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32章 內心柔軟的地方

第232章 內心柔軟的地方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劉慧和唐曉傑都搖頭。

安百井說道:「第一,紅酒和女人一樣,都很風情萬種,有多少種的紅酒就有多少種女人。第二,紅酒和女人一樣需要慢慢品味,越久越醇。第三,紅酒和女人都一樣,都很花錢。」

我們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這廝幽默水平比我有品位躲了。

安百井等我們笑完,又說道:「還有第四,紅酒和女人一樣,假的很多。」

他一邊說一邊盯著兩個女生的胸口看,尤其是唐曉傑,唐曉傑羞紅臉低下頭,而劉慧則直直的挺胸說:「我可不假!」

四個人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唉喲這百井哥談女孩的手段實在太厲害了,小弟實在是頂禮膜拜。

在我去衛生間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女背影,當我走到她跟前回頭一看,果然,是我的『表姐』,賀蘭婷。

她是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的。

我很奇怪。

反正她一個人,我就問:「哎美女,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她看看我,好像真不認識我一樣的說:「我不認識你,麻煩你離我遠一點。」

好吧,因為我們特殊的關係,特殊的工作原因,使得我們表姐弟見面都不敢相認。

這做間諜工作的確難啊。

我說:「嗯,我會離你很遠的。謝謝。」

她看也不看我,拿出手機看手機打電話。

我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已經不見了她的人。

當我回到自己這邊的酒桌,唐曉傑和劉慧也已經去了衛生間,百井哥在我坐下後,問我道:「你剛才和那個女的講話了。」

我問:「沒有啊,你說的誰啊?」

百井哥說道:「你裝什麼裝,就是你剛才去搭訕的那個女的。坐在那裡,你以為我看不見嗎?」

我只好說道:「是啊,我是去想問她號碼,可是人家啊,太牛了,理都不理我。」

安百井說道:「你知道剛才你想搭訕的那女的是誰嗎?」

我搖頭說我不知道。

安百井說:「她可是大有來頭,聽說她是一個很大人物的女兒,那個大人物的級別,不是市裡的可以比的。」

我問:「你說詳細點,我怎麼都不知道呢?」

安百井說道:「我也不清楚,關於她,太神秘了。反正我以前見過她一次,而且還是和一個省上面下來的大人物一起參加了一個酒會。」

我驚嘆道:「那百井哥你豈不是也是一個大人物。」

他說道:「我算什麼大人物,就一個小兵。我只是想說你,別去打那種女的主意,她呀,身份那麼高貴,公主中的公主,你還想問號碼,你還真是天真啊。」

我苦笑了兩聲。

安百井說:「不管那個,我們今晚的任務反正就是,你,劉慧。我,唐曉傑。ok?你的,明白」

我舉起手指:「ok,我的,大大的明白。」

酒會舉行到後邊,百井哥的那個朋友因為太忙實在無暇顧及我們,送了我們一人一支上千塊的紅酒。

讓我們四人簡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

百井哥後邊也沒跟他說得一聲謝謝,只是發了一條信息表示感謝。

然後我們也該撤了,因為客人們陸陸續續都要走了。

大家出來後,安百井說道:「這酒喝得還不夠啊。」

唐曉傑自己來了一句:「我也是,還想要。」

安百井說道:「既然你想要,我沒道理不給你。」

我們幾人又笑了起來。

唐曉傑又再次羞紅了臉:「亂講。」

百井哥萬歲。

看來唐曉傑離安百井挖的這個坑不遠了,一步兩步,一步兩步,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走進坑裡的步伐。

然後到坑裡,在這美麗的夜裡,跳起了美麗的雙人舞蹈。

於是,打車到了一個酒吧。

安百井特地選擇一個跟我們x校反方向的地方而去。

故意的。

就是要搞得大家回不到家。

然後在去開房的路上情不自禁,摩擦摩擦,最好在這光滑的地上直接跳起了魔鬼的步伐。

四瓶紅酒,我們去的那個酒吧,安百井居然一個電話,讓

朋友和那邊的老闆說一聲,直接拿著酒進去讓他們開了喝。

一個卡座。

人家唐曉傑,今晚也確實喝了不少,兩人就都快要聊得觸碰到了一起。

在安百井的強烈攻勢下,唐曉傑看起來已然有些招架不住。

不過,分開才好辦事,我便打算拉著劉慧出去,給他們兩創造機會,我說:「劉慧我們去那邊跳跳舞什麼的,怎麼樣?」

酒吧聲音太大,她沒有聽到。

我本想拉著她出去再說的,結果安百井先靠過來了對我說道:「你帶你條女出去外面一下,給我一點機會啊!」

我說:「好的!」

然後拉著劉慧就出去了,台上跳舞的人不少,媽的我帶著劉慧上去,一定被男人們圍死,倒是給別人創造了機會。

我就拉著劉慧出了外邊一個僻靜的酒吧後邊地方,坐下來。

我對劉慧說:「裡面太吵,我想出來,和你靜靜。」

劉慧對我笑了一下,然後說:「可是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我說:「什麼不對勁。」

劉慧說:」唐曉傑和安百井,他們倆聊得好投入,我怕他們什麼的。」

我問:「什麼什麼的?」

劉慧說道:「我怕曉傑和安百井走到一塊。」

我假裝說道:「怎麼可能!」

劉慧說:「你沒見他們兩有點那個意思嗎。」

我說:「有就有吧,管得了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