的,她又罵道:「你個豬,快點行嗎!」

我把被子掀開,只穿內褲站起來,說:「如你所願,這樣就快了。」

她急忙轉身過去:「流氓!」

然後她走出門口:「我在門口等你,你可以快一些嗎。」

我心裡也焦急,當即穿好了褲子鞋子,出了門口。

到了朱麗花身旁,我問她:「花姐,你有什麼辦法嗎。」

誰知她卻說:「我有辦法我幹嘛還來找你呀!我沒有辦法,你趕緊想想吧。」

我唉了一聲說:「你那麼厲害,你們qiang暴中隊那麼強大,不是,你們防暴中隊。你們防暴中隊的人都佩服你尊敬你,罩著你,你都沒有辦法,我能有什麼辦法。算了繼續睡覺。」

她開罵道:「你怎麼能這樣,你拿了人家的錢,人家現在出事了,你怎麼可以當沒事人一樣?」

我說:「你想太多了吧花姐,鬼他媽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崔錄來了。」

朱麗花說:「夜幕中看著非常的像,還有那兩個高

大的男人,我從他們的腳步看得出他們練過。」

我說:「那行吧,我們先去看看。哎,你在哪兒看見他們的。」

朱麗花一邊和我下樓一邊說:「在要出去的時候,看到這三人往會見室過去。」

我說:「會客室?難道他們要把那李姍娜提出會客室?」

朱麗花說:「不知道。」

我問:「花姐,你要出去幹嘛?你男朋友是不是開車來在監獄門口等你今晚去開房?」

朱麗花罵道:「關你什麼事!」

我說:「問問也不至於發火吧,你可以不說啊,幹嘛要發火。」

朱麗花說:「你嘴巴能不能放乾淨點。」

我說:「我這是關心你也是關心我自己啊花姐,你看萬一你碰到不好的男人,不小心被她搞大肚子,沒錢打胎什麼的我還要幫你借錢。」

我還沒說完,她一腳踹過來。

兩人疾走到了會客室那邊,因為朱麗花是防暴中隊的人,可以隨時到監獄內重點地方例如領導辦公室、重犯等之外的地方巡視。

兩人進了會客室,從會客室的一角,兩人偷偷往會客室裡邊看,果然,裡面兩個高高大大的男子,一看就是練過,站在一個坐著的戴著棒球帽和墨鏡的男子身後。

我看了一會兒,那坐著的人真的很像是崔錄。

朱麗花輕輕問我道:「怎麼,看是嗎?」

我說:「很像。」

朱麗花問:「那該怎麼辦。」

我說:「他們在這裡等,等管教把李姍娜帶來,我們不如這樣,過去問問值勤看守的管教。你去問,你比較方便,我就在那邊等你。」

朱麗花同意了。

她過去值勤的管教那邊問了一下情況,不一會兒回來了。

過來後,我問道:「怎麼樣?」

朱麗花說:「值勤的說是有領導指示,說這三個人有緊急的事要召見一個女囚犯,而且是在單獨的夫妻房會見。」

我靠。

單獨的夫妻房。

我和朱麗花用假設法分析了一下,情況也許是這麼個情況,如果那個人真的是崔錄的話,首先呢,崔錄利用關係跟監獄領導說一聲,讓監獄領導跟下面說一聲讓管教把李姍娜帶出來,然後崔錄今晚就過來見李姍娜,讓管教把李姍娜帶到單獨的夫妻房,而進去了之後,崔錄再進去,到時候,李姍娜就被什麼什麼了,情況就很不妙了。

只是我們都在假設,因為我們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