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22章 曾經滄海難為水

第222章 曾經滄海難為水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其實我這麼著急去開房,不想回宿舍還有一個原因,我憋尿啊,實在頂不到宿舍了,剛才捂著肚子都想在路邊撒了,要不是看見人來人往的啊。

進了房間後,我上了一趟衛生間,感覺撒了五分鐘都沒撒完。

謝丹陽一個勁的拍衛生間的門:「我也要上,我也要上!快點!」

我說:「敲你狗頭,敲。老子沒完。」

當我好不容易結束,放水沖廁所,一開門謝丹陽就衝進來,也不避嫌了直接拉下褲子坐在馬桶上。

我靠,兩條白白大腿和什麼我都一瞥好像都見了。

我趕緊出去:「你就不理我的感受?直接就這樣。」

我出了外邊,就躺在了床shang,喝了真是夠多了,感覺天旋地轉的。

謝丹陽出來後,直接就在我面前脫衣服,然後去洗澡。

兩人就像多年的情侶一般,她現在從來就不在我面前避過什麼。

很快她沖完澡,出來就鑽進被子里。

我實在爬不動,站不起來,也鑽進被子里,抱著她就睡了。

次日一大早的,謝丹陽就把我拍醒了,然後她坐起來,戴胸z。

就這麼對著我。

我就這麼看著,我問:「能摸摸嗎?」

她說:「不行!」

見她好不容易戴上去了,然後穿褲子,起來。

她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豐滿。

我問:「昨晚我們做了什麼嗎?」

謝丹陽說:「我不知道。」

我說:「我也不知道,貌似沒有,真可惜。喝的太多了,我現在頭還很疼。」

謝丹陽指了指自己的手上的傷痕說:「這是你說夢話的時候捏的。」

我大吃一驚:「我有那麼變態!」

謝丹陽說:「你一直喊媽媽我要喝奶。」

我驚愕:「你說真的假的。」

謝丹陽說:「你媽媽是不是叫xx。」

我趕緊捂住臉:「我靠別說了,太丟人了!」

謝丹陽說:「你還懂的羞人。趕緊起來,遲到了。」

我說:「對哦我還要去監獄上班。」

謝丹陽說:「我先回家拿證件。」

我急忙起來穿好衣服鞋子洗漱,想想謝丹陽說的,我居然說夢話,我要喝奶。

唉,太他媽丟人了。

一早上上班,都暈暈沉沉的,酒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下午依舊去xx校培訓。

培訓結束後,我覺得,乾脆回去監獄等明早上班算了,每天一大早從這裡坐車回去,太辛苦。

可我想到,早上坐車還免費,自己坐車還收錢呢。

想了想,也沒幾個錢,乾脆去青年旅館,找麗麗出來,跟她說一說我和謝丹陽合計好算計那個工程師的事。

順便看看,關於夏拉和康雪的監控,有沒有什麼線索進展。

這個夏拉也好些天沒找過我了,到底是不是真的忙工作,還是覺得我這個人沒什麼好查的,真的放心我了。

剛走下宿舍樓,巧的是,見安百井那廝收拾得乾乾淨淨也下宿舍樓了。

2bj8,他是b宿舍,我是a宿舍。

兩棟宿舍一樓門口相鄰。

我打招呼道:「2bj8,打扮得那麼像人,是要去殘害哪家姑娘。」

安百井說:「喲真巧,我正要來喊你。」

我奇怪道:「喊我幹什麼,一起去殘害你家白襯衫嗎?這個我樂意幫忙。話說你到底有沒有對人家白襯衫有過那個心思,你沒有我可就上了啊。」

安百井說:「怎麼沒有啊,可是我覺得金慧彬的舍友更適合我。」

我問:「金慧彬的舍友?難道比金慧彬漂亮?」

安百井說:「沒有那麼漂亮,瘦瘦的,嬌小,也挺高,很開朗,染著紅色頭髮,我就喜歡那種類型。」

我說:「真是賤男春,見一個愛一個,媽的,無恥,下作。那她們舍友還有漂亮的嗎?給我也介紹幾個。」

安百井說:「我不知道呀,今晚她們約了我和你去外面喝酒。我就是過來找你的。」

我說:「我怎麼不知道啊?她們既然約我,為什麼不和我自己說。再說了,我和她們也不熟悉啊,你可不要騙我啊,把我騙去做電燈泡。哎你到底喜歡不喜歡金慧彬嘛。你要是不喜歡,老子可要去泡她了。」

安百井說:「我當然也喜歡呀,誰不喜歡美女啊,可是我想啊,反正金慧彬喜歡我了,我用不著去追她,我想先等我搞了金慧彬舍友,然後再去和金慧彬道歉說我喜歡的還是她,不喜歡她舍友,然後我再和金慧彬在一起。你覺得怎麼樣。」

我驚愕了:「昨晚有人罵我心機極重,跟你比起來,我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安百井給我遞了一支煙,說:「狗屁心機,真有心機還說出來給你聽。男人不都想要多搞幾個算幾個。」

我說:「誒你可說的是你自己,這不包括我啊。」

安百井罵道:「你就裝!繼續裝!」

我說:「她們在哪,我真不想去啊,每天想起來一大早的就坐車回去上班,太折磨,我想今晚直接回去算了。」

安百井伸手一指,說:「那裡。」

我順他指的方向看去,窈窕四位淑女,婷婷玉立站在遠處。

我靠這麼多美女。

趕緊流著口水跟著安百井走過去。

原本我沒想怎麼去的,但是看見四個美女,我有點挪不動腳步。

便告訴自己說,反正就去玩玩,和安百井去吧,和他深交也不錯,估計還能交到一個不錯的朋友,以後幹什麼的有點可以照應,雖然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幹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