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36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第236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當林小玲主動吻我的時候,我一下子就懵了。

我從來不會想到過這樣漂亮的女孩會主動吻我。

最多只是和她開開玩笑做個朋友什麼的。

可實在也沒想過能和這麼漂亮的有錢的美女做朋友,或許真的是緣分,就是從我幫助了她的那時候開始。

我愣愣的看著她,她的臉龐多麼的耀眼迷人,她的輪廓清晰動人,我說:「你真是迷人。」

林小玲問我說:「你知道嗎,在你身旁,很快樂。」

我問:「有嗎?一般都是我欺負你,你快樂什麼。」

林小玲說:「你給我的感覺,如同一個太陽,照耀身邊的人,帶來快樂和溫暖。」

許是救了她兩次,然後從森林迷路開始,她就一直認為呆在我身邊很有安全感了。

我說:「儘力而為吧,恰好而已。別太認真了,你想用你身體來回報,我還不想收。」

林小玲說:「你又要胡鬧,我很正經和你說,我是覺得在你身旁很舒服。」

我說:「我在你身上可能你更舒服。」

林小玲捏了我一下,然後說:「雖然你總是講一些很難聽的話,可你是個好人。你很開朗。」

我說:「是吧,我以前不是的,後來有一個人改變了我,我一直也相信,樂觀才是生活中的最高格調,無論貧窮,富貴,衰老,疾病,只有樂觀,才能帶給我們真正的生活的勇氣和信心。」

是的,曾經我也曾自卑,抑鬱,特別是被甩後,想到前女友的那頂綠帽,我就看著身邊的女人都不是好人,而且我也是有著一些心理疾病,一直遇到了柳智慧,神奇的柳智慧,她只是如平時一般和我講話,談話,並沒有特意的要我做什麼說什麼去想什麼,只是鼓勵了幾句話,竟然能讓我改變如此之大。

儘管我現在看到漂亮女人還是想著如何要靠近她們得到她們,可我已經不再有報復的**,而且也沒有那麼強的得到的**,還有,她讓我樹立了信心,我已經不再自卑,無論在大官還是巨商富甲亦是x二代強勢的賀蘭婷,或者是富二代大美女林小玲面前。

總之,我對她們,完全沒有任何心理的陰影,能完全自如的控制自己的感情情緒,還會打壓她們,抬高自己,太神奇了柳智慧。

如果有機會,我應該買幾隻燒雞去跟她好好喝幾杯好好謝謝她。

只可惜,那裡是監獄。

林小玲說:「在你身邊,我感到很快樂。」

這話可看如何理解?

在我身邊,有安全感,幫她度過了危機,而且我能讓她開心,能讓她笑,所以她快樂。

也可以理解為,既然如此快樂,以後我要經常在你身邊,甚至是:和你在一起。

為了不想我自己想太多。

我特地測試她。

有一首歌是這麼唱的:是我想太多,你總這樣說,但你卻沒有真的心疼我。是我想太多我也這樣說,這是唯一能安慰我的理由。

我測試的說道:「其實也許你接觸的男人太少,或許別的更厲害的背景好更有錢更帥的男人,更讓你快樂和有安全感。也許是剛好湊巧,就這麼幾天,我和你一起遇到的這些事,說錯,是你遇到的這些事,剛好我在身邊。」

林小

玲說道:「我以前的男朋友,我出來被圍過,他卻,拋下我不管,怕得罪人。」

我靠還有這種人。

我問:「那後來呢?」

林小玲說:「後來我給我爸打電話,我爸讓當地的公安局局長打電話到了那家飯店的老闆,老闆找人給我解圍了。」

我笑著說:「呵呵,興許是你遇人不淑,並不是每個人都如他一樣。也許你別的男朋友就不會。」

林小玲說:「我只談過這個,正正經經的。」

我說:「你的意思說,不正經的亂搞過的就不止一個?」

林小玲狠狠捏了我一下:「你才不正經!」

捏我的時候她的腳一彎,然後差點摔倒,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如果說不是故意的,那為什麼這一彎差點摔倒還慢慢的往後仰,而不是突然。如果說是故意的,那為何直接真的往後仰一副要摔死自己的樣子。

我急忙抱住了她。

他看著我看著她。

林小玲媚眼如絲,我說:「你的確迷人。」

她先主動了,吻了上來,如黯然**一樣,甘甜醇美,又如那醉生夢死,酒不醉人人自醉,靜靜的遠處的全是風景。

我們,拋開了一切俗世,沉溺於酒精和感情的放縱,寄情於愛情的誘惑,沉醉而迷離。

我兩真的去了那間房,特地給我們留的那間房。

不管明天,也不想去想明天,明天是什麼。

無所謂明天,我只想今晚我們開心。

可惜的是,當我的手要解開她褲子的時候,她突然道:「我來了!」

我驚住,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說:「你,什麼來了?」

林小玲不好意思的說:「我那個來了。」

我想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很可惜。

這麼好的環境,這麼好的時機,這麼美麗的地方,這麼漂亮的夜晚,只可惜,她來了。

來了就來了吧,我們只能相擁入眠了,這麼美麗的女子,這麼好的身材,在這個夜裡,只關風月沒有qing欲。

次日,我們就坐車,回去了。

易河,這個名字深藏在了我們的心裡。

一個有關風花雪月的旅遊度假美麗景區。

我們或許只是一個過客,可我們畢竟只能是一個過客,我們從生來活著到死去,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