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5章 得罪了你又如何

第215章 得罪了你又如何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大吃一驚,說:「是你!」

林小玲定睛一看,發現是我這個狗賊,馬上露出厭惡神色,鳥都不鳥我了。

好吧,人家根本不理我。

不鳥就不鳥,這我想不通,這林小玲為何也來參加培訓了,她家不是超級有錢,還住別墅什麼的嗎。

那個老師大聲問我道:「那個穿警fu的,你到底是男是女!

我趕緊回到了男隊隊伍中。

每個隊伍都有四十多人。

我們排好隊後,老師帶了兩個手下,說給我們發胸卡,還發了制服和鞋子。

憑著胸卡可以在這兩個星期內進出培訓處,卡上有卡號,卡號上和宿舍床號是一起的。

憑著卡也就能自由進出宿舍樓。

我拿著卡看看,我的卡上的編號是:xx市xx校培訓處2aj7號。

2aj7,2指的是xx市xx校的2號培訓處,a指的是a棟宿舍樓,j指的是j號宿舍,7,就是我是第7個床位。

這看起來有點複雜啊。

我旁邊的一位仁兄鄙夷的自言自語說:「二bi雞b號!他媽的這是什麼破號碼!」

我一看,差點沒笑掉大牙,他的號碼是2bj8號。

b棟j宿舍八號床位。

差點沒笑死我。

他還喊著跟老師說要換號碼,結果所有人都知道他是2bj8號了。

問題是,我們在這裡,要換上統一的xx校制服,以後都不用真名,老師點的都是胸卡號碼。

當點到2bj8,我們都笑彎了腰。

不過笑過後,我發現我身旁這個2bj8的心理素質可謂超級的好,他被笑過後,已然無所謂的樣子,還自嘲的說:「也挺好,以後你們全都記得我了。」

我頓時對他有點肅然起敬。

老師教我們的第一節課,竟然是讓一位軍校的教官讓我們學會立正。

說什麼無規矩不成方圓,來這裡要給我們下一個下馬威,讓我們好好收收性子守這裡的規矩。

讓我們一動不動的,站在操場上三十分鐘。

靠。

還好,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們男的是沒什麼,我們監獄來的幾個女獄警還有一些女警察的也沒有什麼。

可是有些身體不行的女孩子就頂不住了,特別是穿高跟鞋來的,有的說要去換上制服和鞋子。

教官不允許,幾個穿高跟鞋的差點沒哭起來。

結果那團火紅色嬌聲一聲,倒了下去。

一看,是那美貌的林小玲倒了下去,這下好了,不光是女同志們幫忙,男同志們手忙腳亂的也都衝上去幫忙扶著林小玲去了樹林下的石桌石凳坐下。

教官也沒轍。

我們站夠了了三十分鐘。

教官讓我們稍息,女同胞們哀聲怨氣了,男同胞們覺得沒什麼。

接著,教官說讓我們休息十五分鐘,然後再上下一節課。

並告知我們,沒有水提供,只能去門口小賣部自己買。

我和2bj8一起出去買水。

兩人買了水,他非要掏錢,一瓶水也不值什麼錢,但是他搶著買單,還是給了我一些好感,我便讓他搶買了單。

看那林小玲,身邊圍了四五個男同胞,長得漂亮真是好。

兩人走回了操場邊,在那石桌石凳上坐下。

2bj8先問我:「哥們,你哪個單位的。」

我說:「監獄的。」

他說:「

哦,好單位啊,不過裡面的男犯人可能有點難管啊。」

我說:「呵呵,我是女子監獄的。」

他大吃一驚說:「女子監獄也能有男人!」

我說:「其實我是女子監獄裡唯一一個男的,只是一個心理輔導師,和女犯人很少直接接觸,那些來看心理疾病的,都是在管教的陪同下來的。」

他知道我是女子監獄後,馬上東問西問的,監獄在外人眼中,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

我問他是哪個單位的,他告訴我說他不方便說。

我也不會強問,因為我知道,這裡很多來的人,身份都不方便說。

媽的,早知道如此,老子剛才也不說自己身份才是,虧大了。

不過我還是知道了他的名字。

安百井。

一個像韓國又像日本的名字。

據他說,他爺爺以前是打井的,沒什麼文化,他出生的時候他爸爸不在身旁,他爺爺就直接給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還別說,挺洋氣的。

兩人不知怎麼的就聊到了剛才暈倒的那個林小玲。

我原本想說我認識這個女的,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假裝不知道。

安百井說:「那穿紅色裙子的那女的身材真是好啊,那瘦瘦的,苗條得很,兩條腿又很高。」

我說:「是啊,要是插一下,估計爽翻了。」

安百井拍著我的肩膀,我更加興高采烈:「那個女的,那麼高,兩條腿又直又白,屁股那麼翹,是吧。一定爽翻了。」

安百井臉變色了,更加用力拍我肩膀。

我不懂得他究竟幾個意思,當看到他對我撇眼色,我往後一看,尼瑪!

林小玲就站在我的身後,一臉憤怒看著我。

我趕緊跳起來,說:「哎呀今天來之前啊,好多朋友拉去喝酒,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哎那啥咱們來這裡培訓幹嘛啊。」

我裝著喝醉了,走路歪歪扭扭要回去隊伍中。

林小玲一臉憤怒攔住我。

我假裝不認識她,問:「我靠你是誰?幹嘛攔著我。」

林小玲怒道:「你不就是生我上次的氣吧,洋洋是我閨蜜,再怎麼做,我也不會讓她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