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4章 要升職了嗎?

第214章 要升職了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下了樓,到了樓下,我給丁敏打了電話。

丁敏接了我的電話後,非常的高興。

我在電話中囑咐他準備兩個紅包,一個五百的。

他說知道了,謝謝你。

然後他問現在是不是馬上過去監獄。

我這才告訴他:「你姐姐之前在監獄裡發生了一點事,因為她不讓說,所以就沒有和你說,現在在市監獄醫院。」

丁敏大吃一驚,忙緊張問:「在醫院!她怎麼了,我姐她怎麼了!」

我說:「她因為有些事,腳踝骨折了,已經在恢復,你過來就知道了。你過來和你姐聊。記住,市監獄醫院,以前你來過的。」

說完我掛了電話。

不多時,丁敏就過來了。

風風火火急急忙忙的來了。

我到市監獄醫院門口接他時,他第一句話就問我姐在哪裡。

我說:「你別急,我帶你上去,哦對了,紅包呢?」

原本我確實是打算自己幫他出錢的,但是我根本沒帶那麼多錢,也沒帶卡出來。

丁敏這才記得起來,趕緊拿出三個紅包給我。

其中,他先把一個沉甸甸的紅包給了我:「這個是我們家特地準備的,謝謝你,一點心意。」

我急忙推辭:「丁敏,不行不行,我也幫不到你什麼,你不要這樣。」

丁敏推著過來:「不是的哥哥,我們家要為我姐翻案,以後還有要麻煩你不少地方,而且你都一直很照顧我姐,這點心意不成敬意了。」

再三推辭下,我只好收下。

然後,丁敏又把另外兩個紅包拿過來給我,說:「這個是你說的準備的兩個五百的紅包。五百夠了嗎?」

我說:「夠了。那我先上去,和看守你姐的兩個管教說一聲,之後我再下來,帶你上去。」

丁敏說好。

我揣著兩個紅包,到了丁靈所在的那一層,到了兩個管教旁邊。

我說:「兩位姐姐,那位姓丁的女囚,是我一個朋友,她家裡的弟弟要來看看她,有急事,自從她腳傷後,她家人就很著急,你們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說著我偷偷往她們口袋中塞進了紅包。

兩位女管教也知道事理,說:「按規矩來說,是不能隨便看的,但是既然是你的朋友,看是可以看,但上來了,我們要檢查一下,而且,只能有半個小時。」

我說:「好。」

我下去帶丁敏上來,兩位管教很快搜了丁敏的身,其中一個女管教特地在丁敏的下面摸了好長時間,我不知道她是真檢查搜身還是故意摸了幾下。

她們把丁敏身上的手機錢包等物品都搜了出來,然後對我說:「不是我們故意這樣,我們也怕出事,這些他的物品我們拿著,他出來了就還給他。你看行吧?」

我說:「行啊。」

她們說:「半小時。」

丁敏進去了。

在外面可以聽到,兩姐弟相見,就嘩啦啦的開始哭了。

然後他們在裡邊聊了許久。

我到了角落拿出紅包數了一下,裡面一共一萬元整。

這份禮也太重了吧!

看來我之後要好好保護丁靈了。

半小時後,兩名女管教示意我時間到了。

我說:「再給幾分鐘好嗎?不超過十分鐘。」

兩名女管教默許了。

兩分鐘後,丁敏識相的出來了。

出來後,我送著他出外面。

他對我說:「謝謝你張哥哥。」

我說:「不用謝,你太客氣了。」

丁敏道:「張哥哥,我姐說,讓我請你吃個飯,我們聊聊。」

我說:「還是我請你吧。走吧。」

丁敏說:「我姐說非要我請不可,張哥哥,都麻煩了你那麼多了,剛才我姐姐也和我說了你在監獄幫她的事,這次她受傷,也是你的幫助。你的恩德,我們姐弟永遠記在心裡。我請你吃飯也是應該。」

聽完這話,我心裡暖洋洋的,我笑著說:「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丁敏說:「張哥哥你言重了。」

到了市監獄醫院對面一家小餐館,進去後落座。

丁敏拿著菜單讓我點,我就不客氣了,點了幾個菜,然後丁敏要了兩瓶啤酒。

丁敏客氣說:「下次我們找個好點上檔次的,不然對不起張哥哥了。」

我說:「這樣都很好了,我很容易滿足的哈哈。有酒有肉,還奢求什麼。」

不一會兒酒菜上來了,丁敏很明顯的不怎麼能喝酒,喝了兩杯臉都紅了。

一個勁的說謝謝。

後來聊到了這次來找丁靈的事,丁敏說,他媽媽的那個朋友,也就是當年陰錯陽差錯過了的初戀,是開公司的大老闆,挺有錢,見到他家這樣,他就出手幫忙了,給丁敏安排了幾個小項目做,丁敏做得挺不錯。

家裡的日子也就好過了。

然後那位老闆還要幫忙,去找了丁靈nuo用公款的公司老總,和那位老總走關係商量如何替丁靈翻案。

其實所謂的走關係,還不是他媽媽的初戀用錢砸去給那位公司老總,沒人和錢過不去,再加上丁敏在獄中,他得不到什麼好處,而現在,人家送來一大筆巨款,做個證,能幫忙丁靈翻案出獄,就能拿到一筆錢,是我我也干。

看來丁靈出獄的時間不遠了。

我舉起杯說:「丁敏,以後咱們之間不用那麼客氣,但凡我能有幫到你們的地方,我儘力而為。」

丁敏急忙道:「我們全家承蒙張哥哥你的大恩大德,如果沒有你,可能我媽已經病死了,我也不知道現在在哪裡流浪,而且,我姐姐估計也沒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