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3章 成熟了不少

第213章 成熟了不少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走出了清吧後,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氣。

李洋洋也跟著出來了,委屈的問我是不是感到不開心了。

我說:「那首歌唱的我心裡不舒服。」

李洋洋說:「那我們換一家地方。」

我想,她是不是今天晚上出來就不想走了,想和我過夜了。

我不想毀了她的幸福。

我說:「算了,改天吧,太晚了,走吧,回家吧。」

她不知道說什麼好,跟著我身後出了紅門街口。

在紅門街口,我攔了一部計程車,然後把李洋洋先推上了車,說:「你先回去吧,很晚了。」

李洋洋卻不捨得走,看著我,眼睛泛著淚。

我說:「走吧,改天我們再聯繫。」

李洋洋問我:「能不能抱你一下,張帆哥哥。」

我退後了一步,說:「呵呵,以後別再講這種話了。回去吧,很晚了。」

她看到我退後,她一下子眼淚就落下來,然後抿抿嘴,轉身上了車。

看著遠去的計程車,我心裡感到特別煩躁。

今晚李洋洋來找我,說為了告訴我讓我換份更好的工作是其中一個目的,但最為主要的是,她其實想見我,想和我溫存溫存。

不是我殘忍,而是我實在不想再像上回一樣了。

她現在的生活已經趨於穩定,我不能去破壞。

我上了計程車,想回去青年旅社,覺得有點遠。

我給王達打了電話,告訴他我在紅門街口,想叫他出來陪我喝兩杯。

結果那廝一問我,知道我過來陪李洋洋喝酒後,馬上罵道:「你重色輕友,日你狗賊,我叫你出來你不出,女人叫你出就出。」

我說:「我以為她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來的。好了不要廢話了,快點下來吧。」

和王達兩人又他媽的喝醉了。

這廝的公司發展得不錯,雖然不是飛速,但是穩步發展起來了,喝醉後他開玩笑說估計年底分紅一人一部賓士寶馬。

我說送我一部qq讓我練練就行。

當晚就在王達的公司辦公室過夜了。

次日起來吃了早餐,十點多了,我買了兩袋水果,去了市監獄醫院。

首先,還是去找了薛明媚。

薛明媚正在看書,看到我,對我露出明媚的笑容:「男人,來了啊。」

我把水果放下,說:「來了來了,馬不停蹄的來了。恢復的怎麼樣了。」

我看見她脖子上沒有了纏著的白布,但還是貼著什麼。

薛明媚說:「也許還要一個月才能出院,可能會很醜,留下傷疤。」

我說:「不會的。」

其實我也算是安慰她罷了,那麼深的傷口,不留傷疤不可能。

薛明媚說:「會的。」

她讓我坐在床邊,靠在我肩膀上,說:「我想回去監獄了。」

我說:「為什麼?難道去監獄做勞力比較強。」

薛明媚說:「在監獄還有姐妹們,在這裡每天只能看書。」

半晌後,她問:「你有沒有想我。那麼多天不見。」

我說:「想,想搞你。」

她笑了:「那來搞吧。」

我說:「算了,等你病好了再討論這個話題。」

她還是堅持:「我們試試,我也好久沒有和你了,有時候睡覺,很想。」

我說:「不行,等你病好再說。別在這關鍵時刻弄傷了,忍忍。」

她說:「我不動。」

我說:「那也不行

,到了那時候,誰能忍住不動?而且,外面還有管教,這樣不好。」

薛明媚微微離開我的肩膀,說:「怎麼一夜之間,覺得你成熟了不少。」

我說:「成熟,也許所謂的成熟,不過是懂得衡量事情利弊,懂的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罷了。」

薛明媚問我:「那你說說,你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我呵呵了一聲,說:「比如我現在來看你,我們是朋友,這是我該做的,但是和你搞,這就不該做了。」

薛明媚問:「為什麼呢?」

我說:「能為什麼,我們只是朋友。我們做朋友就好,既然是朋友,就不該搞。」

薛明媚看著我,認真的問:「難道,你只想和我做朋友嗎?」

我說:「做朋友就行了不是嗎?」

薛明媚若有所思,想了想,說:「你是在嫌棄我。」

我急忙否認,說:「我沒有,真沒有,薛明媚,你很漂亮,我覺得我自己跟你不是一個世界的,如果出了外面,你一定如魚得水,你那麼聰明美麗,只要認真做什麼事,一定很快就過上好生活。我更配不上你了。」

薛明媚慘笑一聲,說:「我?你太看得起我了。或許吧。」

頓了頓,她又自言自語的說:「我不配談愛。」

我急忙哄她:「薛明媚,你可不要亂想,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笑了起來:「幹嘛你那麼緊張,謝謝你的水果。」

我說:「你客氣了。話說,丁靈來找過你嗎?」

薛明媚說:「你想丁靈妹子了?」

我說:「我想她,但是更想你,我一來就先來看你了。我找她,是因為她家人找不到她,她家人相幫她翻案,找不到她,就緊張了。她弟弟看了監獄出事的新聞,生怕自己姐姐也已經出事,所以這段時間都沒能探望到丁靈。就找了我。」

薛明媚聽完後,感慨說:「她還有家人惦記,真好。」

我說:「你也別想太多,我也會好好記掛你的。」

突然感覺自己講錯了什麼,又說道:「我的意思是說,我也經常想你。」

薛明媚抱了抱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