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20章 我做不到高尚脫俗

第220章 我做不到高尚脫俗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朱麗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這種高尚精神的確值得我學習,深深的學習,努力的學習,頭懸樑錐刺股的學習。

只不過,我的精神是污濁的,我的人格是渺小的,我的道德境界是低下的,我的家人是需要我這點錢來救命養家的。

我做不到朱麗花那麼高尚脫俗。

如果我活在古代,我一定是一個鑽營私利的無名小卒,我永遠成為不了殺身成仁的文天祥,張巡,岳飛。

她不要,我要。

靠。

反正人家李姍娜有的是錢,她不缺這麼點幾十萬,她需要的是有人罩著。

看來,這有錢也不一定什麼都玩得開啊,還是有背景最強。

下午,繼續去xx校進行培訓。

林小玲在休病假,她的腳傷了,實際上我從他們口中得知,人家林小玲從來就找各種借口躲避軍訓啊,上課啊什麼的。

沒辦法,人家是女神,嬌艷欲滴,裝腔作勢演一個戲,不是頭暈就是曬太多不行了,再不然就是身體弱然後暈下去,容易演得很,然後教官就被她騙過去了,趕緊讓她去休息啊。

只是,我成了眾男人隊伍中的眾矢之的。

他們一直懷疑我昨晚趁著林小玲喝醉,把林小玲帶去哪兒糟蹋了,反正林小玲已經上了我這條賊船,被我這個狗給糟蹋了,用他們轉自俗語說:好白菜都被豬拱了,好b都被狗艹了。

這下好了,沒幾個人對林小玲提起興趣了。

大家都有那麼一個偽處情結:此女就算不是處,但在這幫人眼中,她是剛來的,是新鮮的,而一旦在這幫人當中有個男人得到了之後,這個女人馬上就在很多男人眼中變得已經是物有所屬,被『玷污』過了,沒那麼值了。

再加上我這麼一個吊絲,根本配不上人家林小玲那個女神,我成為眾矢之的也是必然的,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算了,豎子不足以謀,你們愛嫉妒嫉妒,愛吃醋吃醋,我懶得理你們。

可是我很快就發現,不僅是我,連安百井都成了眾人嫉妒的對象,因為白襯衫金慧彬,也實在是個可娶回家的賢良淑德溫柔大美人,可她現在對安百井是呵護有加,買水,送吃,各種和安百井膩歪。

這對狗男女,發展可真快。

培訓課是打了一節課的太極,我真不懂幹嘛要學打太極。

教官說,學太極,可修身養性,好吧,那就學吧。

然後後面兩節課都是教管理了。

下課後,我很快就發現我無處可去了。

安百井和金慧彬去吃飯了,我在宿舍里,是新來的,加上他們以為我已經弄到了林小玲,說話時各種諷刺,我就是違心的給他們敬煙他們也不要,靠了。

在宿舍呆不下去,我只好拿著手機出外面晃蕩。

看了看手機,有未接來電。

三個,都是謝丹陽的。

好久沒見她了,她找我,也只有一個可能,就是為了演她男朋友給她家人看的事,不然還能有什麼事。

我百無聊賴,給她回復了電話。

果然,真的是那些破事。

她告訴我說,她媽媽聽了她阿姨的蠱惑,覺得我這個『男朋友』真不靠譜,說什麼姨媽小叔的二舅媽女兒嫁了一個農村的,結果人家錢沒有就算了,女方買車買房就算了,男方還特別蠻橫不想把孩子給城市裡的女方家帶,最要命的是什麼事都靠著女方,最後搞得兩邊鬧了起來,打起了官司,爭孩子爭得兩敗俱傷,結果離了婚,孩子也跟了男方,女方因此還倒貼了一套房子。

謝丹陽媽媽一聽這個事,細細琢磨了一番,然後又去找一個什麼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親戚問了一番,得知新婚姻法規定,雙方婚

前無論誰買的財產,只要婚後就是雙方共同所有,離婚就要一人一半。

還有關於哪邊可帶孩子的事,更是問得謝丹陽頭大,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外孫送到男方家裡帶。

所以,她越來越對我不滿意,就悄悄的背著我和謝丹陽,找了一個在水廠年紀輕輕已經做了工程師的離她們家很近的男人,要逼著謝丹陽去相親。

謝丹陽當然死都不樂意,所以就找我和徐男,商量如何對付。

徐男說她也沒辦法,就讓謝丹陽找我。

謝丹陽說完後,問我怎麼辦,我回答說:「我還能怎麼辦,我又不是諸葛亮,再說了,這是你家的事情,我怎麼說都會得罪人,還是不說的好。」

謝丹陽也不生氣,問:「你最近都忙什麽,人都沒影了。」

我說:「唉,真的忙,上次不是帶隊出去演出嘛,剛演出回來,就送我來這xx校參加為期半個月的培訓,忙,也不知道忙什麼,反正就是忙。」

謝丹陽問:「你在xx校?」

我說:「對,怎麼了。」

謝丹陽說:「我回家,正要路過xx校,我去接你啊。」

我說:「接過幹嘛,請我吃滿漢全席嗎?」

謝丹陽說:「請吃飯也行,滿漢全席請不起。」

我說:「我想吃龍蝦,大龍蝦,可以嗎?」

謝丹陽說:「只要你幫我出好主意,請就請。」

我心生一計,說:「那就來吧!」

五分鐘後,謝丹陽就到了xx校門口。

我跳上她的車,看著她幾乎要碰到方向盤的碩大,說:「幾日不見,又大了。」

謝丹陽心情並不是太好,說:「今天我沒心情和你鬧。」

我說:「哎不就是相親嘛,去就好了。」

謝丹陽扭頭過來問:「這就是你給我想的計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