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8章 你不懂感恩嗎?

第218章 你不懂感恩嗎?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靠,一直都在跑,一直在忙著,一直都沒看,這個姑娘長得那麼好看。

白襯衫深色褲子,綁著馬尾,乾乾淨淨。

可是,她那汪汪的眼睛,純純的臉蛋,望的方向卻是,安百井。

安百井開玩笑說:「不啊,我和你睡,我朋友和你朋友睡。」

這姑娘一下子就低頭下去,臉紅了,說:「不要。」

可說完她還抬頭看看安百井,這個美麗的女孩,對安百井動心了。

沒辦法啊,我恨啊,羨慕嫉妒啊,這樣純的美女,跟古時候走來的大家閨秀一樣的美女,喜歡的是我的朋友。

唉,不過也沒辦法,誰叫我剛才打不過人家,被撂倒了,人家安百井,一副英雄的模樣,還有,人家安百井拖的是她的手,救的是她,我拖的是林小玲。

環境對愛情的影響有時候很微妙。

比如在ktv包廂中,在車中,在優雅情調有著音樂的咖啡廳中。

但是像在剛才的氣氛中,最是容易產生愛情,這在心理學上來說,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有點類似,但剛才那種情況下,最是容易刺激荷爾蒙。

說的再多懂得再多也沒用了,反正人家看來是對安百井有點意思了。

這安百井看起來也和我不一樣,一副虎頭虎腦健壯的樣子,看著就有安全感。

我呢,比較油滑,看起來不放心。

安百井拿出一顆檳榔放在嘴裡嚼,說:「你們隨便,我先去睡了。」

那個白襯衫女孩說:「你們先幫忙把林小玲扶著回去呀。」

安百井說:「好,來來。」

媽的我還不想扶了,如果不是因為林小玲,我們可能被砍嗎,我怎麼挨的這一刀,而且最讓我不爽的是,她至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謝謝的話。

這也太沒教養,不懂得感恩了吧。

我說:「剛才醫生說了,塗了他的那些葯,我去打籃球都沒事,她呀,去踢足球也沒事。」

林小玲臉色不好看,白襯衫女孩說:「可是小玲沒有鞋子呀。」

林小玲可憐兮兮看著我,唉,我就是受不了女孩子這幅可憐樣子。

我蹲了下去,說:「告訴你,看在李洋洋對我那麼好份上,我背一下你。不然你就是被人打死我看都不看一眼。」

安百井說:「你受傷了,讓我來讓我來。」

我說:「沒事,都能打籃球呢,還背不起一個女娃。」

林小玲輕輕趴在我背上,我艹,我的背部感到了她前邊兩個什麼的揉動壓著。

看不出來這高高瘦瘦的排骨妹一樣的林小玲,竟然還挺有料。

白襯衫女孩關心的問我可以嗎。

我說:「可以可以,話說,安百井也挺可以的,你讓他背背你吧。」

她又臉紅了,說:「不要。」

說完又偷偷瞄了安百井一眼,發情了。

我說:「麻煩你們兩人不要堵著路好嗎。」

他們兩人這才疾走進去了。

我背著林小玲,故意晃動了一下身子,感受到她那裡的溫熱豐滿柔軟,說:「想不到你那麼瘦,你那裡那麼大。」

林小玲似乎真的不懂我說什麼:「什

么大?」

我直接說:「胸部。」

她氣著說:「你,你,你怎麼能這樣!」

我說:「我不僅能這樣,我還能那樣。」

說完我就跳動了兩下,她的胸口因為壓在我的背上,被我這麼跳動幾下,哼哼唧唧出聲音來。

我說:「唉喲叫的挺好聽啊。」

林小玲說:「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我說:「好啊!」

說完我就真放她下來,她沒想到我真的放她下來,用那隻沒傷到的腳獨腳站在地上,盯著我。

我說:「你自己走吧,拜拜。」

她氣道:「好!我自己走!」

說著她扶著牆,一跳一跳的,看起來挺可憐的。

我看著她,說:「唉,看你這樣子,也挺可憐的,雖然拆散我和李洋洋有你三分之一的努力結果,但我覺得這樣對你還是挺於心不忍的,要不你求求我,我繼續背著你回去。」

她說:「不用。」

還是冷冷的樣子。

好吧,那你就繼續囂張。

我轉身走了。

進了病房後,白襯衫坐在那邊床,安百井坐在這邊床,他倆看著我一個人獨自走進來,驚訝的看著我。

白襯衫女孩問我:「小玲呢?」

我說:「千金大小姐脾氣上來了,大爺我伺候不起。」

白襯衫急忙出去,去扶林小玲。

安百井對我說:「你是不是想到之前的事,不爽就把她扔下了。」

我說:「我要是放不下以前的事,我剛才何必去救她。是她自己嘴巴硬,跟我耍千金大小姐的脾氣,我才扔下了她,一定是很多男人把她寵壞了這種女人。不過話說回來,我的確是有點放不下以前的事,想到她之前拆散我們這對梁山伯和祝英台的所作所為,我就恨得咬牙切齒,靠。要不是因為我覺得對不起自己良心,而且她閨蜜也就是我前女友對我那麼好,我才不會救她。」

安百井笑著說:「就算不是這樣,我看你也會救。」

我說:「你怎麼知道?」

他說:「你是個善良的人。」

我臉紅了:「不要那樣誇我,我的壓力會很大的。」

安百井笑了。

我說:「你還挺厲害,你也練過的吧。」

安百井問我:「你們獄警,也是要練習一些搏鬥技能吧。」

我說:「是啊,都練過。可沒你厲害。」

安百井說:「那是因為我從小我爸就教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