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38章 動人的身材

第238章 動人的身材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回到了監獄,睡覺。

今晚靜靜的夜宿監獄宿舍。

好久沒享受這番寧靜,在監獄裡,什麼都沒有,什麼都珍貴,但是唯一不勞而獲的就是靜謐和新鮮空氣。

想到安百井和我說的文浩的身份,我實在是有些害怕,還好的是文浩並沒有想一心要弄死我,這傢伙說來也沒有追謝丹陽的那個男同學那麼陰險。

這樣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不過讓我鬱悶的是,賀蘭婷居然不管我的死活,直接跟文浩坦白了我拍了文浩去酒店找女人的視頻的事,靠,你說你賀蘭婷直接和人家分手不就得了,知道了人家的人品,就這樣算了吧,以後不要聯繫就好,還非要說了這事,這樣可好,明知道人家文浩是有身份背景的人,這也不怕我被人家弄死。

他媽的我這個表姐,一點都不靠譜。

太他媽拿我小命開玩笑了。

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居然做了一個春夢,女主角卻是,林小玲。

也並不奇怪,但只是可能我對她還有期待。

可自從我和李洋洋被無情拆散,然後看到謝丹陽媽媽歇斯底里的反對我和謝丹陽在一起後,我已經徹底對這樣的高背景高身份家庭條件很好的女孩子們失望,玩玩可以,互相陪伴一段時間可以,想要長久擁有通過婚姻一輩子在一起,那不可能。

我們無法跨越過現實的門檻。

不過說到玩,我還真想玩林小玲一段時間,就算不得長久擁有,一段時光也已經足夠。

那麼漂亮好身材的有錢大美女千金,嘖嘖嘖,口水流啊。

醒來後,我昏昏欲睡的去上了班。

早上昏昏欲睡的過,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起來還是很困,難道我是太多了腎虛了身體不行了嗎?被掏空了。

拿了那瓶康雪送我的補酒喝了幾大口,結果更困,就半睜著眼半閉著眼用手撐在桌子上閉目養神。

門被敲了幾聲,我半睜著眼,有氣無力的說請進。

進來的是徐男。

她進來後把門關上,我問:「男哥,什麼事?」

徐男說:「怎麼這麼無精打採的,昨晚幹什麼去了。」

我說:「做了很多夢,睡不好,剛才喝了一點酒,現在好睏。」

徐男把一張卡放在我面前:「上次帶隊出去,你的酬勞。」

我看到有錢拿,清醒了幾分,拿過來道了謝。

徐男鄙視的說:「財迷。」

我說:「誰不財迷,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們辛辛苦苦幹乾乾,為的是什麼。我們在這裡拋頭顱灑熱血耗青春,又為的是什麼?說來說去,還不是錢嘛。」

徐男說:「喲精神了啊。」

我說:「好,精神了。你回去吧,我繼續閉目養神。」

徐男說道:「對了,聽說你從x校培訓完了。」

我說:「還好,一般,也不知道培訓了有個什麼用處。」

徐男說:「走吧,出去走走。」

我擺擺手說:「好睏,不想動。」

徐男說:「我有話要和你聊聊。」

我說:「唉有什麼你就直接說嘛。」

徐男說:「有些話在這裡不方便說。」

到底什麼事,還怕別人聽了去。

我只好和她出了辦公室,下了樓。

兩人走在操場上,我問:「快點說,這裡沒人了,說完我回去閉目養神。」

徐男靠近我耳邊說:「對了,你記得馬爽嗎?」

我打了一個激靈,我怎能不記得,那個馬玲的表妹,被我使陰招出去的表妹。

難道她又要回來?還是她想要動我?

我問:「當然記得,怎麼呢,那時候我是不小心掉下來,在舞台上,不小心拍到的,她要怎麼了。」

徐男說:「瞧你緊張那樣,好像是你故意弄人家似的。」

我強迫自己放輕鬆,說:「呵呵,我就是怕別人誤會我,其實我真沒故意。我也搞不懂為什麼他媽的的那麼巧。」

徐男問:「上次那件事,還是混亂的幾件事,之後,監獄一直說要嚴整,是嗎?」

我說:「艹,天天說嚴整,說給白痴聽的,這種口號黨喊的口號,聽聽就算了不要當真。」

徐男說:「可能這次真的要當真了,馬爽這些之前的那些位置,都需要有人來填補。「

我聽著,心裡也是蠢蠢欲動,我雖然進來沒一年,也沒什麼資歷,可如果論能力,其實我也沒啥能力,但是行或者不行,能不能上,就是領導一句話的事情,我上去了只要不犯大錯,好好學如何管好下面,也沒什麼難的,關於底層基層的活兒我都干過了,對於下邊,我基本了如指掌,上去了難道我還怕管不好嗎。

我看了看徐男,說:「男哥,說是這麼說,可我又有什麼水平去干這些管理職位,你看我吧,無德無才的。要說上去,你先上去才是啊。」

徐男聽了這個話,臉上表情微微驕傲,然後嘆息說:「但現在看的不是這個問題,是領導看不看得上自己的問題。你現在有人幫你,推你,不要辜負了領導的一片好心。」

我就知道,她們都覺得有人在背後推著我,我自己當然也知道,但我還是到底搞不清楚,到底是誰。

政治處主任?康雪康指導員?賀蘭婷?

最有可能還是賀蘭婷。

我說:「是啊是啊,哈哈男哥你看問題很准啊,但願我也能上去,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

徐男這麼一聽我說,笑了笑說:「謝謝哥們,你真是讓我越來越佩服。」

我說:「這哪裡話,男哥我以前剛來的時候,你都幫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