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7章 被打進醫院

第217章 被打進醫院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兩人的刀舉得高高的時候,我下意識舉起手擋刀,突然啪一聲,左邊那個被打趴在地,然後又是啪的一聲,左邊那個也被打得刀都飛了,趴在牆上。

我看見的是,安百井手拿板磚,一人一磚,兩個圍著我的傢伙各自飛兩邊。

血從那兩人的頭上流出來,還有兩個,也早已被安百井打倒在地。

我頓時覺得,他真正是一個力挽狂瀾,如金庸武俠小說里楊過這樣的,在眾人絕望的時候,他一個人如蓋世英雄將惡人全部打敗的英雄角色。

那幾個傢伙互相爬起來手挽著手要跑,我爬起來,撿起一把刀,就要追。

安百井拉住了我:「夠了!不要追了,他們手裡還有刀,萬一他們不要命用捅,我們很危險。」

我這才不追了,站好了,手往肩膀上一摸,他媽的,還以為他的刀鈍,沒事,結果一摸,濕濕的,血流了出來。

安百井叫正在顫抖的林小玲開了手機手電筒一照,趕緊說:「快,去醫院!我們不要留在這地方,萬一他們回來我們就危險了。」

安百井扶著我跑,結果跑了幾步,那兩個女孩根本就跑不了,一個是嚇壞了,而林小玲,則是穿著高跟鞋,很高的高跟鞋。

安百井艹的罵道:「他媽的女人就他媽的煩。」

我說:「我能跑,沒事的一點小傷,去照顧她倆。」

安百井回去扶著另外一個女孩跑,我則是過去後,對林小玲罵道:「脫你的高跟鞋啊!」

她還愣著,我直接抓住她的小腳提起來,然後脫掉了她高跟鞋,另外一邊也是。

然後我拉著她的手就跑,一路上她一直喊腳疼。

這嬌貴的千金大小姐,從沒赤腳走在地上過,被地上的小顆粒一刺,皮薄柔嫩的她當然疼。

我不管她那麼多,先拖著她跑了一陣,她還喊疼,我感到煩了,馬上罵道:「那你他媽的就一個人在這裡吧!」

她不敢喊疼了,被我拖著小跑。

到了一個轉角處,我看到一家什麼什麼小診所在亮著燈,我喊前面的安百井道:「2bj8!那裡有個診所!」

安百井沒聽到我說的話,對我回頭喊:「我去叫車!」

我說:「前面!那裡!有診所!去診所包紮就行了!」

安百井聽到了後,站住了,拖著前面的女孩回頭過來,然後幾個人過了馬路對面進了小診所。

進了小診所後,安百井看了我一眼我肩膀,血滲透了衣服,一直流到了衣服下角。

安百井對著診所裡面喊:「醫生!醫生!」

裡面有個老醫生的聲音哎了一聲。

安百井進去了。

我見林小玲,滿臉是眼淚,楚楚動人的,原來,她被我罵了後,不敢喊疼了,忍著疼痛被我拖著跑到了這裡,而我沒想到的是,她的腳底也都是血。

我急忙讓她坐下,一看,靠,一個碎玻璃片插了她腳底。

這怎麼會不痛。

她坐著抽泣著。

另外那個女孩到了這裡,有了安全感後,才回過神來,蹲下來看著林小玲腳底上的玻璃,問:「小玲!疼嗎?」

林小玲抽泣著:「好疼。」

我說怪不得她剛才一直在喊。

我還當她是受不得赤腳跑步的疼痛,原來腳底被插了玻璃。

那個老醫生終於被安百井給推出來了。

老醫生看了我們一下,說:「哎喲喲這可不得了,你們是剛打架的吧。」

安百井說:「我們是好人,良好公民,遵法守紀的良好公民,怎麼可能

打架。不要廢話了,快點幫包紮。」

安百井這才看到林小玲腳上的傷,忙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說:「剛才我讓她脫鞋跑,結果就插了玻璃。」

安百井問老醫生:「你們店就你一個?」

老醫生說:「另外幾個我請的醫生和護士都下班了,我看看。」

老醫生蹲下看了一下,然後又看了一下我的刀傷,都問了我們一下,然後按了按,林小玲哭著喊疼,我沒喊,但是確實被按著疼。

老醫生說:「還好,都沒有傷到骨頭。」

安百井說:「你這麼一按就知道了?你幫忙包紮一下,然後我們去醫院照片子。」

老醫生隨口問:「都怎麼傷的?」

安百井馬上騙他說:「在我們宿舍樓,玻璃掉下來,砸在我們身上。」

老醫生呵呵的看著安百井,說:「真是這樣,那可真疼。」

老醫生從裡面拿出一些醫用的東西,然後拿著一塊不懂什麼材料的布,對安百井和我說:「受傷的小夥子,你脫下衣服,讓這小夥子把這個緊緊壓在你的肩膀,先止血,等下我再用酒精給你洗洗,塗點藥包扎一下就沒事了。」

然後他蹲下去,拿著鑷子對林小玲說:「轉頭過去,不要看。」

林小玲轉頭過去,然後他突然拔掉玻璃,接著給她止血,洗傷口,檢查還有沒有,然後再洗一次,拿了他自配的中藥包紮。

洗傷口是用酒精洗的,林小玲一直在抽泣。

我這邊更加容易,止血酒精洗傷口,然後塗點中藥,根本不包紮,血不流了也不疼了。

我說:「神了,不痛了。」

我還大迴環的回了幾下手臂,真的不痛了。

老醫生說:「你現在去打籃球都不會痛。」

安百井對老醫生說:「嘿,你這老醫師,還真有幾下。」

老醫生竟然不謙虛的說:「我何止有幾下。」

安百井馬上反口相譏:「喲誇你你還不謙虛了。」

老醫生呵呵笑了幾聲,說:「小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