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39章 複雜的程度超乎想像

第239章 複雜的程度超乎想像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對於監獄裡的女囚,問到她們為什麼會進來。

沒有一個聽到這個問題能開心的。

所以平時我盡量不要問任何女囚這個問題。

可是,對每個女囚,我都很感興趣為什麼進來,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柔弱的她們犯的什麼罪進來了監獄。

特別越是神秘的女囚,越是感覺有背景很深的女囚,就越是想知道她們為何進來的監獄。

我一定會想:我草既然背景後台那麼厲害,為何還會進來呢?

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但我也知道,這裡邊的彎彎道道各種複雜程度遠遠超乎我的想像。

就例如李姍娜。

可能連李姍娜自己,都無法搞清楚。

當然,她會清楚自己為何進來的,可是到底被誰整,是誰整,她可能都搞不太清楚。

這可能也是我亂想罷了。

徐男說著說著,扭捏了一下說:「她連我喜歡男人都知道。」

奇怪,柳智慧一邊說不要讓我透露她有看透人心的本事,而她卻自己到處顯露這項本事,難道她自己不怕給自己帶來麻煩嗎。

我問:「她和你說了的?」

徐男說:「我是猜的。有一次我看她指使她身邊的兩個管教去做事,那兩個管教也是我姐妹,我看著心裡不爽,過去就想教訓教訓她。」

我忙問:「你還打她?」

徐男說:「我想過去嚇唬嚇唬她。好讓她知道這裡誰是大,不要那麼為所欲為。可我剛過去,她就說,你朋友真漂亮,你為她做得真多,她一定也很難捨棄你這個『好』朋友。那個好,她是特地加重了語氣。我自己想想都毛骨悚然,她怎麼知道我有個很漂亮的所謂好朋友的。難道說,是你張帆和她說的嗎?」

我急忙否認:「他媽的我去跟她說這個幹什麼呢!」

徐男說:「是啊我也是這麼想,加上之前我就覺得她不同常人,她像一個精準的算命師,全都知道我心裡想什麼,做什麼。你說她可怕不可怕。」

我說:「可怕。不過比這個可怕的是,你還想去揍她。」

徐男說:「我哪敢揍啊!當時我就怕了,我萬萬沒想到她突然開口這麼說,就傻了一下。然後她又說,能幫我去拿我的健身繩過來嗎謝謝,謝。你說她為什麼說了謝謝了,還加了一個謝字?加重語氣,謝字?她又不口吃,就算說多了一個字,也不至於這麼加重語氣。她指的是謝丹陽。我覺得她指的就是謝丹陽。我在她面前一下子就沒了氣,去幫她拿繩子。」

好厲害的柳智慧,說的這些話,雖然看上去很普通像是什麼也沒說,可是句句擊穿徐男的心,徐男想要攻擊她,可是她完全從徐男言行舉止中知道徐男心中的弱點,反而先下手為強攻擊徐男,徐男一下子就完了,被她攻下了。

從徐男說的這些來看,說柳智慧說的這兩句話完全沒其他意義那是不可能的,她句句都是針對徐男的心理弱點,謝丹陽就是徐男心裡最大的牽掛,是她

看得跟她自己家人一樣重要的人,謝丹陽就是徐男的心理弱點。

徐男又說:「我還是不知道她為什麼知道我和謝丹陽之間的關係。我開始是覺得有人和她說,可是從我跟她打交道幾次來看,我覺得她真的是一部可怕的x光機,直接穿透人心,大腦,全部知道對方的想法。」

我咳了兩下說:「哈哈你這也太誇張了,我不相信。」

徐男嘆氣說:「我和丹陽說,丹陽也不相信,只要在柳智慧身邊的人,她都能讓她們乖乖聽話,甚至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聽她的話,去為她做事。你不覺得這個很反常嗎?」

我略懂心理學,對我來說,這沒什麼反常的,因為柳智慧完全有這個可怕的能力,只不過她是如何做到的,包括說她怎麼知道謝丹陽和徐男是在一起的,而且知道是謝丹陽?這樣子的觀察能力真不是我等凡人能做得到的。

我說:「你想太多了男哥。」

徐男說:「真不是我想多,你看看那邊,她身後的管教,為什麼那麼聽話?」

我說:「或許她給她們錢呢?」

徐男說:「可能也是這樣,可能是我多想了。」

我以為柳智慧真的對人透露她的這個本事,原來,她還是那麼深藏不露,怕招來麻煩。

例如她對付想要去找她麻煩的徐男,兩句話便讓徐男繳械投降,讓徐男感到了她的可怕,再也不敢去招惹她,而這兩句話平平常常,旁人聽起來並無什麼意思,就是徐男去跟誰說,誰都不會相信,一定覺得徐男想太多,再者,徐男也不可能拿著和謝丹陽的這個關係到處去說,因為在這裡,我是唯一一個知道徐男和謝丹陽有不軌之戀的人。

我完全相信,相信柳智慧擁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只不過,她是如何看得出來的,而且還知道徐男的不軌之戀對象是謝丹陽呢?這我有空得好好問問她才行,好好請教。

徐男又尊尊囑咐我:「總之,你要記住,千萬不要和她靠得太近,她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人。」

我呵呵笑了一下說:「好的,我會的。我們之前相互來往,只是互相聊聊,想做一個朋友。」

徐男說:「艹,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你還不是覺得人家漂亮,想要那個人家。我跟你這麼說,你就是碰了李姍娜,最多也是被人弄死。可是你惹了這個柳智慧,我就是怕你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說:「好了好了,你千萬不要說的那麼可怕好吧。」

徐男四處看看沒人,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