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29章 拿下她的計劃

第229章 拿下她的計劃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兩人鬧得歡樂得很,而百井哥那邊,苦笑看著我們。

我得想個辦法啊,乾脆分開,出去轉轉,然後各自尋找機會。

主意打定,我就說道:「哎,這飯店樓下就是沿河了啊,我們出去走走吧。」

安百井馬上同意。

大家都同意。

當安百井出去買單的時候,我也出去了,我說:「等會兒我們四個人走著走著,我就故意扯劉慧一起消失,你就自己看著辦上吧。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

安百井握握我的手說:「好兄弟!」

買單後,我們四人一起下樓,出去外面沿河邊走。

當走到一個攤位前,我拉著劉慧過去一個賣布娃娃的攤位,說:「看這些,漂亮嗎?」

劉慧還往安百井和唐曉傑那邊看:「他們呢。曉傑,曉傑!」

我說:「別管他們了,我們自己看看吧,等會兒再去追他們。」

我看到安百井假裝聽不見,慫恿著走在前邊的唐曉傑進了裡面人群中。

我假裝看了一下攤位上的布娃娃等東西,劉慧問我:「你喜歡這個嗎?」

我說:「是啊,沒有女朋友可以拿回去整一整。」

劉慧就笑了。

然後她說:「出去吧,等下找不到他們了。」

我說:「沒事,我們逛我們的,他們逛他們的。好不容易給了我一個和你獨處的機會,還找他們兩個電燈泡來幹什麼。」

劉慧說:「你是不是蓄謀已久。」

我說:「是啊,蓄謀是有的,但是目前計劃還沒完成一半,最終的計劃還沒成功。」

為了百井哥,我要豁出我的**了。

劉慧臉一紅,故意道:「什麼計劃。」

我笑著說:「你猜。你臉紅了,一定想到不好的事情了,你這個女色狼。」

然後說著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她回打了我一下。

兩人出來外邊往前走,不好的是,原本好好的天氣突然就下起了雨,這不是夏天只是開春的,說下就下,真是奇特。

兩人趕緊的往建築物屋檐下避雨。

人們都跑來避雨了。

大約過了五分鐘,接到了安百井的電話:「你們在哪?」

我說:「我們在佳佳超市這裡。」

安百井說道:「我看到佳佳超市了,那我們過去。」

他們離這裡不遠,沿著屋檐過來了。

過來後,四人又聚在一起了,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可是下著細雨,對面的河邊城市夜景看起來卻非常的美輪美奐。

安百井提議說:「我們到這超市上邊的茶樓去,喝酒喝茶,欣賞夜景,怎麼樣。」

我說:「好主意。」

兩個女孩也都玩得開心,就也同意了。

到了茶樓一個包廂,包廂開窗後,就可看到對面河的美麗城市夜景。

心情頓時大好。

還有兩個美女作陪,這和平時晚上在監獄過夜的心境完全不同啊。

百井哥拿著服務員拿來的菜單給我們看,媽的這茶哪能喝得起啊,八千的龍井,一萬多的鐵觀音,我說:「這也太貴了吧。」

我才無所謂在她們面前掉不掉價,這要是點一壺這個,都能買

半個qq車了。

服務員把菜單翻來過來,這邊才是我這種窮人喝得起的嘛,基本都是兩三百的。

當看到酒水一欄時,我說:「不要喝茶,乾脆我們點一些小吃,然後喝酒,玩遊戲。玩牌,如何?我教你們玩一個猜點數的很好玩的。」

三人表示同意。

於是點了酒水,百威,不貴,一聽十塊,這還比較親民。

點了一打。

還有一些小吃。

我走到窗口回頭對她們兩個女的說:「如此良辰美景,美酒佳人,真是人生享受啊。」

唐曉傑說道:「你還懂得這麼說話呢。」

我說:「那是,不然以前大學語文都白學了。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好詩好詩啊。」

兩個女孩聽到吹簫,都笑了起來。

我說她們道:「你們兩個不正經。」

唐曉傑說:「是你不正經。」

我說:「這可是偉大詩人杜牧的詩,你們都想歪了是吧。杜牧還有一首,更想歪,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這停車坐愛楓林晚,說的是,停下來欣賞這楓林的景色。呀,你們還笑!」

坐下來後,開始玩遊戲,我提議,輸了不僅要喝酒,而且還要真心話大冒險。

他們也都同意了。

我們的情緒隨著酒精而慢慢高漲,尺度也越來越大。

開始只是互相問喜歡什麼類型的對象,後來就到了問第一次啊,交過多少男朋友啊什麼的。

經典的是,唐曉傑竟然談過戀愛但是沒有過第一次。

也就是說,她是處的。

咱們的百井哥一聽,兩眼都放出了光來。

倒酒更是殷勤。

結果就是,大家都喝了很多。

唐曉傑提醒說該回去了,已經快十點了。

唉,看來今天是竹籃打水了。

我是沒什麼所謂,但是咱的百井哥,可就拉長了臉,看起來,他沒達到推倒唐曉傑的目標,他當然不願意回去。

當我們下樓後,發現超市關門了,然後沒有雨傘賣。

超市門口沒有車,要過對面去才有車坐。

可是下著雨。

這時候,又是我出馬了,說:「那邊有個賓館,乾脆我們去那裡睡得了。」

我一邊說一邊對唐曉傑使眼色,這唐曉傑這才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