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24章 不是簡單背景的人物

第224章 不是簡單背景的人物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誰知喝了有半瓶芝華士之後的時候,意外出現了。

安百井當場吐了,現場直播,然後趕緊叫人來掃地,我則是扶著他去衛生間。

去衛生間洗臉回來,他就倒在了沙發上,我擦,這傢伙的酒量不行,自己弄醉自己了。

我們之前所謂達成的雙邊共識,這下全都成了泡沫。

美麗的泡沫,雖然一剎花火。你所有承諾,顯然都太脆弱。

日,這廝喝醉了,那我們之前的共識還怎麼玩下去了。

而且,金慧彬看見安百井這樣,趕緊心疼的拿出隨手攜帶的手帕,過去照顧安百井,讓安百井的頭枕在她大腿上了。

看見你和他在我面前,證明我的愛只是愚昧,你不懂我的那些憔悴,是你永遠不曾過的體會。

麻辣隔壁的,氣死我了。

看著紅髮女子唐曉傑,我紅了眼:「來!他們退出,我們繼續!」

沒想到唐曉傑甚是爽快,看著安百井直笑:「百井哥酒量那麼差,哈哈。我和你玩。」

我拿起骰子,說:「我們喝多少?」

唐曉傑說:「就跟剛才一樣。」

我說:「夠爽快。話說,你酒量挺不錯啊。」

唐曉傑撩了撩秀髮,說:「你酒量也不錯呀。你根本不叫張三,叫什麼,張凡,是嗎?」

我說:「張帆,張帆起航,我是2aj7。」

唐曉傑看著安百井,又笑了起來:「百井哥的編號最好笑。」

我說:「好吧,不要廢話了,開始了。」

玩了沒幾下,看著人家安百井醉卧美人漆,我他媽的卻在醒掌芝華士,甚不是滋味。

尤其那個女人是那麼的賢良淑德。

唐曉傑見我心不在焉的玩著,她也不想玩了,就跑去唱歌。

算了。

我自己該回去了。

我站起來時,有個同我們來的一個男的突然進來,說:「不好了,小玲在外邊被人堵了。」

幾個男的趕緊都站了起來:「怎麼回事!」

因為剛才從進來開始,我就不怎麼和林小玲在一起玩,估計他們也會想到我和林小玲之間真的沒什麼,所以一時之間,他們又開始了對林小玲的追逐。

當知道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人堵了,幾個人馬上義憤填膺,顯出英雄救美的正義形象。

我心裡卻不是這麼想,這騷nv人怎麼去哪兒都被人圍,靠。

上次為了她差點小命都沒了,這次難道還來一次嗎?

我這次想作壁上觀,最多打個報警電話得了。

幾個男的出去了,到了外邊,把林小玲拉了回來。

林小玲毫髮無損啊,誰堵她了。

沒想到,跟著後邊進來了一個人,紅運動鞋,後面跟著一群人。

帶頭的正是那晚拿刀砍我的那個,因為我記得他那雙紅運動鞋,太惹眼了。

我去尼瑪,真是冤家路窄,去哪兒都遇見他們。

我突然想到,老醫生說的那片區域,對,這片區域,還是在他們罩著的範圍之內。

帶頭進來的紅鞋子讓手下們把門關上,然後對林小玲說道:「你這個賤女人,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有門你什麼什麼,那句話怎麼說的?」

他手下說:「地獄無門你偏要進來。」

紅鞋子說:「就是這句話!真的是巧啊,我剛來這裡看看,就遇到你了。你沒想到吧,這裡是我們看的。小五阿狗,還記得這個女的嗎,那天晚上我們被人打,羅羅和豆子被打得腦袋開花,都是這女人害的。」

這群王八的,明明是自找苦吃,還成了這女人害的。

沒想到啊,這裡是他們看的場子。

我要躲起來才是了,王八蛋的,那晚開他們腦袋的,就是我和安百井。

安百井睡死了,金慧彬也害怕著,我自己看著,媽的我該躲去哪裡啊。

我往和我們來的幾個男的身後躲到他們後邊。

幾個人都不敢動手,畢竟對方是看這個場子的,而且人特別多,剛才還什麼義憤填膺,如今都像癟了的籃球一樣沒氣了。

靜著的時候,後邊躺在金慧彬大腿的安百井突然坐起來,一頓大吐特吐,一群人都看向了他們。

紅鞋子馬上認出了安百井:「哦我記得你這個傢伙,小五,阿狗,上去看看,認識嗎!」

兩個小嘍囉過去,金慧彬怕他們動手打,急忙護在了安百井面前。

看這一幕,我還想從安百井手中搶金慧彬呢,簡直是做夢啊。

金慧彬啊金慧彬,你真是個好女人。

兩個小嘍囉說道:「勝哥,就是這個!那天晚上就是這個追打的我們!」

紅鞋子馬上過去:「今晚收穫不小啊!」

這時候,我們的人沒一人敢動的,我想,如果我再不跳出去攔著,安百井鐵定被暴打一頓。

紅鞋子邊走過去邊說:「就是這個,很能打啊。」

他上去抬起手就要扇巴掌,金慧彬急忙把自己的身子擋在了安百井面前。

紅鞋子看看,說:「哦,是這小子女朋友。小五,把她給我拉開。今晚上我們要報仇!」

我只好出去了,我只能出去。

我不能見死不救,再說那晚完全是因為我,安百井是為了幫我,才惹來的麻煩,我不能就這麼看著他被打一頓。

我出去後,拿著一千塊錢塞進紅鞋子手中,說:「大哥,大哥,大家都出來掙錢的,都不容易,有什麼的再大的矛盾,大家笑笑就過去了。」

那個傢伙開始還罵:「誰他媽是你大哥,你誰啊!」

看來他並沒有認出我。

當他手中觸到我塞給他的錢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