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非常男管教 >第245章 漂亮的面容和才藝

第245章 漂亮的面容和才藝

小說:非常男管教| 作者:小管教| 類別:歷史軍事

我早就發現,李姍娜的眼珠子是碧綠色的,還是深藍色的,總之那個顏色我說不清楚,就是明眸善睞,但是眼珠子的顏色卻不是黑色的,這和別的女孩可不同。

這樣的眼珠子美麗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加上漂亮的面容和才藝,哪個男人能不喜歡這樣的女人。

她迷倒世間萬千人,是因為她真的有她的硬體條件。

就連我這種算是歷盡千帆的男人吧,我他媽的還是可恥的,被她迷上了。

她的眼睛,不能直直的對視,會深陷其中,無可自拔。

我稍稍的把眼睛移過別的地方,看著她屋內簡單的裝飾背景,說:「其實你這裡,住的不錯。」

李姍娜慘淡一笑,說:「我應該很感激一個人,是他幫了我。可也是他,毀了我。我成名是因為他,我失敗也是因為他。在這裡,我過的好,包括這個小樓,也是因為他,我現在被人害,還是因為他。」

我看著她,說:「如果你想說,我會靜靜的聽。」

我已經感覺到,她其實是很有故事的人。

不是,是我早已經知道,她是一個真正的很有故事的女人。

而我,是一個有事故的男人。

李姍娜嘆氣一聲,她很少嘆氣,她不像我,隨隨便便嘆氣,我知道生活有多苦,當然她也知道有多苦,她知道人心有多奸險,但是她平時極端優雅,優雅得不像人間的產物,像是天上的仙女。

她嘆氣後,輕輕搖搖頭,說:「算了。」

我只是看著她,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隨著她說那句算了,我自己也就算了,也不再問下去了,因為有時候,你所想知道的東西,你所好奇的東西,恰恰是她心裡掩藏的最深的最難以啟齒的痛楚苦痛。

所以,還不如假裝不知道,就這麼算了的好。

李姍娜突然說:「我想唱一首歌。」

我問她:「民歌嗎。我記得我第一次聽你的歌,還是我們那邊那個省電視台放的那首叫我想念故鄉的那一灣清水,那個mv拍得特別的好看,你特別的漂亮,那雙眼睛,像是會說話,一下子就迷住我了。記得那時候我才高中,好像是初中,反正我忘了,電視台幾乎每天都放幾次。就記住了你的名字。」

我一下子說出了我對她的敬仰之情。

李姍娜說:「那些都過去了,我以後,再也沒有機會拍那些東西了。」

我安慰她說:「你也不要那麼悲觀,總之這一切都會過去的,你說是吧?都會過去的。」

李姍娜苦笑著說:「是嗎?都會過去的。是啊。只要死了,都會過去的,這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心裡打鼓,在奇怪,為何她之前剛進來,那個人罩著她,她身後的那個人罩著她,所以她才能跟別的女囚不同,能住這個地方,然後什麼用的吃的什麼的都比別的女囚享受搞一個級別。

這監獄裡,有錢的人大把多,但是只有她,能夠有這樣的享受,這說明李姍娜的後台很厲害。

可如今,她的後台貌似,已經幫不到她什麼了。

我想問,但是我是不會問,也許有一天,她自己會和我說的。

包括她如何進來這裡。

李姍娜說:「我記得我進來的時候,這首歌還沒有流行,可是我一聽我就喜歡上了,這些歌詞。」

說完她輕輕哼唱:「陽光下的泡沫是彩

色的

就像被騙的我是幸福的

追究什麼對錯你的謊言基於你還愛我

美麗的泡沫雖然一剎花火

你所有承諾雖然都太脆弱

但愛像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麼難過

早該知道泡沫一觸就破

就像已傷的心不勝折磨

也不是誰的錯謊言再多基於你還愛我

美麗的泡沫雖然一剎花火

你所有承諾雖然都太脆弱

愛本是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麼難過

再美的花朵盛開過就凋落

再亮眼的星一閃過就墮落

愛本是泡沫如果能夠看破有什麼難過。」

她的聲音很動聽,泡沫,唱這樣的歌,哪怕是輕輕哼唱,沒有配樂,聽進耳朵也是一流享受。

唱完後她自言自語說:「全都是泡沫,人生下來就是一場泡沫戲。」

我想把她的注意力移開,我說:「你唱的歌真的很好聽,呵呵。如果你開演唱會,一張票一千塊坐在前面的都很難求吧。這麼說來,你現在唱給我一個人聽,這個單獨演唱會,價值連城了。」

李姍娜看著我,眼裡噙著淚,說:「我好久沒唱歌了。沒有配樂,沒有觀眾,沒有音響,沒有燈光,我沒有,什麼也沒有了。走到現在,我驚恐的發現,我的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我心裡一陣酸楚,從台上到台下,從風光到滄桑,從繁華到凄涼,從盛名到孤寂,現實如此殘酷。

但我心裡更不舒服的是,她說她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了,我靠我不是人嗎。

李姍娜還沒有說完,她頓了頓繼續說:「可笑嗎,走到今天,我身邊,在我身邊的,只有你們幾個監獄的管教。我的朋友們,親人們,愛人,他們已經全都拋棄了我。」

我看著她流淚,說:「如果你想靠,我可以借我的肩膀給你。」

她自己抹掉眼淚,說:「不用了,謝謝你。這是我最後一次在你面前哭了,對不起。讓你也跟著我心煩。」

我說:「呵呵千萬別這麼說,能為你分擔到憂愁,也是我的榮幸。你是我好朋友嘛。」

李姍娜說:「你忙工作你先回去吧,我沒事的。」

我說:「是過來挺久