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19章 只是個執拗的傢伙

第219章 只是個執拗的傢伙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白襯衫進來時,我讓她關燈,她關了燈。

我問白襯衫:「白襯衫,你晚上脫衣服睡覺嗎?」

白襯衫說:「你流氓!我不和你說話。」

我說:「問問也不行?哎你叫什麼名字啊,你號碼多少,給我們百井哥留一留啊。」

白襯衫說:「你不會自己問他。」

林小玲說:「不要和那個流氓講廢話。」

白襯衫也鑽進了被子中。

我問安百井:「那白襯衫叫啥?」

安百井說:「金慧彬。」

我說:「又是一個韓國名字,你們挺般配嘛,哎你怎麼都知道,她都跟你說的。」

安百井說:「剛才我們都問了,她也知道了我名字。」

我輕輕在安百井耳邊說:「日,你們兩個,那麼快就搞在一起了,有jian情!」

安百井也壓低聲音說:「別亂講,我們就是問了一下號碼。」

我說:「算了,我看那個什麼金什麼彬的,對你挺有意思的,你搞她,一定有搞頭。」

安百井說:「沒有過那個想法,你要是喜歡你去泡。」

我說:「媽的今天咱們怎麼沒發現她們女隊中還有一個長得那麼好看的。」

安百井說:「她比我們早來,穿的是xx校教官發的制服,我們都沒有看她了。」

我說:「是啊,都去看這個林小玲了。哎,百井,你說現在要是你去和那個白襯衫睡,我和那個啥林小玲睡,你說爽不爽。」

安百井說:「那鐵定爽,你知道嗎,我以前讀書的時候,有兩個朋友,告訴我說。他們兩個一次在外面旅遊,然後開了一個雙人房,人家塞卡片進來,就叫了兩個按摩的,然後在各自床shang比賽。」

我問:「比賽什麼?」

安百井說:「比賽誰搞得更久啊!你說要是你搞那個紅色裙子,我搞白襯衫,我們誰久一點。」

我驚嘆的說:「想不到你這人看起來那麼正義,思想卻那麼齷齪,不過我喜歡,那肯定是我啊,你不知道,我曾經有一次和一個女的,三個鐘頭。」

安百井驚訝道:「真的假的!」

我說:「靠騙你做什麼,如果強x不犯法的話,我們現在過去拉一人一個,你看看誰久一點。」

接著我們聽到那邊爆發出一句破口大罵的聲音:「你們兩個夠了!」

接著看見林小玲和白襯衫金慧彬坐了起來,林小玲罵我們:「你們兩個,流氓!下流!」

金慧彬也罵著說:「噁心死了。」

我大吃一驚:「怎麼我們那麼小聲,你們還聽到的。」

林小玲罵道:「這是小聲嗎!你們兩個色狼!」

安百井竟然哈哈笑了起來,我也笑了,我說:「你果然心理素質真強,就跟沒心理素質一樣,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

接著林小玲那邊不知抓著什麼東西朝我們兩砸過來,我兩急忙拿著被子蓋著頭。

那些東西砸在了被子上。

金慧彬勸道:「小玲,別理他們兩了。」

林小玲這才住手,睡下去了。

因為真的困了,很快就睡了過去。

但是,大半夜被人弄醒了。

一陣一陣的巨大打呼聲,我被弄醒了,果然是安百井。

我坐起來,點了一支煙,可我還聽到林小玲那邊也有一個打呼聲,細細一聽,竟然是金慧彬,她的打呼聲雖沒那麼大聲,但是睡在她旁邊,估計平時睡覺比較容易被弄醒的也不會睡得著。

金慧彬那麼漂亮居然也打呼,看來不論多漂亮,人都是一樣的。

想到,那邊的林小玲輕輕坐了起來。

問我道:「你也睡不著。」

我說:「這傢伙打呼聲太大聲了。」

林小玲道:「今天的事,謝謝你。」

我聽這聲音,她還是真的有誠意了,放下了高傲的樣子。

我說:「哦,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李洋洋,我真懶得救你。」

雖然外面有光照進來,但還是挺黑暗,我看不到她的神色,過了幾分鐘後,她才說:「你傷口還疼嗎?」

我沒想到她會關心人,以為她就一直那麼牛哄哄下去的。

我說:「不疼,你呢?」

林小玲說:「也不疼。」

兩人之後就沒什麼話說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抽完了一支煙,蒙上了被子,說:「睡了。」

然後扭頭過去睡了。

次日一大早的,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鬧鈴響了。

睜開惺忪睡眼,聽見白襯衫在那邊說:「起來了,六點了。」

對,要起來了,還要他媽的回監獄。

起來後,白襯衫對安百井說:「我們今早要六點半集合,遲到要罰一千米。」

安百井抽了一支煙,說:「是的。走吧。」

我說:「我今天早上不用去,我等下要等我們單位的車回去單位上班,下午才過去。」

安百井說:「真好。」

我說:「有什麼好的,還要跑來跑去的。累死。」

安百井說:「早上在x校上課,要跑步做操的。」

我說:「我寧願做操跑步。」

安百井又說:「男的還要加做一百個俯卧撐,一百個仰卧起坐。」

我說:「靠,那還是回去上班算了。」

白襯衫催道:「我們走吧,要遲到了。」

然後他們看了看林小玲,說:「小玲,我們去給你幫你請假。」

林小玲點點頭。

安百井對我說:「那我們先走,你扶著她回去,最好還是讓那個醫生看看吧。」

我哦了一聲。

白襯衫對林小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