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42章 裝瘋

第242章 裝瘋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關於李姍娜的遭遇,我深表同情。

不過李姍娜真的會做人,搞得她一人落難,監獄裡不少人都想營救她,可也無可奈何,畢竟在這個地方,弱者是沒有發言權的。

徐男,我,甚至連油鹽不進的朱麗花,都想辦法救她。

對方是要整的李姍娜生不如死了,我們如今卻沒有與他抗衡的力量,崔錄像一顆劇痛的大牙,在還沒有機會拔掉這顆牙齒之前,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躲避他忍著他。

想盡辦法遠離他。

可惜逃不了,李姍娜逃不了,再怎麼逃也逃不出這裡,而她只要在這裡,就免不了繼續被折騰。

我不知道我想的這個辦法有沒有效果,萬一李姍娜演砸了,下場也許會更慘。

可如果不拼一下,難道就讓她這麼呆在c監區那個監室任人宰割嗎。

可憐的一代民歌天后,竟然落到如此悲慘地步。

次日,朱麗花就以巡視之名,帶著人去了c監區,然後偷偷的和李姍娜聊了一會兒,把我的這個計劃跟李姍娜說了。

也就是在當天下午,李姍娜就『發瘋』了。

她瘋狂的見人就咬,就廝打,脫掉自己衣服,好些人上去按住她才制服了她,獄警們也管不了她什麼身份了,上去掄起警棍就打。

在總算制服李姍娜後,她就開始瘋瘋癲癲了起來,吃自己的衣服,咬自己的手,甚至咬出了血,看得旁人毛骨悚然,c監區有人說她是被人折磨瘋了。

李姍娜為了配合這場戲,為了逃離這個折磨她的地獄,可謂不是假戲真做,可謂下了血本。

當天晚上,李姍娜的監室的牢頭們沒人敢碰李姍娜,結果她大半夜的起來又要吃人,抓著人就咬,咬到出血,甚至咬下了一個女囚犯的大腿的一塊肉,活活吞了下去,滿嘴是血。

同監室女囚們好不容易將她制服,接著送給了獄警和管教們,鎖了起來。

那個被咬下一塊肉的女囚被送往了醫院。

而李姍娜,被鎖了一晚上。

然後。

天亮後上班的一大早,果然,c監區有獄警找上了我的辦公室。

c監區的女獄警,直接是沖開我的辦公室的門的:「不好了!」

我抬起頭,問衝進來的女獄警:「什麼事不好了?」

女獄警喘著粗氣說:「我們監區,我們監區有人瘋了!」

我馬上想到的是李姍娜,然後我就問:「你哪個監區的?」

女獄警說:「我們c監區。」

我心裡高興,我靠我第一次聽到監區有人瘋了我還高興。

我問:「怎麼回事?」

女獄警說:「我們監區有個女囚犯,不知道為什麼,又是打人又是咬人,還啃吃自己的手,血流了到處都是,還一直啃,好可怕!」

我說:「她該不是餓了吧?」

女獄警說:「她也不吃飯!是要餓死自己,就吃人,吃自己的手,吃別人,還咬下了同監室一個女囚的大腿的一塊肉!吃了下去!那個女囚被送去醫院了,那個瘋了的被我們控制了起來。你快去看看吧!」

我靠這李姍娜裝得夠徹底啊。

我被這個女獄警帶到了c監區的禁閉室。

c監區和我們b監區的格局也差不多一樣,只不過這邊的陰戾之氣更甚。

c監區的禁閉室外面,c監區的領導已經

在那裡等著,臉色都不大好,李姍娜瘋了,這對她們來說意味著什麼。

李姍娜是有人要整她,監獄的人是敢整,但是也怕整死整出事,畢竟李姍娜有一定的特殊背景,萬一有個有背景的人追查起來,那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誰都扛不起這個責。

見到我來了,她們如同久病快死的病人家屬見了我,圍了過來。

她們的監區副監區長和我談了一下,我大概了解了李姍娜發瘋的過程和時間。

其實那時候她們並沒有說是李姍娜,但是照發瘋的狀況來看,根本就是我囑咐朱麗花讓李姍娜乾的。

所以我可以百分百確認這個瘋了的就是李姍娜。

說了好多後,c監區副監區長對我說:「她就在裡邊,你進去小心點,張管教,那麼,就麻煩你了。」

我咳了一下,說:「這個,我要看看才行啊。」

c監區副監區長說:「聽說d監區有幾個抑鬱症快自殺的,你都治好了,還有一個你還是這兩天治好的,我們這個c監區的病人,也不會太難吧。」

c監區副監區長的意思是說,d監區的囚犯性質比較重,心理問題自然也比較重,d監區的我都能治療好,那麼c監區想必也不會太難。

只可惜,這只是一種沒有科學依據的推論。

我說:「我親自去看看吧。」

c監區副監區長趕緊吩咐開門:「讓張管教進去。張管教,你可要小心點,她已經失去了理智,沒有了人性。」

c監區副監區長自己說著都有點害怕。

我說:「沒事,我進去吧。你們都離遠點,我要給她做心理輔導。」

c監區副監區長說:「我們已經把她用鐵鏈和手銬鎖住,如果你進去有什麼危險,你要喊我們。」

我說:「沒事的,我進去看看,我和不少這樣的病人打交道,不會有事。」

c監區副監區長還是不放心:「我們還是跟著進去吧。」

我說:「你們進來對我對她的心理輔導沒有幫助,反而會讓她更加激動。你們都離得遠點。」

雖然放我進去了,但是她們不放心,她們怕我出事,在她們的地盤出事,她們也是要扛責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