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26章 不小心撞見的

第226章 不小心撞見的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林小玲轉身從後面柜子上拿了一瓶紅酒下來,已經開過的,她又拿了四個杯子,說:「沒有高腳杯,用這個杯子吧。」

我說:「唉,你們喝吧,我就不喝了。怕明早起不來。我還要混全勤。」

金慧彬道:「你們還有全勤呀。」

我說:「對啊,只是很多人都不屑這點全勤,但對我這個窮人來說,幾百也是錢嘛。」

安百井拿過紅酒瓶,似乎還挺不滿意:「你還拿了開過的酒給我們,幹嘛後面那幾瓶沒開的不拿。」

林小玲說:「這瓶最貴,是我自己開的,才喝了一點。」

安百井一邊倒酒一邊說:「多貴啊,那麼厲害的樣子。」

林小玲說:「羅曼尼康帝,一萬美元吧。是我爸從美國帶回來的。」

我們幾個都大吃一驚:「一萬多,美元!」

我急忙搶過瓶子,因為我看著安百井嘩啦啦跟倒啤酒的樣子,怕他弄碎了,我說:「讓我來。」

我先給我自己倒了一口。

然後嘗了一口:「啊,太不好喝了。」

說真的,不知道怎麼說,喝的時候感覺生澀,喝下去了有些甜甜的,跟平時買的二十五塊錢的xx干紅根本不一樣。

然後繼續倒了滿杯,再給他們一人倒夠了一瓶,全倒了,「小玲,我們喝完了這瓶酒,你爸爸會不會打死你。」

林小玲說:「我爸就我這個女兒,他捨不得打死我,但是他會捨得打死你們。」

我們幾個急忙看著林小玲。

林小玲笑了起來:「我開玩笑的了,不會了。」

這林小玲是如此有錢,喝醉的安百井和金慧彬都對她感興趣起來:「小玲你說話都帶著什麼什麼的了,為什麼呀。跟香港人一樣的。」

林小玲說:「那我以前在香港,台灣,美國,英國,都讀過書了。」

我說:「那你一定調皮,去哪兒被哪兒開除。」

她說:「我就是要讓爸爸媽媽擔心,誰讓他們整天忙著,都不管我。」

安百井問:「剛才張帆說剛才接我們那個車,很貴,很貴,是什麼車。」

我說:「靠你連勞斯萊斯都不認識?」

安百井這才吃驚的說:「勞斯萊斯。真不是一般的厲害。那我也真的弄不懂你為什麼還要進去系統上班了。」

林小玲說:「我爸安排的,他說一個女孩子,總不能每天都想著玩啊。但是一個女孩子也總不能想著怎麼掙錢,掙不到錢人家會笑話,掙到錢了人家不敢娶。」

我說:「你爸真是深謀遠慮。」

很快喝了一瓶,然後又開了一瓶,接著,是金慧彬自己不行了,安百井原本就不行,林小玲就開玩笑的說:「你們睡一間房好不好呀,這裡只有一間客房,就是那裡。」

他倆也不客氣,就互相攙扶著進了房間。

我徹底心碎。

無言。

一切都在酒杯中。

拿起酒杯喝了一杯,然後又倒了一杯。

她已傷我心不理我是誰

回望已別去棲身冰冷中

為何漠然離開心如何替待

緣分已盡了不再追

痛失悲傷里

林小玲看著我這麼奇怪,便問:「你怎麼了。」

我說:「沒什麼,想到我以前的老婆跟別人了,我的心一陣陣的痛。」

林小玲道:「什麼?你有老婆拉?」

我說:「是,未來的老婆,跟別人走了。」

說完我看著那個門關上,然後我閉上了眼睛。

林小玲說道:「是你前女友吧。」

我說:「是未來老婆,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你不要問了。對了,我還沒謝謝你今晚的招待。」

我舉起杯子。

林小玲也舉起杯子:「你幫啦我好幾次了,不用這麼講,之前我為了李洋洋這麼對你,是我不好意思啦。」

我說:「呵呵,其實想來,如果做你的朋友,還是覺得你做的很對。而且我又何德何能和李洋洋能在一起,我沒錢什麼也沒有的。」

媽的說是這麼說,其實撇開李洋洋的家庭條件不說,她的性格就真的非常適合做老婆了,所以如今我遇到了金慧彬,原想不擇手段弄到手了,甚至還想過弄點葯葯她,她那種女孩,一定是那種跟了誰獻身就死心塌地跟誰的那種女孩。

誰知啊,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蟲兒已經一對對。

我問道:「你們家太有錢了,買那麼多房子。」

林小玲說:「我爸不讓我顯富,平時朋友來做客,我基本帶她們來這裡。家裡的車子也是,如果不是今晚出現緊急情況,我也不會找我爸,剛好劉師傅離我那裡近,我爸就找人跟了劉師傅過去接我。」

我說:「你爸爸對你可真好。」

林小玲撇撇嘴說:「才不好。要是真的好,他應該親自來。」

我多嘴了一句:「你媽媽呢?」

林小玲表情暗淡下去,我以為她媽媽已經死了,急忙說:「是不是提到你傷心事,不好意思。」

林小玲說:「我媽媽一直和我爸吵架,從我出生,吵到現在,我媽媽和我爸也沒離婚,但是各自過各自的生活。」

好吧,我想我明白了。

我舉起杯子,說:「抱歉。」

我和林小玲幹了這一杯,然後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媽的不知不覺好像喝多了:「對了,你剛才說只有一間,客房,那我是不是睡客廳?」

林小玲說:「我那是和他們開玩笑的啦。」

是,你是開玩笑,我日你個開玩笑,你大爺的開玩笑讓他們兩有了借口沉醉一起臉皮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